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彦运《回到“马来亚”》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刘彦运《回到“马来亚”》

好几年前非常火红的一个剧种就是穿越剧及穿越小说。所谓的穿越就是穿越时空,时空交错,让现代人与历史人物互相交会,甚至参与历史事件进程的发展,从中产生许多妙趣横生的故事,饶富趣味。其中较为火红的有从古代穿越到现代的《秦俑》、从现代穿越到古代的《步步惊心》《回到三国》等。



这是一种现代加历史,再加科幻想像的故事模式,确实能够抒发思古之情怀,影视剧或小说的作者能够借题发挥,通过历史人物批判现实,或以现实的政治文化观点批判历史,这似乎也符合意大利著名哲学家及历史学家克罗齐的著名命题:“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克罗齐史学思想的重要特征之一,是将“历史”和“编年史”进行了严格的区分,他认为:“历史是活的历史,编年史是死的历史﹔历史是当代史,编年史是过去史﹔历史主要是思想行动,编年史主要是意志行动。”他还认为,“当生活的发展逐渐需要时,历史就会复活,过去史就变成现在的。”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克罗齐这个著名的历史学命题,放在我国的现当代社会及政治现状,竟然成了最佳注脚。日前由我国经济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举办的“2018年土著及国家未来大会”,首相敦马哈迪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其中令人瞩目的是,首相马哈迪说:“若马来西亚开放让300万名中国人来我国购买产业,进而获得居留权,马来人恐无立足之地,甚至被迫从城市迁移到乡下,甚至森林。”

这是一个“熟口熟脸”的说法,这样的思维模式确实是马哈迪一贯的思维模式。历史的镜头似乎又转回青年马哈迪在撰写《马来人的困境》时的情景。在首相的思维底下,至今仍然认为马来人是没有竞争能力的,是需要保护的。

杞人忧天的想法

首先,所谓的300万中国人到来购买产业,或者希望到马来西亚居留,这个说法本身就是一个假设性的说法。除了到来投资、从商、工作或留学的中国人会长期在本国居留之外,真正有兴趣到来居留的中国人没有想像中那么多,因为我国各方面的条件和水平很多方面还未必比得上中国的一二线城市。来得比较多的是旅游度假的游客,这些人的到来对我国的经济有利无弊。

其次,首相的思维仍然停留在马来人或土著需要保护的年代。其实马来社会不论在政治、经济、文化或教育都处在一个发展的阶段,尤其是目前的资讯科技年代,掌握资讯科技及各领域技术的马来精英或知识分子不在少数。马来人再也不是五十或六十年代的马来人,整体的竞争力也提升许多。即使面对竞争,绝不会如此轻易的被赶到“森林”。这是杞人忧天的想法。

当然笔者不排除首相马哈迪的上述言论属于巩固马来社会支持率的一个政治策略,属于政治话语,若果真如此,则历史的政治模式又再重复,所不同的是,将“国阵”的招牌换成了“希望联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