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龍坤:失眠美少年──宮鬥劇小雜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黃龍坤:失眠美少年──宮鬥劇小雜感

    最近宮斗劇正大行其道,香港無線電視《深宮計》播完以后,觀眾們來不及收拾情緒,就迫不及待地把對宮斗劇的觀賞欲投射在《延禧攻略》。好幾年前,看完從流瀲紫小說改編的宮斗熱播劇《甄嬛傳》后,許多人甚至包括我會對接下來的宮斗劇有所期待,除了精彩的宮斗戲碼,以及人心算計,最著迷的還是那些令人喜愛到無法自拔的台詞,婉約的語氣裡隱藏著毒害,有時他們的對白直接道出對帝王、權力的愛恨,更叫人看得痛快。



    想必大家還記得在面子書上傳得沸沸揚揚,甚至多人用來惡搞致敬的“賤人就是矯情”、“臣妾做不到啊”吧?宮斗劇的魅力之所以存在,有時並不是它灑狗血般愛恨情仇,而是台詞的力道,往往都可以直搗人心。

    撇除宮斗劇的暗中較勁腦汁的廝殺,妃嬪們對皇上的愛意,更是讓觀眾們思考的情節,有時不禁會問自己,到底在一個深深幾許的后宮裡頭,愛情的模樣是如何?而在那個尚未湧入現代愛情觀的中國,后宮的女人們是如何處理自身和帝王之間的情感?

    姑且原諒我劇透。近期熱播的宮斗劇《如懿傳》,如懿巧遇西洋畫師郎世寧,郎世寧並且跟她提到西方的一夫一妻的制度,讓如懿的思想帶來一大衝擊。過后,如懿把這起事件告訴愛新覺羅弘歷(乾隆),而換來象徵帝王、一妻多妾表彰的弘歷的怪責。

    如懿的心嚮往一人,那就是和他青梅竹馬的乾隆皇帝,和早期《甄嬛傳》的甄嬛許下的願一樣:“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但在原著和連續劇的下場,不管是如懿還是甄嬛,都事與願違。有時看了原著小說后再看宮斗劇,明知劇情的感傷,它們還是有魔力讓你去追看。想必,人們都對哀傷的事物有一種窺視欲。

    近期的宮斗劇熱潮讓我想起在初中一那年,宮斗劇“始祖”《金枝欲孽》開播,引起了民間全民追劇的熱潮,甚至娛樂版天天都在大篇幅報導台前幕后,或者主角從幕前鬥到幕后的八卦新聞。

    在那個透過租借無線電視劇光碟煲劇的年代,每一天都會前往光碟租借中心問櫃檯姐姐:“最新的一集出了未啊?”只要她回答必需再多等幾日,內心難免會有一絲傷感。來到免費網絡看劇的時代,那股對煲劇的感覺還真的不如以前。

    1991年生,拉曼大學中文系畢業。想吃什麼就什麼,你要餵我吃也可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