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個頭才賺5塊,都被騙了!” 美髮技師遇上大馬男失5000 | 中國報 ChinaPress

“洗個頭才賺5塊,都被騙了!” 美髮技師遇上大馬男失5000

黃先生的轉賬憑證存在疑點。
黃先生的轉賬憑證存在疑點。

(坎培拉4日綜合電)中國廣東珠海的美髮技師李女士,實名向今日澳洲App舉報,稱被一名在澳洲的馬來西亞男子陸續借走8000多元人民幣(約4840令吉),但還款一拖再拖,最終還將她微信拉黑。



“我洗一個頭才提成5塊錢,他卻騙我辛苦攢的血汗錢!”李女士說,自己視對方為朋友,不料上演一場農夫與蛇的故事。

涉事男子稍後向媒體回應,稱曾3次轉賬給李,數額超2萬澳元(約5萬9520令吉),對方卻稱未收到。他說,“我們之間的糾紛,有些說不清楚。”

37歲的李女士來自東北,在廣東珠海當美髮技師已8年,每天為客戶洗、吹、電、染髮。

美髮技師的收入主要靠提成。“早幾年洗一個頭4塊,現在5塊,很辛苦。”李女士說,一天站立約10小時工作,個中辛酸只有自知。工作中,她會和客人聊聊天,以吸引回頭客。

2014年,美髮店來了一個馬來西亞客人,即她實名舉報的男子黃先生。“他說住在澳洲,來珠海出差、旅遊。”李女士說,因為印象不錯,雙方互留了電話號碼。

一年後,黃先生再一次來到珠海。當時,李女士已換了一間美髮店工作,但黃還是到店幫襯了。這一天,雙方第一次有了金錢往來。

“他說來中國沒有人民幣,從我這借300元人民幣(約180令吉)救急。”李女士坦言,自己時常借錢給朋友、同事應急,所以就借了,“我把他當朋友,如果不還就算了,錢也不多。”

一周後,黃先生不僅把錢還給了李女士,還請她吃了一頓飯。這一次,同齡的兩人互加了微信。李說,黃自稱在澳洲開公司,也做外匯生意,有一個女朋友。

此後,二人會在微信朋友圈互相點贊,也偶爾問候一下。

手錶被偷,他堅持“送”同款手錶

一轉眼到了今年。今年3月,李女士丟了一塊昂貴的手錶。她說,利用此事,黃先生開始“設局騙錢”。

這塊Gucci手錶,是一個台灣親戚送李女士的生日禮物,價值數千元人民幣。“我從來沒收過那麼貴重的禮物,一直很珍惜。”

3月的某天,為客人洗頭時,李女士擔心弄髒,便摘下手錶放在店中。不料回頭取時,手錶已經不見了。因為沒有監控,她只能自認倒霉,並發了一條朋友圈訴苦。

這條朋友圈,被黃先生看到了。“他讓我不要傷心,大不了送我一塊一樣的。”

李女士說,聽到黃要送表,她連連拒絕,畢竟價值不低,且每個人掙錢都不容易。

“他說你是我的好朋友,說送你就送你。”李女士說,對方堅持要送,表示花費700澳元(約2080令吉)購買了同款手錶,並向她要了郵寄地址。李說,這份禮物太貴重了,她不能平白無故收下,表示會在收到表後把錢轉給黃。然而,這份禮物卻遲遲未寄到珠海。

因為很重視這塊手錶,李女士多次向黃先生要快遞單號,但對方都沒有給。“我也有我的工作,不要一直逼逼逼。”在李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上,黃先生曾這樣表示。

黃也曾提及手錶在香港中轉,雖然李表示讓香港的朋友代取,但被拒絕。

微信6次借款分文未還

手錶始終未收到之際,3月22日,在澳洲的黃先生向遠在廣東珠海的黃女士第二次借錢。

“他說『朋友你相信我嗎?你要是相信的話,能借人民幣來救急嗎』”李女士說,這一次,黃先生以從事外匯生意、但手中無人民幣為由,並表示兩三天後就還錢。

鑒於上次有借有還,李女士稱沒有想太多,就在微信上給對方轉了800元人民幣(約480令吉)。

黃要了李的銀行賬號,並表示會轉賬1000澳元給她,摺合近5000元人民幣。

為何借少還多?李女士表示,黃稱多出來的錢先放在她這里,下次急用人民幣時再轉給他,“說我可以和他一起通過換匯掙點錢。”

