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祖雄 越挫越勇 | 中国报 China Press

Hero祖雄 越挫越勇

Hero祖雄因參加已停播的綜藝節目《康熙來了》爆紅,被票選為新一代同志天菜。
Hero祖雄因参加已停播的综艺节目《康熙来了》爆红,被票选为新一代同志天菜。

报导: 刘淑娟
摄影:卢淑敏



Hero祖雄熬过解约、零工作、银行户口剩3位数、试镜频被打枪等艰难日子后,因在《康熙来了》受封“同志天菜”,事业才有了起色,不料3年前却爆出“疑似动粗”风波而再一次遭遇低谷。他过去数年的演艺之路虽荆棘丛生,但他仍保持阳光、正能量的形象,更不畏困境越挫越勇,仿若早已练就一身金刚不坏之身。

欲撇开同志天菜封号

Hero祖雄前往台湾发展前,在马来西亚拍过上百支广告,也曾演出《罪爱》、《断掌的女人》、《黑色夕阳》等电视剧。签约海蝶唱片成为宥胜师弟后,他因文化差异和口条问题,先是被安排主持旅游节目《爱玩客》。原以为借着主持累积经验和人气就可转战戏剧,不料海蝶经纪部因宥胜专辑赔钱而解散,间接影响到他与公司的合作。

恢复自由身后,他的主持约也到期,加上节目的回响并不如预期,长达半年无人问津。几乎零收入的他只能靠吃老本过日子,最穷的时候,银行户口只剩下几百块,“那时候吃每一餐都在计较,每一天都要算钱就对了。”

当下面对迷茫和不确定的未来,他一度犹豫、自我怀疑,但仍不愿就此放弃,他很快的奋起攀爬,积极自我增值。而那段时期考取的体重管理师、运动营养师、健身教练、厨师等执照终在2014年派上用场,他以“健身达人”身分再出发,更因精壮身材在《康熙来了》被票选为新一代“同志天菜”,初尝走红滋味。

《康熙》让他顺利走过演艺事业的第1个低潮期,而这个转捩点也让他大感意外。不过,他也因挂著“同志天菜”的封号,不时被砲轰消费同志,他无奈道:“我想撇开很久了,可是撇不掉。”之所以极力想摆脱标签的原因,并不是歧视同志,而是:“如果三五年后还是这个称号的话,那就代表我事业上没有突破了。”

Hero祖雄學會低調處理感情事,直到結婚才會對外公佈。
Hero祖雄学会低调处理感情事,直到结婚才会对外公布。

学会低调处理感情

受封为“同志天菜”的隔年,他被拍到与俄罗斯籍艺人女友安妮交往,正当众人以为他爱情事业皆如意之际,却在年底爆出他疑似对女友动粗的负面传闻。尽管多次喊冤、澄清,但仍逃不过有色眼光的审视,当下的无奈和无助感,他是这么形容的:“那时候(事业)刚开始要起飞的时候,突然就直接堕机了…”

原本接连参演《哇!陈怡君》、《唯一继承者》偶像剧,还推出健身工具书的他,在闹出打人风波后,工作品质也大受影响。“在那之后就没有这个等级的戏来找我了,等到下一部网剧,应该是一年多后的事情,但是规模算是小很多的。”

事隔3年再谈起这段情,他直言:“那时候对我来讲是个震撼教育,那种感觉就像是被冤枉去坐牢一样。你明明没有做这件事情,可是一旦别人觉得你有,你就不用狡辩了,因为不管讲什么只会越描越黑,所以最后索性不讲。反正相信我的人就会相信我,不相信我的人,讲再多也没有用。”

他不后悔当初公开恋情的举动,但经过该次的“教训”后,日后会学乖、学会低调,直到结婚后才会对外公布。“以前我会觉得谈恋爱不是坏事,又不是找小三还是什么的不能让人家知道,可是后来我发现不是这么的简单…”撇开媒体再三追问感情事而模糊工作焦点,连带粉丝也来参一脚,纷纷提出意见,使得一段单纯的恋情变得更复杂,这也是祖雄最不乐见的情况。

“我觉得谈恋爱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结婚就不一样,结婚变成是两个家庭甚至更多人参与的事情。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几年后证明适合相处,到了结婚阶段公开,我觉得比较合适。”万一女生要求公开呢?他笑称会效法其他艺人,即使被拍到也坚称“好朋友”,“我们不是在骗人,只是想要保留两个人的空间,而不公开是不公开于大众,但在两个人的家庭、好朋友之间是公开的。

在事業上頗具企圖和野心的Hero祖雄,將以3年拍10部中國劇為目標。
在事业上颇具企图和野心的Hero祖雄,将以3年拍10部中国剧为目标。

将负评转为动力

近年大多艺人逐渐把事业重心转移中国,祖雄也不例外。他2016年底决定北上发展,把台湾和马来西亚以外的经纪约签给爱奇艺旗下的果然天空经纪公司,之后为方便未来的工作安排,索性于去年5月搬到北京定居。

“以戏剧市场来讲,不管是数量、品质还是价钱都好,中国和台湾都是不同等级的,那我一定也希望可以去中国拍戏。而且重点是,我不是台湾人。如果我是台湾人,我还要考虑离开家人等现实问题,可是对我来讲,我在台湾跟在中国拍戏是一样的,因为我都是在异地拍戏。”

对于常年离乡背井的游子而言,要适应全新且陌生的城市并非难事。祖雄很快地融入北京的文化和生活习惯后,没多久便接到首部中国电视剧《西夏死书》。而他过去在体能训练上的成果也全派上用场,“他们(指剧组)都叫我‘全能小王子’,因为武打、骑越野车、滑板、跑酷等我都OK,他们都觉得我表现得很好。”

事实上,他获得《西夏》剧组的高度评价前,早在各种试镜活动上被打枪超过上百次,还曾被狠批“你根本不会演戏”。“我的个性是,你给我泼冷水,我当下会立刻想解决办法。我会伤心、内心会崩溃,但是你看不出来。我现在试戏的成功率很高,是因为我从一个完全不会拍戏的人,不断去试镜,慢慢知道他们要什么、我应该怎样去表演、表现…这是过去10年的经历。”

这些年来的挫折和磨难,成就了现在积极乐观的他。“我没有刻意把负面的情绪收起来,而是那些负面的事情已经很难变成很大的阻力了,因为这一路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在事业上颇具企图和野心的他透露,接下来将以3年拍10部中国剧为目标,原因是:“我现在这个阶段,如果要要求好剧本、好导演其实很难,真的只能靠运气。与其这样,不如我先冲量,再量中求质,起码中国戏剧的规格和规模,都会好过马来西亚和台湾。”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