耶加達亞運會‧7金目標實現了 大馬仍然荊刺滿途 | 中国报 ChinaPress

耶加達亞運會‧7金目標實現了 大馬仍然荊刺滿途

亞運會閉幕典禮,大馬代表團在雨中展現親切笑容;大馬這次取得7枚金牌,總算完成賽前的目標。
亞運會閉幕典禮,大馬代表團在雨中展現親切笑容;大馬這次取得7枚金牌,總算完成賽前的目標。

(印尼‧耶加達3日訊)馬來西亞代表團雖然在亞運會達到7枚金牌目標,但細數各項目的表現,依然留下許多隱憂且值得探討的問題,需要各體育總會和相關管理層的正視。



2018年耶加達/巨港亞洲運動會塵埃落定,馬來西亞代表團以7金13銀16銅收官。7金是來自保齡球2枚、壁球2枚、場地腳車1枚、藤球1枚、帆船1枚。此外還有7個項目獲得銀牌或銅牌,獎牌分布並不廣泛。

早前提過,若只計算奧運項目,大馬只有1面金牌;所有收穫獎牌的項目,總共也只有6面是奧運項目,這樣的情況顯然令人擔憂。要在2年后的東京奧運會收穫獎牌,甚至是首枚金牌,依然是嚴峻的挑戰。

還在沾沾自喜

以大馬奧理會、國家體育理事會為首的代表團,昨日在耶加達進行總結新聞發布會,當時有媒體追問這個問題,但亞運會團長拿督斯里阿晉查比迪沒有正面回答,還把帆船賽中小將法烏茲贏得的激光4.7型公開級,誤認為奧運項目。

大馬在本屆亞運會派出417位運動員,參加40個項目中的35項,是大馬歷來最大的代表團,但卻與獎牌收穫不成正比。這是因為,本屆派出很多B級資格下參賽的冷門項目選手,但他們的表現都未能令人滿意。

大馬同時也繼共運會后,再次未能達到獎牌榜前十的目標。本屆排在第14位,與上屆持平,但上屆大馬只得4金,本屆多拿3金仍無法提升排名,這說明了其他國家都在進步,大馬再不迎頭趕上,前十目標將一直都是空想。

在東南亞層面,大馬排在印尼(31金、第4位)和泰國(10金、第12位)之后,高于同得4金的越南、新加坡和菲律賓。

儘管如此,若以奧運項目表現對比,大馬卻是最少。本屆大豐收的印尼在羽球、舉重、跆拳道等7個奧運項目奪得8金;泰國則在場地腳車、射擊和跆拳道收穫4金。

在大馬之下的越、新、菲的奧運項目金牌都比大馬多。越南是賽艇和跳遠、新加坡在游泳、帆船奪3金、而菲律賓全部4金來自奧運項目舉重、高爾夫球和滑板。

我們還在為上屆本土東運會以145金稱霸全場而沾沾自喜嗎?

表現突出項目

場地腳車敲響警鐘

場地腳車作為唯一有金牌進帳的奧運會項目,成績比上屆的1銀1銅好,可說是本屆大馬代表團表現最好的項目,頒獎台計劃總監維拉潘迪安博士在總結會上也點名讚揚阿茲祖哈斯尼阿旺。

阿茲祖賽前設下在衝刺賽或麒麟賽收穫1金,結果成功在衝刺賽奪金,可惜的是未能在曾稱霸世界賽的麒麟賽再下一城。然而,奧運銅牌得主的阿茲祖在本屆收穫3枚不同顏色的獎牌,毫無疑問是表現最出色的大馬人,也證明了他依然是大馬實現奧運首金的最大希望。

而在前大馬隊名將伍安臨教導下,泰國騎士再伊爆冷奪得麒麟賽金牌,也向大馬敲響了警鐘,在東南亞和國際層面,又多了一個勁敵。

保齡球成了救世主

大馬保齡球隊從上屆的4面銀牌全面反擊,本屆收穫2金2銀,從獎牌收穫來看,是表現最佳的項目,只可惜,保齡球不是奧運會項目,讓含金量有所不足。

不過,依然不容抹煞老教練謝德生和選手們的貢獻,保齡球隊先由西蒂莎菲雅、賽達杜阿菲花及謝美蘭在女子3人賽,滾出本屆亞運滾出大馬代表團的首面金牌,再憑藉拉菲克在男子精英賽得金,成為整體表現低迷的馬代表團“救世主”,大馬保齡球在歷屆亞運收穫10金11銀7銅,也繼續成為大馬在亞運歷史上最成功的項目。

壁球拯救代表團

很多大馬人都說,如果壁球是奧運會項目,大馬早已實現奧運金牌夢想,而且不止一次。

大馬壁球在本屆亞運依然保持高水平發揮,成績比上屆的2金2銀1銅相近。大馬本屆再度包辦女單決賽,壁球女王妮柯大衛在亞運告別戰,擊敗師妹希瓦桑格麗,奪得個人第7枚亞運金牌,成就無人能比。但大馬女團卻意外地止步半決賽只得銅牌,所幸由納菲茲旺、袁志文、伍恩祐和沙菲克