和寄手錶同樣的是,這筆1000澳元,遲遲未到賬。

此後,黃先生繼續向李女士借錢。雖然自己的工資僅四五千元,還要還房貸,但今年3-4月,她就借了6次錢給黃,共8205人民幣。其中的2000元,是她向老闆預支的工資。

期間,黃稱已經多次轉賬,並附上短信截圖。值得一提的是,在雙方的聊天中,黃曾表示自己因胃不舒服在醫院看病,“可能是癌症”。

李女士說,黃先生後來表示銀行賬戶被凍結,將通過地下錢莊等渠道轉錢給她,並以“騙你我死全家”來讓她放心。但由始至終,她一分還款都沒有收到。

直到今年7月,李女士面臨還房貸及交保險款,一共需支付7500元人民幣(約4540令吉)。她說,黃先生依舊以各種理由推脫,面對不斷催款,最終乾脆拉黑了她的微信。

“這個時候,我才察覺到他騙了我。”李女士說。

李女士很珍惜親戚送的手錶。
李女士很珍惜親戚送的手錶。

轉賬截圖語病百出,“他就是個騙子”

為何在沒有收到還款的情況下,仍一次又一次借錢?

面對記者的疑問,李女士坦言,期間,自己也心存疑慮,但黃先生多次發來成功轉賬的短信截圖,以示自己沒有撒謊。

李女士不懂澳洲與中國銀行轉賬的區別,僅靠著翻譯軟件知道短信的意思。當見到內容確實為向自己的銀行賬號轉賬時,她表示自己放下了戒心,相信是銀行的問題。

李女士肯定地向記者表示,雙方無男女之情,自己僅當是好朋友,因此不願意猜測他是騙子。然而,記者發現該轉賬短信內容有諸多疑點。

在聯邦銀行的官網中,銀行縮寫為“CommBank”,且聯邦銀行網銀俗稱“NetBank”,而截圖中為“Combank”。

“You’ve charge”本身就有語病,也許應為“You’ve been charged”。

至於句子中,語法和單詞拼寫更是錯誤頻頻。

簡訊顯示,4月12日成功轉賬1100澳元(約3272令吉),但該信息發送的前1分鐘,卻有一條“1100澳元(約3272令吉)需3至5個工作日才能收到”的內容,十分奇怪。

雖然曾到警局報警,但李女士說 ,按照警方的說法,這是朋友之間的債務關係,只能到法院起訴。考慮到將耗費大量時間,她選擇了放棄。

如今,即便日子過得緊巴巴的,“每個月盼著發工資”,她也不敢將實情告知家人,因為一定會被說“那麼傻”。

“他就是個騙子,但可能不只騙了我一個,不能讓他逍遙法外。” 李女士說,希望黃先生能良心發現。

8月30日下午,今日澳洲App的記者撥通了黃先生在澳洲的手機號,並通過微信與他取得聯繫。表明身分後,記者希望就他是否向李女士借了8000多元人民幣未還一事進行核實。

黃先生最初表示“沒有”,隨後表示,“我去問清楚再告訴你,我不是很清楚”。

在記者的進一步追問下,黃先生承認向李女士借過錢,但事情並非如李所說,晚些時候他將會向記者提供證據。

黃表示,自己曾3次轉賬給李,超過2萬澳元,“她說沒有收到,而且每天對我進行騷擾。但我查過銀行,賬已經轉出去了。”“我們之間的糾紛,有些說不清楚。”黃先生說,自己會與李女士聯繫。

面對再次追問,黃先生質疑記者在敲詐,表示不願意回答,並保留追究的權利。與此同時,他稱將到警局報警。

截至發稿,黃先生一直都沒有提供證據,也未回應記者提出的其他問題。

文:今日悉尼
圖:今日澳洲App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