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你的家人‧虔誠信奉伊斯蘭 丹馬來人堅守傳統習俗

巫裔一天祈禱5次,每次平均20分鐘。除非在清真寺祈禱,才需要30分鐘或更久。

報導:潘有文

圖:潘有文/受訪者提供/互聯網

完結篇:吉蘭丹馬來人

56歲的阿末沙貝禮(Ahmad Saberi Bin Yusof)從事屋子裝修行業,居住在吉蘭丹哥打峇魯,屬于傳統的巫裔同胞,相當瞭解自己族群的傳統。

傳統的巫裔,都是虔誠的穆斯林。筆者問他,穆斯林需一天祈禱5次,是否真的需要跟足規定?

對這一點,他毫不猶豫的點頭說是,因為雖然一天需祈禱5次,但並不需要太長時間,因而穆斯林有能力完成。

“祈禱時間一般是在早上5時,中午1時,傍晚5時,晚上7時30分和晚上8時30分,各地區的時間會有微小差異。如果過于忙碌,無法在指定時間祈禱,可以在下個祈禱時間前補回。當然,根據祈禱時間最好。”

由于祈禱時間平均是20分鐘,因此並不會影響工作,在特定時間內完成祈禱就可回到工作崗位。

然而,如果是眾人一起在清真寺祈禱,例如每逢星期五的禮拜,眾人在清真寺內祈禱就需要至少半小時或以上,因為當時會進行一些儀式,需要較長的祈禱時間。

右手抓飯只是傳統

另外,用手抓飯吃是巫裔的傳統,但華人有個說法,他們只用右手抓飯或者和人握手,因為左手是用來在方便后洗潔身體用,針對這點,阿末沙貝禮說,巫統傳統里頭並沒有這個硬性規定。

他不解為何友族有此誤會,並說:“用右手抓飯就只是傳統而已。左撇子的話就用左手”

他即場示範,與人握手時一般是右手,但會親切的用左手搭在對方的右手背,這是一種熱情和友善的表現。

不過他承認,巫裔講求衛生,他的家里沒有廁紙,上廁所方便之后,不論是大號或小號,都會用水洗;祈禱之前,穆斯林更是會先洗乾淨身體,包括手腳、私處和臀部。

阿末沙貝禮:巫裔並沒有受規定只能用右手抓飯吃。

割禮是一種規定

巫裔需要接受割禮(Sunat),非巫裔常用Potong(割掉)這么形容。事實上,割禮只是切除男生陰莖的包皮,並非切掉陰莖。

阿末沙貝禮表示,對巫裔來說,割禮是一種規定(Wajib),目的是為男生的生殖器官保持清潔,便于清洗,避免引發衛生健康問題。

“因此,這個儀式在孩子年齡越小進行時越好,一般是七八歲,即在進入小學之后。”

進行這項儀式並沒有使用藥物,一般上割禮一星期后即能康復。小男生在割禮后需穿上沙籠,因為會有些疼痛,如果穿上褲子會磨擦患處更增疼痛。

他指出,雖然割禮是穆斯林一定要進行的儀式,但現在已有一些非穆斯林認同這個做法,不過都是在成年后才到醫院進行這項手術。

以前有這方面專家為穆斯林進行割禮,但現在這類專家已買少見少,不少人是去醫院讓醫生動手術,費用大約是六七十令吉。

沙籠只在家裡穿

馬來人穿沙籠(Sarung)似乎是既定印象,但阿末沙貝禮表示,其實這種文化非巫裔獨有,孟加拉和緬甸也有穿沙籠文化。

他表示,只是不同地區的人穿沙籠的情況有些不同,雖然沒有硬性規定,但巫裔不會穿沙籠去清真寺或出街,只是在家裡穿沙籠。

“我們穿沙籠因為感覺比較放松,並沒有特別的意思,孟加拉人在當地也穿,緬甸人尤其是政府部門的部長,會在重要儀式會穿沙籠。其他地區的人可能連外出都穿沙籠,這點是與大馬巫裔的不同之處。”

