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梦,也是他的梦 这个老爸乒乒乓乓响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孩子的梦,也是他的梦 这个老爸乒乒乓乓响

 Woodworld今年有2支男隊和1支女隊參賽。右起陳毅凱、陳毅德、陳福明、陳智欣、賀美婷和陳毅衡。

Woodworld今年有2支男队和1支女队参赛。右起陈毅凯、陈毅德、陈福明、陈智欣、贺美婷和陈毅衡。

独家报导:许彩云



对陈福明来说,或许有人认为他的梦想不够伟大、不够华丽。然而,对于一位54岁的父亲而言,孩子的梦想,也就是他的梦想。

陈福明来自彭亨,9岁就随家人搬来吉隆坡。在受访时,他笑着向记者坦自己非乒乓出身:“我之所以接触乒乓,是受大儿子(毅衡)的影响。犹记得,在他10岁时,拿着球拍叫我陪他打球。”

“我就是这样而开始,如今我家老大都21岁了,目前就读于槟城理科大学。我共有4个孩子,4个孩子皆打乒乓。”

负责分析战况

“我是在机缘巧合下认识大马乒总技术委员会负责人池新莲,去年大马乒总主办联赛,池新莲鼓励我派队参加。”

“老二女儿(嫣然),她去年有参赛,目前在法国读书,所以今年没法参加。老三(毅德)和老么(毅凯)是双胞胎,3个儿子皆有参加今年联赛。”

接触乒乓的动机很简单,纯粹是想当儿子打球的伴。从一开始的不了解,到陪儿子打球、找教练、找场地,以致如今已考取教练文凭资格,并曾在小学当教练,教小朋友打球。

在访问的过程中,陈福明的儿子毅凯偷偷告诉记者:“小时候跟爸爸打球,爸爸可以赢我们,可是现在是打不赢我们了。”

“不过,爸爸会常常跟我们分析战况,并且会经常找国际比赛视频给我们看,与我们一起分析、讲解著名球员的打法、球路等。”

陈福明补充:“既然打球是他们的梦想,那也是我的梦想,在他们的打球路上,我一路以来都陪着他们,只要他们有一天成功,实现梦想,那会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快乐。”

为了孩子的梦想,陈福明甚至不惜在士毛月找到场地,让孩子随时打球、练球。不过,由于该处较为偏远,有关场地用来做球队的集训用途。

Woodworld 乐趣打球

“人生有如一条河流,无法逆转,生命中的每一个阶段、每一天,都是独一无二的,无法重复。”

当前阶段,我们所看到的Woodworld队的每一位球员,非常享受打球的乐趣。他们虽然不是国手,有者是前少年国手,然而通过联赛,体会到他们通过打球的过程中,所得到的喜悦是非笔墨可形容,也无可估量,或许这也是人生其中一味吧!

陈毅衡:就是爱打乒乓
教会我思路敏捷

陈毅衡是Mr Woodworld的队长,陈家除了妈妈没有打球,其余一家大小因为他而跟乒乓结缘。

“7岁开始接触乒乓,当时是在学校打球。其实,我是在15岁之后才开始积极训练,在那之前都是玩玩兴致。”

“在联赛,由于有不少现役国手和前国手参赛,让我有机会与他们打球,这对我来说是很好的机会。”

“我只打乒乓,并没有玩其他球类运动。我觉得打乒乓相当技术性,看似简单,其实不容易掌握。打球让我思路敏捷、反应更快。我读书从来没有补习,如今我在理科大学就读的课系是生物学。今年9月是我在大学的第2年了。”

“对于乒乓,我想我会继续打下去,理由无他,就是喜欢。我找不到不打球的理由。”

从言谈之中,可看出陈毅衡对乒乓始终如一,其实每个人的梦想都是美好的,所以追逐梦想需要行动,然而有多少人能锲而不舍地去追求呢?大多数人都是带着自己七彩的梦想,平平庸庸过一生。

陈毅凯:从打球找到快乐
道理其实很简单

17岁的陈毅凯,双胞胎哥哥是左撇子,而他是右手。除了这一点之外,两人性格相似,都是活力十足的小伙子。

“看到大哥打乒乓,就自然而然跟着打。其实打乒乓,对我们一家来说是蛮有意义的,乒乓是全家人都可以参与的运动,可以促进一家人的凝聚力。我们可以一起打球,享受我们独有的欢乐时光。”

“参加联赛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体验,因为过去跟高手切磋的机会少。联赛让我有这样的机会,让我从中学习,获益不浅。我得以汲取比赛经验,并提高球技,还有场上的应变能力。”

“所以,我会继续打下去。”

对陈毅凯来说,乒乓不只是一项运动,而是维系家人的关系。除此之外,他又可以通过打球找到快乐。

通过毅凯,让记者有所体悟,其实快乐像个小精灵,它无处不在,只要你用心体会,快乐,其实很简单。

陈毅德:喜欢波尔水谷隼
他俩都是左撇子

17岁的陈毅德是左手将,是陈家的老三。

“我和弟弟(毅凯)性格较相似,大哥只打乒乓,其他球类运动都不玩。我们则不同,很多球类都有玩,如篮球、排球、足球等。从小,我们爱往外跑,很享受户外活动。”

“在乒乓,我喜欢的国外高手是德国的迪莫波尔和日本的水谷隼,由于他们都是左撇子,会特别留意他们的比赛视频。”

随着3C时代的来临,不乏见到时下的青少年成为“低头族”。然而这在陈家却属罕见,陈毅德说:“我们不沉迷手机,手机对我们来说是联络用途,虽然偶尔也有玩手机游戏,但很快就腻了。看到朋友们机不离手的,我们反而很纳闷。”

毅德和弟弟毅凯是高中三,今年年杪将考大马文凭考试,平时上学、补习之余,还要打球。

“曾经试过打球,打到忘了时间,晚上11、12点才睡。隔天一早清晨5点就要起身准备上学。”

“我们的精力都放在上学、补习、阅读和打球,以及一些户外活动,没有多余时间上网玩游戏或是沉迷手机。”

现在的人,会不会是沉迷于网路的声光刺激,而忽略了生命中更高目标呢?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