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慕安:驶过印象——因为吃的是人生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舟慕安:驶过印象——因为吃的是人生

开始做饭是最近的事,觉得人生不能只有吃喝拉撒、工作、阅读、煲剧,一棵树中的某些树枝偶尔也要伸长些,才能沐浴到太阳和感受新高度。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做饭,就仅仅是随手翻出某本食谱,按著指示做些轻食。或不经意看到面子书上妈妈级的朋友转发饮食示范,按进去后没忍住就看到了最后。



也想过或许做些别的什么,好几个选择在指头间来回拿捏不定,心力金钱时间等统统都要考虑在内,毕竟要的是愉悦而非负担:园艺的话,大概要在晚上亮着手电筒拔野草和抓虫,这个万万不行,我无论如何都不是擅长应付阳光和月光的人物;学乐器听起来很有品位,钢琴击鼓中提琴,或拿起荒废已久的吉他重新上路,心动得再厉害,最后还是卡在信心和学费上;最后是语言了,什么语都能透过网络或手机自学,重点是搞不清楚自己干嘛要学?学了能干什么?稍微过了半桶水的边,却勾不住专业水准的脚,想来都让人心累。

所以就是它了啊!只要肯走出蜗牛壳到食品区采购食材,睡前把能准备好的部分弄妥,并强制准时睡觉,就能在隔天清晨,隔壁印度小哥还没上学的时候,厨房里渐渐升起温度,有食物味道传进恰好起床要上厕所的老妈鼻尖,打开门一看,以为女儿甩人或被甩了突然改变生活模式。而主人公当时恰好在打蛋,准备放入小匙砂糖做蛋卷,也考虑过要不要做成欧姆蕾,上头撒些起司或紫菜碎。

怎么说呢,我想大概就是透过这种一星期只进行一两次的小活动,哪怕是一时兴起,或事先计划,而真切地在某种实际意义上带给我不少安定感。相信自己能在那些时刻掌握并控制生活的节奏与步调,甚至是吃进肚子里的,都是自己挑选和认可的。

嗯,我可以选择要把什么放进这个身体。除了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蔬果等的比例外,我还可以决定,今天的自己需要多一点甜还是酸,偶尔淡得让自己变成练习无欲求的人。这些其实都很有趣,将自己当成小孩或宠物养著,花些心思喂食,然后观察这家伙对不同食物的反应。

同事S说,你这样做很好耶!我说当然好,再不做就老了。她笑了,女生啊,不管做什么事都能跟年纪扯上关系。我说也许年纪听起来就像在倒数计时,提醒我们距离保鲜期无效还有多久。

后来用餐室逐渐多了女同事在家自备饭菜,经常都可以交流意见和试吃,就连男同事菲哥也自己准备微波鸡胸和热水烫花椰菜带来当早午餐。人嘛,有时连呼个吸都觉艰难。还是要对自己好,那些下功夫、花心思的小食进入肠道时,除了带了一堆维他命矿物质大小营养素,更多的是爱和温暖。毕竟,你所吃下去的都是自己的人生。

舟慕安——1993年生,祖籍福建南安。好逸恶劳,偏执任性。半素食者,偏瘦但有肉。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