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延禧攻略 vs Hantu Kak Limah》 | 中國報 ChinaPress

周若鵬《延禧攻略 vs Hantu Kak Limah》

若要談《延禧攻略》,你很可能比我懂得更多。可統計的網絡播放量逾150億次,每集40分鐘的話,人類共花了6000億分鐘看這部戲,即是100億個小時,比100萬年多一點。如果把這時間投在其他更具生產力的地方,我們可能已經建好一條橋,直通火星。這么算來我們好像真的花了好多時間在看女人為難女人,但我才不管,下一集我還是要追。



連續劇本身受歡迎,延伸出來的周邊資訊海量,什麼刺繡、服裝、色調、史實等等,煞有其事的,我接收不完。要說此劇有什麼過人之處,我說不上來。主題不見得新鮮,比如過去有《宮心計》,同期甚至還有《如懿傳》。劇本倒是相當扎實的,人物刻劃立體,你不知道哪些角色會從忠變奸,引人入勝。說到底,我還是不知道它爆紅的原因。不過,這不重要,因為今天爆紅的若不是《延禧攻略》,遲早也會有另一中國作品爆紅。就算不爆紅也不要緊,中國軟實力已經滲入全世界,多少好萊塢電影已有中國投資,故事裡拯救全球的早已不只是美國佬。

這樣的影響力,直接提升全世界對中國的認同感。馬哈迪擋得了中國來馬建基設,擋不住魏瓔珞俏皮的笑容。我向來不喜歡中國製造的產品,現在我下一部手機可能比較願意考慮華為了。韓劇、日本動漫對其輸出國亦有異曲同工之效,不只是娛樂而已。軟實力,是馬來西亞最弱的一環。我在看完一集《延禧》之後去看《Hantu Kak Limah》(HKL),在戲院裡患上憂鬱症,想自行了斷。

何必執著於一種語言?

HKL是大馬電影票房史上之冠,我被這則新聞吸引去一探究竟。我明白任何電影圈子都可能有捷豹林,但至少觀眾懂得卻步。HKL故事亂套、角色空洞、拍攝隨便,我第一次覺得身邊哭鬧的小孩和回短訊的大人都比電影好看。這樣的作品竟然“空前成功”,是否意味著國人品味嚴重低落?掌握大部分資源的國語電影業如果持續如此,在世界舞台根本沒有立足之地。也不是說我們完全沒有能見人的作品,聽說李宗偉電影要在中國上映,這就十分讓人鼓舞。

但文化輸出自不是一兩部影視作品的事,需要長期在文學藝術各領域耕耘。馬來文有其市場限制,但只要持續有優質作品,語言隔閡不是障礙,自會有人為馬來文做中英字幕。其實政府應該要看到本地中文作品巨大的潛能,我們有能力以中文把馬來西亞文化帶到大中華圈啊!何必執著於一種語言?何不多幫中文電影和文化圈一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