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FUN大马‧亚庇 跟着感觉走 | 中国报 ChinaPress

玩FUN大马‧亚庇 跟着感觉走

20180905KK01



东、西马由南中国海一分为二。
旅居西马5年,一直没有去过沙巴和砂拉越,总觉得东马似乎很遥远。
因为我在半岛生活和游历,大都以自驾为主。
去东马则需要搭乘飞机,心理错觉那是另外一个国家……

特约:冯彬霞

和很多游客的选择一样,我的东马第一站也是亚庇(Kota Kinabalu)。行走东马之前,我恰好刚刚写完关于西马的22篇文章,自驾走了5600公里路,游览过半岛11州山水之后,对热带的山与海早就不陌生了。

要飞东马,我竟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之感,故这次出门,我显得有些随意和懒散,少了一些激情,多的是随缘与淡然。尽管我的大马朋友都说,东马有一些西马所没有的独特风情与韵味,但我猜想,同是马来西亚国土,又同处热带地区,风土人情总不至于相差太远吧?

一个从事旅游业的大马朋友对我说,去亚庇无需过多准备,以你的性格和游走方式,随便都能找到亮点。故我既不读攻略,也没做详细计划,就登上飞机。心想:遇见什么,就享受什么。能遇见的,皆是有缘。无缘遇见,也不必强求。就带着空白过去,在行走过程中,认识和了解亚庇,让旅途的经历来填写我的空白也挺好的。

这次的行程是少有的没有计划,酒店只订了一晚,机票也只买单程的,打算走一步看一步。有当天住的地方就行,至于下一站在哪儿,第二天住哪儿,完全看心情而定。自由行要的不就是这种随心所欲吗?出游难道不是为了快乐吗?何须那么多计划和条条框框?

海上村庄让我雀跃

飞机降落前,我从窗户往下看:山丛、雨林、沙滩、海浪和一座座海岛,即便从飞机上俯视,也能清晰看到浅海区之底。并没有夸张,我从飞机上就能看到亚庇的海水是清澈见底的。

这让我想起一个朋友曾和我调侃:如果你见过东海岸的海水,你就看不上西海岸的海水;如果你见过沙巴的海水,你就再也看不上半岛的海水。领略过马来半岛西海岸和东海岸的大海之后,我终于要亲自体验一下沙巴的大海了。

然而,高空之下最吸引我的,并不是山和海,而是那成片的高脚屋和密集的海上村庄。那些房子既像是无根的浮萍,又像是一个个火柴盒,漂浮在浩瀚大海之上。

飞机降得更低时,我看到那些支撑著房子的高脚柱,一半露在水面上,一半隐藏于海水之下。我在西马见过很多这种马来传统高脚屋,但这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密集的海上高脚屋。我有些雀跃,因为这一趟我带了无人机,于是,就有了第一个关于亚庇的计划:航拍海上村庄。

航拍密集的海上高腳屋。高空之下依稀可見海上村莊帶有些許生活氣息,成群的白色海鳥圍繞居民區和清真寺周圍飛翔。
航拍密集的海上高脚屋。高空之下依稀可见海上村庄带有些许生活气息,成群的白色海鸟围绕居民区和清真寺周围飞翔。

道路简单适合自驾游

虽然同为一国,可东、西马的法律法规还是有所不同。东马两州有自己的出入境管理体系,我是外国人,虽然在西马有合法长期居住签证,但入境东马,还是得接受边检检查和盖出入境章,基本上,和我到另一个国家所办理的出入境手续是一样的。

西马和东马对法国公民的免签时限也不同。其实,东马的法律不仅是针对外国人,西马公民到东马,一样有时限和受到相关法律约束,一次只能逗留90天,且工作须申请准证。

我在机场租了一辆车,惯性地办好手续,在车里坐定后,才想起我这是第一次来亚庇。

到了亚庇,我不急着奔向大海,而是住在KKCC(Kota Kinabalu Convention City)比较便利的位置,通过自驾和徒步了解这座城市。

亚庇虽然是沙巴首府,但整体给我的感觉经济不发达,生活节奏缓慢,是一个悠闲之都,城市交通道路也不复杂,非常适合自驾游,开车在市内转了几圈,再结合地图把路线连接熟悉一下后,基本上就不需要导航了。

我在吉隆坡生活5年后,在市内行车,偶尔还需要导航,吉隆坡和亚庇,分别是西马和东马的首都城市,其中区别可见一斑。如果当从表面建筑物和潮热的天气来看,亚庇和十几年前中国三亚挺相似的。

人到了这样的城市,生活节奏也会跟着调慢下来。

這是Gulingtangan,伊班族的傳統樂器。含八個鑼,但敲出來是六聲音階,在東馬很常見,當地人常以打擊樂助興和娛樂。
这是Gulingtangan,伊班族的传统乐器。含八个锣,但敲出来是六声音阶,在东马很常见,当地人常以打击乐助兴和娱乐。

风景秀丽航拍最佳

亚庇市中心高楼大厦不多,人口密度小,楼距也宽,故机场离市中心只有7公里。

我下榻的酒店,10楼顶部有个无边泳池,10楼在市中心已经不算太低了。游泳时,时常有飞机从低空呼啸而过,感觉它就在头顶之上,似乎伸手可及。这倒是我在西马没有经历过的。

