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金亮:美好時光——初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周金亮:美好時光——初心

很多時候,路走遠了,我們就理所當然的忘了初心。也許很多時候,走著走著,因為面對生活中出現太多我們在最初夢想的草圖中無法想像和判斷而漸進的過程中,難於接受和無力承擔的規律,到最後就採取逃避,進而低頭認命,隨著放棄,跟著也就無所謂什麼初心、初衷了。



也有更多人可能看不到自己所選的路所具有的那無限大和可能而漠視了這個選項真正的和隱藏著的無限意義,到最後終其一生,就是打不開最後一扇窗、跨不過最後一道門檻,垮在現實常規底下,飲恨而終。

更有一些因自己所選擇的項目有幸給自己帶來了利益、功名和財富,也同時要自己面對人性和良知的考驗,在掙扎不停的衝擊下,不知不覺就放下了初心。也有一些或許隨波逐流,或許閒雲野鶴般來去自如,瀟灑不羈,一塵不染的飄逸一生。也是初心啊!都是也許。

翻閱真正成功的事跡,我們都不相信這些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習慣把那些成功偉人的言行摘錄,正面思考的人把那一切當成榜樣、理想;抱著負面角度看待人生的朋友就把那所有的理論和個案當著是美麗的謊言。不論如何都好,人各有志,一樣米飯養千萬人。

因為要為一台花鼓燈舞蹈的演出製作音樂,2018年8月17日飛北京轉安徽蚌埠市,在蚌埠市呆了三天兩夜,看舞蹈演員排練,與導演討論設定音樂的創作和製作方向,更在第二天黃昏下鄉到中國花鼓燈第一村馮嘴村——馮嘴村也是花鼓燈表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馮國佩大師的故鄉,拜訪了馮嘴花鼓燈藝術團,與花鼓燈藝術總監,也是馮國佩大師傳人金明老師以及團員進行交流並共進晚餐。

從傍晚到華燈初上,我在馮嘴村經歷了樸實平和的美好時光,看了團員的排練、參觀了花鼓燈紀念館、飽嘗一頓地道私房佳餚的同時也錄下了一段又一段同座的清唱,聽他們解說每首歌謠背後的意思,嘗試理解民間藝術是如何代代相傳,在漫長悲歡歲月長河中,又是誰把一首首民歌來譜寫和傳唱?

夜色中,我告別了那群新交的朋友,那群淳樸的民間藝術家,他們是農民也是村民。揮手間我望著昏暗夜幕下他們情感靦腆的神色以及和藹可親的微笑,我們互相說再見,但是我想,再見也許真的不知是何年何月何日了。於是心裡默默祝福他們健康快樂。

回途中,陪伴我這次采風的導演,也是中國國家一級舞蹈家於曉雪教授問我:“他們不捨的是什麼呢?”教授說:“他們不捨的,是我們這一離開,他們又得回到農民的身分了。”

我愣一下,車上一片寂靜,我不禁自問,千里迢迢來到異鄉,在這片陌生土地,我尋找的又是什麼?是為了要達到音樂製作成品的真正藝術水平?是自己真的迷戀這個藝術類別而想為之作出推廣?或這趟漂洋過海,只是簡單的要交出一部可滿足買方要求和期盼的成品?說白了,就是移花接木,到最後可不就是為了酬勞。這一離開,我才從別人眼中的藝術家,回到平庸者的身分啊!

初心是什麼?

周金亮——馬來西亞著名唱片製作人、詞曲創作人、歌手、樂手,精通古典吉他。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