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光 驕陽:解讀喪屍 | 中國報 ChinaPress

走光 驕陽:解讀喪屍

早前上映的《喪屍病狂》(The Cured),沒有引起特別關注,或許是因為英文原片名的意思“痊癒者”完全沒有可能令人想到它與喪屍有關,而中文片名的《喪屍病毒》卻也是中文報章引用港台的譯名,一點點的劇情介紹,賣者過目即忘,不會想到去捧場。



結果它竟然是近期極具可看性的小片子,比很多商業片更叫人眼前一亮!

在電影中,有一種病毒,可以令人如喪屍般發狂,中毒者見人就噬,而且他吃人的時候,並沒喪失記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後來解藥研究出來,但只有75%的人能夠痊癒,其他25%的人依然病重,全都隔離關起來。病毒受到控制後,痊癒者也回歸社會,有家可歸者就回家,家人嫌棄的就去一個中心寄宿。

男主角的嫂子接受他,讓他回來,但他有一個不能說的秘密,常常發惡夢,因為他仍然記得自己染病時做過了什麼!

痊癒者重回社會,但被社會排斥,有人要趕他們走,甚至有毀滅掉那25%病狂者的呼聲,於是在中心居住的憤世嫉俗痊癒者決定作出反擊……

當然,我們可以說這又是另一部喪屍片,但這部喪屍片拍得頗具新意,例如痊癒者可以回歸社會,就變出很多花樣了!

另一個說法是病毒是個隱喻,重回社會的人彷若外來移民,被當地人排斥厭惡,指這些外來者有潛伏的破壞因子,非要他們消失不可!

更有一個說法就是這些痊癒者彷若LGBTQ族群,飽受社會歧視,有人逆來順受,有人就不甘被打壓,作出了反抗,爭取自己應有的權益。可巧戲裡研發出解藥的醫生是一對蕾絲邊,而男主角跟他發病時互相扶持的好友總是形影不離,他們之間有一種非外人可以介入的連繫。當男主角決心脫離好友的掌控時,後者有遭背叛被出賣的震怒,不惜毀掉男主角回歸社會的機會……

一部電影可以有這么多解讀,真的是太豐富了。據說這是大衛弗瑞(David Freyne)自編自導的處女作,叫人刮目相看。這個導演確是可以期待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