事实上,我也好多年没有看到机场和一个城市中心距离如此之近。我类似的记忆,应该是上世纪90年代的海口。

因为这些特点,亚庇作为一个沿海城市,视野宽阔,周围的海岛多且风景秀丽,非常适合航拍,从高空中拍摄和观看,也是快速了解一所城市的方式。

亞庇市中心的地標--旗魚塑像,讓我想起半島游路過的旗魚之鄉雲冰。的確,我是帶著半島影子來東馬行走,看到類似的場景,總免不了會想起西馬。
亚庇市中心的地标--旗鱼塑像,让我想起半岛游路过的旗鱼之乡云冰。的确,我是带着半岛影子来东马行走,看到类似的场景,总免不了会想起西马。

原住民海南黎族本一家

亚庇是沿海城市,中午时分天气特别炎热且充满潮气,为避开高温,我去逛市内市集和看原住民文化表演。对东马原住民的文化表演,我并不陌生,在半岛各种节庆活动中,已经多次看过类似的表演。

我除了喜欢他们独特的服饰和艺术表现外,还有一种额外的亲切感,因为我曾读过大马学者安焕然教授写的《远观沧海阔》一书,里面论证大马原住民的祖先,是从海南迁移过来的黎族人,我原先半信半疑,但看了原住民的歌舞和了解他们的文化习俗后,开始信服他的论点。

大马原住民的歌舞和海南黎族人的歌舞几乎一样,服饰和生活习惯也极其相似。海南的黎族舞蹈在千年前的宋朝就盛行,有诗为证:“蛮舞与黎歌,余音犹沓沓”,这是宋代大文学家苏轼在流放海南时,描写黎族歌舞的诗词。

另外还有“黎歌变舞祝公归”,说的是当年黎族人以竹竿舞欢送苏东坡的情形……语言和文化是密不可分的,诗词歌赋不仅仅是文学的一种表现形式,各种文学作品,不仅仅是为了把词汇和句子组合在一起,体现语言之美,文学诗歌作品同时也是历史文化的见证与记载。从一些古诗中,总能看到中华历史文化。

為避開高溫,我去逛市內市集和看原住民文化表演。
为避开高温,我去逛市内市集和看原住民文化表演。

黄昏漫步体验在地生活

黄昏时分,夕阳斜下,气温降低,此时的亚庇尤其适合徒步游。

从加雅街开始漫步,可以在那些老建筑里,探索殖民地时期的状况和此城不为人知的亮点。也可以沿海而行,在码头的木栈道上,感受美丽的夕阳和这城市相映生辉,或到码头附近的大菜市场里走走逛逛。那些地方商品琳琅满目,虽然吵杂,却是各族三教九流人士汇聚地,那才是当地人真实的生活反映。

和大菜市场紧邻的,是一个非常热闹的菲律宾海鲜烧烤市场,是个可以歇脚吃海鲜烧烤的好去处。摊主将烤好的各类海鲜摆放整齐,以吸引食客。就算不吃不喝,看看这些海鲜和人来人往也是一种乐趣。

菲律賓海鮮燒烤市場是個可以歇腳吃海鮮燒烤的好去處。
菲律宾海鲜烧烤市场是个可以歇脚吃海鲜烧烤的好去处。

悠哉吃喝消磨时光

两天行走下来,总体感觉亚庇和吉隆坡的风情差异不是特别大,要说不同,估计就是这城市中心的水上巴士了。这是亚庇的海上公交站,海上人家每天就是靠着这些船只往返城市和海岛之间。

我拍照的位置是在大菜市场的楼上,正对着大海和楼下的水上巴士站,那是一个“为食街”,有差不多20家风味小食摊,物美价廉,本地顾客居多。只有少数旅客能寻摸到这里,和当地人一起品尝亚庇道地美食。

精明点的游客,会在楼下市场挑选最新鲜的海鲜,拿到楼上海鲜加工坊,要求店家按自己的愿意,给他们加工海鲜,据说这样不仅价格公道,而且自选的海鲜也会很鲜美。

坐在这儿面朝大海,要上一杯Teh、Kopi或一杯“Cham Cham”,就能泡上一天的时光,再看楼下舟来楫往,不免会想:人生,争什么?抢什么?那么疲于奔命干嘛?亚庇人告诉我,很多香港人会趁著假日,飞到亚庇呆些时日,既不玩山也不玩海,只为在宽敞的出租屋里享受这里的海鲜和蓝天白云。这也不奇怪,相对于港人狭窄的居住环境和高物价,亚庇就是他们的临时天堂了。

在亚庇市区过了两天悠然自得的日子后,我定了下一家酒店,准备正式去见识一下沙巴的大海和那色彩斑斓的海底世界。

海上人家每天就是靠著這些船隻往返城市和海島之間。
海上人家每天就是靠着这些船只往返城市和海岛之间。
冯彬霞,法国籍华人作家,文章见诸于大马、中、港、法、美等地区,发表作品约60万字。2002年曾出版关于法国风情的个人专著。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