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祖雄 越挫越勇 | 中国报 ChinaPress

Hero祖雄 越挫越勇

Hero祖雄因參加已停播的綜藝節目《康熙來了》爆紅,被票選為新一代同志天菜。
Hero祖雄因參加已停播的綜藝節目《康熙來了》爆紅,被票選為新一代同志天菜。

報導: 劉淑娟
攝影:盧淑敏



Hero祖雄熬過解約、零工作、銀行戶口剩3位數、試鏡頻被打槍等艱難日子后,因在《康熙來了》受封“同志天菜”,事業才有了起色,不料3年前卻爆出“疑似動粗”風波而再一次遭遇低谷。他過去數年的演藝之路雖荊棘叢生,但他仍保持陽光、正能量的形象,更不畏困境越挫越勇,仿若早已練就一身金剛不壞之身。

慾撇開同志天菜封號

Hero祖雄前往台灣發展前,在馬來西亞拍過上百支廣告,也曾演出《罪愛》、《斷掌的女人》、《黑色夕陽》等電視劇。簽約海蝶唱片成為宥勝師弟后,他因文化差異和口條問題,先是被安排主持旅游節目《愛玩客》。原以為借著主持累積經驗和人氣就可轉戰戲劇,不料海蝶經紀部因宥勝專輯賠錢而解散,間接影響到他與公司的合作。

恢復自由身后,他的主持約也到期,加上節目的回響並不如預期,長達半年無人問津。幾乎零收入的他只能靠吃老本過日子,最窮的時候,銀行戶口只剩下幾百塊,“那時候吃每一餐都在計較,每一天都要算錢就對了。”

當下面對迷茫和不確定的未來,他一度猶豫、自我懷疑,但仍不願就此放棄,他很快的奮起攀爬,積極自我增值。而那段時期考取的體重管理師、運動營養師、健身教練、廚師等執照終在2014年派上用場,他以“健身達人”身分再出發,更因精壯身材在《康熙來了》被票選為新一代“同志天菜”,初嘗走紅滋味。

《康熙》讓他順利走過演藝事業的第1個低潮期,而這個轉捩點也讓他大感意外。不過,他也因挂著“同志天菜”的封號,不時被砲轟消費同志,他無奈道:“我想撇開很久了,可是撇不掉。”之所以極力想擺脫標籤的原因,並不是歧視同志,而是:“如果三五年后還是這個稱號的話,那就代表我事業上沒有突破了。”

Hero祖雄學會低調處理感情事,直到結婚才會對外公佈。
Hero祖雄學會低調處理感情事,直到結婚才會對外公佈。

學會低調處理感情

受封為“同志天菜”的隔年,他被拍到與俄羅斯籍藝人女友安妮交往,正當眾人以為他愛情事業皆如意之際,卻在年底爆出他疑似對女友動粗的負面傳聞。儘管多次喊冤、澄清,但仍逃不過有色眼光的審視,當下的無奈和無助感,他是這么形容的:“那時候(事業)剛開始要起飛的時候,突然就直接墮機了…”

原本接連參演《哇!陳怡君》、《唯一繼承者》偶像劇,還推出健身工具書的他,在鬧出打人風波后,工作品質也大受影響。“在那之后就沒有這個等級的戲來找我了,等到下一部網劇,應該是一年多后的事情,但是規模算是小很多的。”

事隔3年再談起這段情,他直言:“那時候對我來講是個震撼教育,那種感覺就像是被冤枉去坐牢一樣。你明明沒有做這件事情,可是一旦別人覺得你有,你就不用狡辯了,因為不管講什么只會越描越黑,所以最后索性不講。反正相信我的人就會相信我,不相信我的人,講再多也沒有用。”

他不后悔當初公開戀情的舉動,但經過該次的“教訓”后,日后會學乖、學會低調,直到結婚后才會對外公布。“以前我會覺得談戀愛不是壞事,又不是找小三還是什么的不能讓人家知道,可是后來我發現不是這么的簡單…”撇開媒體再三追問感情事而模糊工作焦點,連帶粉絲也來參一腳,紛紛提出意見,使得一段單純的戀情變得更複雜,這也是祖雄最不樂見的情況。

“我覺得談戀愛應該是兩個人的事情,但結婚就不一樣,結婚變成是兩個家庭甚至更多人參與的事情。如果兩個人在一起幾年后證明適合相處,到了結婚階段公開,我覺得比較合適。”萬一女生要求公開呢?他笑稱會效法其他藝人,即使被拍到也堅稱“好朋友”,“我們不是在騙人,只是想要保留兩個人的空間,而不公開是不公開于大眾,但在兩個人的家庭、好朋友之間是公開的。

在事業上頗具企圖和野心的Hero祖雄,將以3年拍10部中國劇為目標。
在事業上頗具企圖和野心的Hero祖雄,將以3年拍10部中國劇為目標。

將負評轉為動力

近年大多藝人逐漸把事業重心轉移中國,祖雄也不例外。他2016年底決定北上發展,把台灣和馬來西亞以外的經紀約簽給愛奇藝旗下的果然天空經紀公司,之后為方便未來的工作安排,索性于去年5月搬到北京定居。

“以戲劇市場來講,不管是數量、品質還是價錢都好,中國和台灣都是不同等級的,那我一定也希望可以去中國拍戲。而且重點是,我不是台灣人。如果我是台灣人,我還要考慮離開家人等現實問題,可是對我來講,我在台灣跟在中國拍戲是一樣的,因為我都是在異地拍戲。”

對于常年離鄉背井的游子而言,要適應全新且陌生的城市並非難事。祖雄很快地融入北京的文化和生活習慣后,沒多久便接到首部中國電視劇《西夏死書》。而他過去在體能訓練上的成果也全派上用場,“他們(指劇組)都叫我‘全能小王子’,因為武打、騎越野車、滑板、跑酷等我都OK,他們都覺得我表現得很好。”

事實上,他獲得《西夏》劇組的高度評價前,早在各種試鏡活動上被打槍超過上百次,還曾被狠批“你根本不會演戲”。“我的個性是,你給我潑冷水,我當下會立刻想解決辦法。我會傷心、內心會崩潰,但是你看不出來。我現在試戲的成功率很高,是因為我從一個完全不會拍戲的人,不斷去試鏡,慢慢知道他們要什么、我應該怎樣去表演、表現…這是過去10年的經歷。”

這些年來的挫折和磨難,成就了現在積極樂觀的他。“我沒有刻意把負面的情緒收起來,而是那些負面的事情已經很難變成很大的阻力了,因為這一路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在事業上頗具企圖和野心的他透露,接下來將以3年拍10部中國劇為目標,原因是:“我現在這個階段,如果要要求好劇本、好導演其實很難,真的只能靠運氣。與其這樣,不如我先衝量,再量中求質,起碼中國戲劇的規格和規模,都會好過馬來西亞和台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