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龙坤:失眠美少年──宫斗剧小杂感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黄龙坤:失眠美少年──宫斗剧小杂感

最近宫斗剧正大行其道,香港无线电视《深宫计》播完以后,观众们来不及收拾情绪,就迫不及待地把对宫斗剧的观赏欲投射在《延禧攻略》。好几年前,看完从流潋紫小说改编的宫斗热播剧《甄嬛传》后,许多人甚至包括我会对接下来的宫斗剧有所期待,除了精彩的宫斗戏码,以及人心算计,最着迷的还是那些令人喜爱到无法自拔的台词,婉约的语气里隐藏着毒害,有时他们的对白直接道出对帝王、权力的爱恨,更叫人看得痛快。



想必大家还记得在面子书上传得沸沸扬扬,甚至多人用来恶搞致敬的“贱人就是矫情”、“臣妾做不到啊”吧?宫斗剧的魅力之所以存在,有时并不是它洒狗血般爱恨情仇,而是台词的力道,往往都可以直捣人心。

撇除宫斗剧的暗中较劲脑汁的厮杀,妃嫔们对皇上的爱意,更是让观众们思考的情节,有时不禁会问自己,到底在一个深深几许的后宫里头,爱情的模样是如何?而在那个尚未涌入现代爱情观的中国,后宫的女人们是如何处理自身和帝王之间的情感?

姑且原谅我剧透。近期热播的宫斗剧《如懿传》,如懿巧遇西洋画师郎世宁,郎世宁并且跟她提到西方的一夫一妻的制度,让如懿的思想带来一大冲击。过后,如懿把这起事件告诉爱新觉罗弘历(乾隆),而换来象征帝王、一妻多妾表彰的弘历的怪责。

如懿的心向往一人,那就是和他青梅竹马的乾隆皇帝,和早期《甄嬛传》的甄嬛许下的愿一样:“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但在原著和连续剧的下场,不管是如懿还是甄嬛,都事与愿违。有时看了原著小说后再看宫斗剧,明知剧情的感伤,它们还是有魔力让你去追看。想必,人们都对哀伤的事物有一种窥视欲。

近期的宫斗剧热潮让我想起在初中一那年,宫斗剧“始祖”《金枝欲孽》开播,引起了民间全民追剧的热潮,甚至娱乐版天天都在大篇幅报导台前幕后,或者主角从幕前斗到幕后的八卦新闻。

在那个透过租借无线电视剧光碟煲剧的年代,每一天都会前往光碟租借中心问柜台姐姐:“最新的一集出了未啊?”只要她回答必需再多等几日,内心难免会有一丝伤感。来到免费网络看剧的时代,那股对煲剧的感觉还真的不如以前。

1991年生,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想吃什么就什么,你要喂我吃也可以。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