組成的男團勇奪金牌,打破了過去2屆皆屈居亞軍的遺憾,同時也是大馬達標的第7金,拯救了代表團。

帆船歷來默默貢獻

大馬帆船隊總是在各項大賽中默默地作出貢獻,本屆亞運會也不例外。上屆仁川賽會大馬表現低迷只得4金,其中帆船就貢獻1金2銀,本屆再接再厲衝出1金1銀3銅,外加2個奧運會資格。

15歲小將法烏茲卡曼沙以明顯優勢收穫激光4.7型公開級金牌,也是大馬團最年輕的獎牌得主。

老將凱魯尼詹阿芬迪在激光標準型連續2屆得銀,但收穫是成為首位獲得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的大馬運動員,隨后女將諾莎茲琳拉迪夫也在激光雷迪爾級拿到奧運門票,雙喜臨門。

藤球24年後翻身

以往在東運會屢次失手有負所托的大馬藤球隊,終于在亞運會打響翻身戰。

大馬隊先在男子3人團體賽奪得銀牌,而在3人賽則壓倒了擁有主場優勢的印尼隊,繼1994年后,闊別24年重奪亞運藤球金牌,從上屆只得2面銅牌全面反彈。

表現達標項目

跳水沒有失去希望

正如頒獎台計劃總監維拉潘迪安所說,我們沒有對跳水隊失去希望。

儘管在過去一年經歷了教練組變動以及數宗重大紀律事件,跳水隊雖然在本屆亞運表現得“女強男弱”,但考慮到世界冠軍張俊虹和潘德麗拉先后因傷退出,他們的整體表現還算令人滿意。

臨時搭檔的梁敏儀則與諾達比塔先在女子雙人10公尺跳台收穫銅牌,而后者還連同吳麗頤奪得女子雙人3公尺跳板銀牌和女個人3公尺跳扳銅牌,1人獨得3枚獎牌成為大馬跳水第一人。

從8個月禁賽復出的吳麗頤也有獎牌收穫,宣告完美回歸。而男子的唯一銅牌由周貽蔚在個人3公尺跳板獲得,也讓他取得突破注入信心,但男隊依然必須從本屆賽會看到不足而加把勁。

馬術參賽費用全免

馬術自1982年新德里亞運會首次亮相以來,大馬收穫3銀6銅從未摘金。第6次參加亞運的大馬名將卡比爾本有望成為大馬第一人,但最終以微差飲恨。

但卡比爾還是創造了自己在亞運會個人項目的最佳戰績,同時也是在B級資格參賽下僅有的2名得牌選手之一,奧理會將會支付他的參賽費用,而他也有可能入選頒獎台計劃。

射箭比4年前退步

大馬在強敵環顧的射箭賽場表現欠佳,1面銅牌收穫與上屆的1銀(反曲弓男團)相比有所退步。

但大馬的這面銅牌卻是憑藉祖懷迪馬祖基、阿齊爾加沙利及李錦律在複合弓男團奪得,避免了隊伍抱蛋而歸的窘境,

複合弓並非奧運項目,因此在大馬沒有獲得更多關注和資助,但這面銅牌喚醒了人們對複合弓的關注。

跆拳道值得更多關注

葉欽文在跆拳道品勢奪得銅牌,是本屆亞運第一位為大馬摘得獎牌的選手,而她也成為大馬在亞運歷史首位拿到跆拳道品勢獎牌的選手。

跆拳道成功達標拿到賽前設定的一枚銅牌,可是男將周偉揚在男子個人品勢8強出局。但跆拳道品勢作為奧運項目,大馬的跆拳道值得獲得更多的關注。

游泳失敗從何說起

奧理會把大馬選手表現列為3個級別,出色、滿意和失敗。其中居然把打破3項全國紀錄的游泳隊列為失敗,讓人匪夷所思。

大馬游泳實力在亞運會競爭力並大,本次也僅僅派出5男1女參賽。其中名聲最大的沈威勝在800公尺自由泳決賽以8分12秒46打破自己的的全國紀錄,此外還晉級200公尺自由泳決賽。沈威勝也連同林傑森、、陳捷和馮偉智在男子4X100公尺自由泳接力決賽,游出3分21秒06的新全國紀錄。

唯一女將彭靜恩在2個蛙泳項目皆游入決賽,並打破一項全國紀錄,表現也算達標。

男子足球值得驕傲

大馬23歲以下國家足球隊是在B級資格下出戰亞運,但“幼虎”卻在備戰不力、不受看好下打入16強,交出超出預期的表現,尤其是在小組賽2比1擊敗了衛冕冠軍韓國,更成為本屆亞運所有項目的最大冷門之一,最終在16強因為終場前的罰球而惜敗日本,王金瑞的球隊雖敗猶榮。

七人制橄欖球說到做到

亞運橄欖球最后3天才開打,東運會冠軍的大馬隊小組出線后,在8強不敵韓國,名次賽連勝泰國和中國獲得第5名,達到賽前的第5名目標,是少數“說到做到”的項目,更獲得奧理會的讚揚。

