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的家人‧虔诚信奉伊斯兰 丹马来人坚守传统习俗

巫裔一天祈祷5次,每次平均20分钟。除非在清真寺祈祷,才需要30分钟或更久。

报导:潘有文

图:潘有文/受访者提供/互联网

完结篇:吉兰丹马来人

56岁的阿末沙贝礼(Ahmad Saberi Bin Yusof)从事屋子装修行业,居住在吉兰丹哥打峇鲁,属于传统的巫裔同胞,相当了解自己族群的传统。

传统的巫裔,都是虔诚的穆斯林。笔者问他,穆斯林需一天祈祷5次,是否真的需要跟足规定?

对这一点,他毫不犹豫的点头说是,因为虽然一天需祈祷5次,但并不需要太长时间,因而穆斯林有能力完成。

“祈祷时间一般是在早上5时,中午1时,傍晚5时,晚上7时30分和晚上8时30分,各地区的时间会有微小差异。如果过于忙碌,无法在指定时间祈祷,可以在下个祈祷时间前补回。当然,根据祈祷时间最好。”

由于祈祷时间平均是20分钟,因此并不会影响工作,在特定时间内完成祈祷就可回到工作岗位。

然而,如果是众人一起在清真寺祈祷,例如每逢星期五的礼拜,众人在清真寺内祈祷就需要至少半小时或以上,因为当时会进行一些仪式,需要较长的祈祷时间。

右手抓饭只是传统

另外,用手抓饭吃是巫裔的传统,但华人有个说法,他们只用右手抓饭或者和人握手,因为左手是用来在方便后洗洁身体用,针对这点,阿末沙贝礼说,巫统传统里头并没有这个硬性规定。

他不解为何友族有此误会,并说:“用右手抓饭就只是传统而已。左撇子的话就用左手”

他即场示范,与人握手时一般是右手,但会亲切的用左手搭在对方的右手背,这是一种热情和友善的表现。

不过他承认,巫裔讲求卫生,他的家里没有厕纸,上厕所方便之后,不论是大号或小号,都会用水洗;祈祷之前,穆斯林更是会先洗干净身体,包括手脚、私处和臀部。

阿末沙贝礼:巫裔并没有受规定只能用右手抓饭吃。

割礼是一种规定

巫裔需要接受割礼(Sunat),非巫裔常用Potong(割掉)这么形容。事实上,割礼只是切除男生阴茎的包皮,并非切掉阴茎。

阿末沙贝礼表示,对巫裔来说,割礼是一种规定(Wajib),目的是为男生的生殖器官保持清洁,便于清洗,避免引发卫生健康问题。

“因此,这个仪式在孩子年龄越小进行时越好,一般是七八岁,即在进入小学之后。”

进行这项仪式并没有使用药物,一般上割礼一星期后即能康复。小男生在割礼后需穿上沙笼,因为会有些疼痛,如果穿上裤子会磨擦患处更增疼痛。

他指出,虽然割礼是穆斯林一定要进行的仪式,但现在已有一些非穆斯林认同这个做法,不过都是在成年后才到医院进行这项手术。

以前有这方面专家为穆斯林进行割礼,但现在这类专家已买少见少,不少人是去医院让医生动手术,费用大约是六七十令吉。

沙笼只在家里穿

马来人穿沙笼(Sarung)似乎是既定印象,但阿末沙贝礼表示,其实这种文化非巫裔独有,孟加拉和缅甸也有穿沙笼文化。

他表示,只是不同地区的人穿沙笼的情况有些不同,虽然没有硬性规定,但巫裔不会穿沙笼去清真寺或出街,只是在家里穿沙笼。

“我们穿沙笼因为感觉比较放松,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孟加拉人在当地也穿,缅甸人尤其是政府部门的部长,会在重要仪式会穿沙笼。其他地区的人可能连外出都穿沙笼,这点是与大马巫裔的不同之处。”

用特别方式记华人名字

阿末沙贝礼与丹州的非巫裔相处,基本上未感觉彼此有太大分别,华人的农历新年是他印象较深刻的友族传统文化节日。

然而,他表示丹州的非巫裔和巫裔相处没有隔阂,华巫印三大种族的节日都会各自拜访,而一些土生华人的生活也很在地化,极像马来人。

对他来说,各种族在一起不分彼此,大家都是好朋友,只是要记得华裔朋友的名字,以特别的方式,便能记住。

例如,姓颜的华人如果是叫Gan,他们会想像名字是Ganni,这样巫裔同胞就易于记住这个名字。

姓王的华人朋友英文名是Wang,巫裔朋友就把名字想像成Awang,阿华(A Hua)就可能变成是Anwar或Awa,朱姓本叫着Cho,结果也变成了Pokcho(Pok是吉兰丹巫裔对老者的称呼)。

“华人名字对我们来说不易记,所以自己取了容易记的名字,华人也不介意,因为我们并非故意改名,而是比较容易记得。”

娶4妻子视需求而定

信仰伊斯兰的巫裔可娶4个妻子,一直是不少非巫裔好奇的事,而这是是否需要根据一定的程序或需要发妻的允准呢?

阿末沙贝礼表示,娶4个妻子与否,完全视男人的需求而定,而决定再娶另一名妻子之前,并不需要得到已娶的妻子的批准。

虽然,目前有关方面已针对穆斯林欲娶另一个女人当妻子,设定一些申请程序,但他指出,即使这样也不一定要申请,视穆斯林自己的决定。

“如果根据规定申请,孩子比较容易取得身分证,不然孩子在取得身分证前,可能需要较多的手续。 ”

各地马来话各具特色

东海岸三州的马来话,尤其是丹登二州,有一些发音是当地人才能理解,一些外州的巫裔也未必能听得懂。

例如,丹州的马来话几乎所有尾音有关an和ang的发音,都改成以e发音,例如Makan(吃)变成Make,Pisang(香蕉)变成Pise,这足以让外州人听得晕头转向。

阿末沙贝礼表示,登州的马来话又有所不同,例如丹州吃的发音是Make,但登州的发音却要在makan后面加上g,变成了Makang。

据他所知,槟城和柔佛的马来话,当地也有一些特别发音,例如槟城的水发音不像其他州的马来话叫Air,而是Ayak就是明显的例子。

另一位在丹州出生,嫁到霹雳怡保的巫裔女性哈雅蝶(Hawatie Binti Abdul Rahman),已在当地生活20年的她表示,怡保当地的马来文发音也有一些不同,“例如,马来文Awak在当地是叫Diri Kita,Mike(发音:米个)是他dia的意思。”

哈雅蝶融入各族圈子

现年54岁的哈雅蝶是人力部长兼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的特别事务官,她于1988年嫁到怡保后,在2008年加入人民主行动党,成为大马首位加入该党的巫裔女性,之后成为古拉的助理。

她的工作和生活圈子以华人居多,不管是在霹雳、吉兰丹或吉隆坡,皆能融入各种族圈子,过任何一个种族的节日。

目前,她到各州处理身分证有问题的投诉,面对各种族都游刃有余,能够良好的了解他们的困难,再提供意见和帮助他们展开申请程序。

开斋节哈芝节最重要

哈芝节和开斋节是巫裔两大重要节日,其中又以后者的节日气氛较浓,庆祝时间较长。

哈雅蝶表示,其实巫裔只有两天假期庆祝这两个节日,有不少巫裔在开斋节休息较多天,纯粹是申请多几天的假期过节而已。

“霹雳的开斋节整个月都有气氛,如不少人办开放门户,但哈芝节就没有这样。当然,这也看个人,看他重视那一个节日,也看他是否理解其中文化或意义。”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