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时尚“表”态‧施巴斯汀(Sébastien Arcidiacona)小零件找到精确人生

腕表虽小,但里面有很多技术诀窍,复杂程度令人叹为观止,而把这些小零件组装在一起以成就一个完美的手表,那需要怎样的工作程序和工作态度呢?

报导/图:子若

在两座钟表城匆匆却又充实走一回之后,最后一个采访任务就是前往LMEC微型机械工作室探个究竟。坐落在一栋不起眼的楼层里,沃夫冈按了门铃,前来应门的是施巴斯汀(Sébastien Arcidiacona)。

施巴斯汀指出,他的日常工作就是跟细微的零件打交道。

一踏进去,如同沃夫冈所言,所有钟表工场都有一列大大的窗户,LMEC工场也不例外,室内的自然光线非常充实,对我而言,窗外怡人的雪景可以让人在工作累了之时,成为最好的解压画面呀!

在不算大的工场里,摆置了大大小小的机器,在沃夫冈充当翻译员的角色下,方知道这工场不只是做手表零件,也制作支援钟表匠人所需要的手表工具。

施巴斯汀以法语回答道,自幼就对钟表制作有浓厚的兴趣,但他专攻微观力学(micro-mechanics),专长于手表工具制作,花了8年时间在学校进行学习与训练,那是因为“精确”是这门科系的基本要求,“专注力”更是钟表业者需要的基本条件。

过去19年来,他为周围的钟表品牌制作与供应组装手表的工具,“我们并非进行生产工作,而是小量制造各种微型工具。”他对我坦言,离其工场不远处有一家进行大量生产的品牌,叫着比亚尚(Bergeon),“那是一家有悠久历史的品牌,他们专门为表匠生产林林总总的手表工具。”

伏案装配眼手大考验

有没有很好奇手表工具有哪些呢?这就给大家略略列出来,计有:放大镜头圈、油针、工具垫、活动外螺圈、梢钉、抹金布、风球、生耳叉、开表器、螺丝刀和它的连旋转座、消磁机、机芯垫、高精度装针机、摄子、铜扫笔等。

“我们每天生产最多10个零件或是工具,而工场里所见的机器都是属于高科技的机械。”施巴斯汀说,他也会按照表匠针对新机芯的制作要求,为对方打造各种适合的组装工具。沃夫冈说,施巴斯汀就是工具创造者呀!

我会在这个工场里待上一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到底要做些什么呢?在施巴斯汀的协助下,我穿上了白色工作服,像他那样在头上戴着小型放大镜,并且坐到工作台前,尝试亲手装配一只手表,工序从入指针到装上表带为止。

这都是用来组装手表的工具。
这都是用来组装手表的工具。
这都是用来组装手表的工具。
这是生产手表工具的大品牌。

认真耐性让人折服

单单是维持伏案的坐姿已是莫大的考验,更何况,制表匠人需要长时间坐着,不但考验耐力,还要保持心思细腻,手部灵巧而稳健,眼神专注,把那些细微得令我深怕一个呼吸就能把它呼走的零件,一一安装进表盘上、表壳内,半点差错都不能有,因为手表追求的终极目标就是“精确”!

施巴斯汀对我说,作为一个好的制表师,他需要喜欢上这份任务,因为他们的日常是跟细微的零件打交道,必须付出很多耐性,并且是一件相当累人的事,他笑称:“如果你感到不舒服,千万别去碰那些零件,因为一定会碰钉子。”玩笑中尽显认真的需要,听了,只有让人更加折服!

虽然到最后,我还是领了张制表技术证书,但自知耐心与静心根本与他们相差十万八千里,领得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在大自然绝美中诞生的拉绍德封和勒洛克勒人,看尽了冬去春来,夏尽秋初的绝美景致,他们知道无法做到人定胜天,却也不意味着他们听天由命。他们选择了在孤寂的环境里,闯出一条需要用寂美来完成的钟表志业。

哪怕隐身在遥远僻静的侏罗(Jura)群山里,这群制表匠人也为世人所知、所敬仰,因为有了他们,时间因此找到了最好的归宿,人们在小小的手表里找到精确人生!

在工作台前,参访者可以亲身体验组装手表的每一个步骤,从指针到装上表带,这里头每一个步骤都在考验一个人的灵巧与耐性。
亲手完成组装手表的步骤后,还可以领一张制表技术证书。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