用特別方式記華人名字

阿末沙貝禮與丹州的非巫裔相處,基本上未感覺彼此有太大分別,華人的農曆新年是他印象較深刻的友族傳統文化節日。

然而,他表示丹州的非巫裔和巫裔相處沒有隔閡,華巫印三大種族的節日都會各自拜訪,而一些土生華人的生活也很在地化,極像馬來人。

對他來說,各種族在一起不分彼此,大家都是好朋友,只是要記得華裔朋友的名字,以特別的方式,便能記住。

例如,姓顏的華人如果是叫Gan,他們會想像名字是Ganni,這樣巫裔同胞就易于記住這個名字。

姓王的華人朋友英文名是Wang,巫裔朋友就把名字想像成Awang,阿華(A Hua)就可能變成是Anwar或Awa,朱姓本叫著Cho,結果也變成了Pokcho(Pok是吉蘭丹巫裔對老者的稱呼)。

“華人名字對我們來說不易記,所以自己取了容易記的名字,華人也不介意,因為我們並非故意改名,而是比較容易記得。”

娶4妻子視需求而定

信仰伊斯蘭的巫裔可娶4個妻子,一直是不少非巫裔好奇的事,而這是是否需要根據一定的程序或需要髮妻的允准呢?

阿末沙貝禮表示,娶4個妻子與否,完全視男人的需求而定,而決定再娶另一名妻子之前,並不需要得到已娶的妻子的批准。

雖然,目前有關方面已針對穆斯林欲娶另一個女人當妻子,設定一些申請程序,但他指出,即使這樣也不一定要申請,視穆斯林自己的決定。

“如果根據規定申請,孩子比較容易取得身分證,不然孩子在取得身分證前,可能需要較多的手續。 ”

各地馬來話各具特色

東海岸三州的馬來話,尤其是丹登二州,有一些發音是當地人才能理解,一些外州的巫裔也未必能聽得懂。

例如,丹州的馬來話幾乎所有尾音有關an和ang的發音,都改成以e發音,例如Makan(吃)變成Make,Pisang(香蕉)變成Pise,這足以讓外州人聽得暈頭轉向。

阿末沙貝禮表示,登州的馬來話又有所不同,例如丹州吃的發音是Make,但登州的發音卻要在makan后面加上g,變成了Makang。

據他所知,檳城和柔佛的馬來話,當地也有一些特別發音,例如檳城的水發音不像其他州的馬來話叫Air,而是Ayak就是明顯的例子。

另一位在丹州出生,嫁到霹靂怡保的巫裔女性哈雅蝶(Hawatie Binti Abdul Rahman),已在當地生活20年的她表示,怡保當地的馬來文發音也有一些不同,“例如,馬來文Awak在當地是叫Diri Kita,Mike(發音:米個)是他dia的意思。”

哈雅蝶融入各族圈子

現年54歲的哈雅蝶是人力部長兼怡保西區國會議員古拉的特別事務官,她于1988年嫁到怡保后,在2008年加入人民主行動黨,成為大馬首位加入該黨的巫裔女性,之后成為古拉的助理。

她的工作和生活圈子以華人居多,不管是在霹靂、吉蘭丹或吉隆坡,皆能融入各種族圈子,過任何一個種族的節日。

目前,她到各州處理身分證有問題的投訴,面對各種族都遊刃有余,能夠良好的瞭解他們的困難,再提供意見和幫助他們展開申請程序。

開齋節哈芝節最重要

哈芝節和開齋節是巫裔兩大重要節日,其中又以后者的節日氣氛較濃,慶祝時間較長。

哈雅蝶表示,其實巫裔只有兩天假期慶祝這兩個節日,有不少巫裔在開齋節休息較多天,純粹是申請多幾天的假期過節而已。

“霹靂的開齋節整個月都有氣氛,如不少人辦開放門戶,但哈芝節就沒有這樣。當然,這也看個人,看他重視那一個節日,也看他是否理解其中文化或意義。”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