表現一般項目

乒乓志在參與

由于中國、韓朝等強大對手的存在,大馬乒乓隊只能抱著志在參與的目標。

大馬男女團在小組賽都是2勝2負屈居小組第3名無法晉級8強淘汰賽;接著在單項全都止步32強。教練馬莉薇表示,男女隊都發揮正常,但與亞洲8強隊伍仍有差距。

鐵人三項拉近差距

大馬闊別8年再派選手出征,賽前並未設下獎牌目標。東運銅牌得主鍾詩雲和老將張素玲在女子組分列第12、16名;而陳凱紳和楊友用在男子組則居21和23,4人聯手混合接力則拿下第10名。鍾詩雲和楊友用都表示,多參賽有助于提升水平,本次也都創下個人最佳成績,期待繼續進步拉近與對手的差距。

體操、韻律操、韻律泳發揮一般

這些在B級資格下參賽的項目,因為自身實力並未具備爭牌的能力,但卻完成了參賽磨練、吸取經驗的目標,表現只屬一般。

表現不達標項目

馬來武術下屆問號

馬來武術首次亮相亞運,大馬賽前設下3金目標,最終只收穫4銀4銅,表現顯然是不達標的。

但在亞運首秀的馬來武術也引發諸多裁判爭議,大馬在搏擊項目打入4項決賽全部落敗,包括世界冠軍艾祖菲利也不敵印尼的“魔鬼主場”。

大馬馬來武術總會更是怒斥這是“光天化日下的搶劫”,但事實上他們也需檢討,是否把目標設得太高和忽略了印尼的主場優勢。至于下屆在杭州是否還有馬來武術,還是未知數。

空手道最令人失望

空手道是最令人失望的項目,只得1枚銅牌創下歷史最差戰績。

大馬上屆在空手道打出2金2銅,表現之佳僅次于壁球。但本屆只是由普林古瑪在男60公斤級奪得1面銅牌,開幕式旗手莎姬拉不僅衛冕失敗,甚至無法拿到獎牌。

而在套路賽,男將林志偉也是衛冕失敗,女將李欣怡則微差失利,都未能拿到獎牌。

空手道是自1994年開始成為亞運項目,大馬此前最差戰績是1994年收穫3枚銅牌,最佳是2010年豐收2金2銀1銅。

羽球整體表現糟糕

大馬羽球隊在本屆亞運會表現糟糕,男團16強不敵日本出居,單項賽無人闖過8強,早早無緣爭奪獎牌,這也是大馬在亞運羽球賽32年來,第一次無法拿到獎牌。

李宗偉因傷病缺席和籤運差固然是當中原因,但大馬球員的表現確實低迷,面對以往曾戰勝過的對手都一一敗下陣來,表現自然令人不滿。這給大馬羽總在東京奧運前敲響警鐘,改革也勢在必行。

射擊竟無人晉決賽

大馬射擊在上屆賽會奪得2銀1銅,本屆不僅未能更上一層樓,而且還無人晉級決賽,創下歷史最差戰績。

射擊隊8名選手全以B級資格出征,但以東運會冠軍黃冠捷、阿麗雅莎查娜為首的槍手們,卻連決賽也沒有晉級,較出了一屆令人失望的賽會。

武術那麼近那麼遠

武術隊連續2屆亞運會零獎牌,對于一項擁有多位世界冠軍的項目來說,這樣的表現是讓人失望的。

大馬武術隊在本屆亞運未能拿到任何獎牌,最接近奪牌的是陳昌敏和潘依嫣在女南刀南拳和劍術鎗術排名第4。而劍術世界冠軍黃永升和葉偉健則在男長拳分列第8及9、太極拳世界冠軍羅梓暢在男子太極拳太極劍排名第10;新人李韋良在男南拳南棍排名第7,田依柔在女太極劍太極拳排名第7。

田徑獎牌荒持續

大馬田徑隊的資深選手和新人在本屆亞運都表現欠佳,雖然田徑總會開出1萬令吉獎金,但12年的獎牌荒依然在繼續。

大馬原本寄望在男子跳高、鐵餅和三級跳爭獎牌,但他們都無法完成任務,其中賽前被標籤為最有望爭牌的伊芬在鐵餅決賽只列第5名。100公尺短跑全國紀錄保持者、東運會冠軍的凱魯哈菲茲也未能跑入決賽,雖與隊友晉級4X100公尺接力決賽,卻因交棒犯規被取消資格。

田徑最大亮點則是唯一短跑女將胡斯妮亞晉級100公尺決賽,是20年來大馬人再次亮相女飛人大戰。

鉤球實在太可惜了

大馬男子鉤球隊賽前就把目標放在亞運會冠軍,不僅僅是因為金牌,而是奧運會參賽資格。結果范惠臣的球隊最終功虧一簣,在決賽慘遭大黑馬日本隊逆轉,只得銀牌無法提前晉級奧運。

若以這個角度來看,大馬男鉤則不達標,但球員表現和精神卻是值得一讚,尤其是半決賽力克衛冕冠軍印度,說明大馬男鉤依然處于亞洲頂尖水平,寄望在入選賽進軍東京。

大馬女鉤則在名次賽拿到第5名,表現也算令人滿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