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新馬來西亞有多新? | 中国报 ChinaPress

王振文:新馬來西亞有多新?

有一對夫妻結婚了30年,太太忽然心血來潮電了一頭捲髮、做美甲,還買了新的性感睡衣,回到家后刻意在老伴面前走在走去,丈夫卻不為所動,沒說半句讚美的話。太太生氣了:“死老頭,我的新髮型、新指甲油、新睡衣,你瞎了沒看見嗎?”



丈夫望了太太一眼,慢條斯理地回答:“新?妳不還是那一個愛亂花錢、亂發脾氣、口無遮攔的老太婆?”

從兩性的角度來看,許多人勢必會責備丈夫不解風情、不知好歹;但丈夫提出的疑問也不無道理:外表看似新的,骨子裡卻一成不變,有什么意義?

新鮮感,是有賞味期限的。新政府,亦是如此。

我國上周慶祝建國以來首次政黨輪替后的首個國慶,首相敦馬稱之為全新的、第二次獨立,媒體也把舊政權崩盤后的我國稱作“新馬來西亞”。

重獲自由固然可喜可賀,但是從一個實則領導過國人所極力推翻的前朝政府達20余年的人嘴裡,聽見第二次獨立,感覺還是很詭異——該不會不久后,還有媒體封他為“新馬來西亞國父”吧?

但最令人心驚膽顫的,莫過于當敦馬說限制首相任期為兩屆對他而言不是問題,如果有一位首相可以在位至百歲,也算是締造了世界紀錄。

新鮮感撐不久

等等,不是說好只是過渡首相?怎么現在盤算著要在位至百歲、創什么紀錄了?

雖然敦馬事后重申會履行協議,兩年后交棒給安華,但他翻臉跟翻書一樣快、頻頻改口風的態度,以及對外界指控的全盤否認,無疑還是加深了人們對“馬哈迪主義”的不安及疑慮。

說句公道話,第14屆全國大選落幕至今才短短幾個月,要新政府馬上有所作為,確實強人所難。

這也是為何即便希盟只成功推行了百日十大新政的其中兩項,國人尚願寬恕;即使希盟領導人回應說“當初擬定競選宣言時,沒想過會執政中央”、“已盡最大努力,故無需道歉”,國人似乎也欣然接受;變天后首個國慶,舉國上下更是歡欣鼓舞。

然而,這股欣喜能持續多久?這份新鮮感能又維持多久?一旦新鮮感褪去,一旦新政府給予的新希望遲遲未實現,或是一個接一個地破滅,明年的國慶日,人們是否還會熱情不退、熱烈慶祝呢?

新政須迎頭趕上

新,並非自己說了算。並非我們說是新馬來西亞,這國家就是簇新的了。

我們得認清的是,所謂的新馬來西亞只是一個口號、一個願景,而非現實的全部。

雖說家庭主婦如今可享有公積金,拖欠高教基金貸款者獲准自由出國,反假新聞法令也已被廢除,但送走了GST迎來SST,推行了數十年的種族配額制並未隨著國陣政府倒台而結束,獨中統考文憑還是沒有獲得政府承認,這時又傳出首相公子獲得官聯企業千萬令吉合約的消息,國慶日前夕發布的研究報告亦顯示國內青年認為新政府保有前朝的個性及文化……新馬來西亞究竟有多新?你我心裡有數。

希盟政府接下來最大的挑戰,就是要縮小願景與現實之間的差距,並趕在新鮮感褪去前,從制度上落實改革,從政策上推行新政,而非單靠一張嘴,以為反覆把新馬來西亞掛在嘴邊,人民就會被洗腦而信以為真。

就像換了新髮型、穿上新衣裳,假如個性不改、脾性依舊,所謂的新也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