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時尚“錶”態‧風雪雙城 見證鐘錶風雲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瑞士時尚“錶”態‧風雪雙城 見證鐘錶風雲

我國有一棟引人為傲的摩天大樓“雙子塔”,英國有一部感人肺腑的長篇小說《雙城記》,在瑞士則有“雙子城”拉紹德封(La Chaux-de-Fonds)和勒洛克勒(Le Locle)。不論是一棟樓、一部書,抑或一座城,它們之所以存在於世,就是為了激動人心而來!在瑞士寂寂的侏羅(Jura)群山裡,有一群人將椎心刺骨的嚴峻氣候,轉化成寧靜致遠的匠人精神、匠心情懷,在必須耐得住孤獨的技藝與刻苦裡書寫鐘錶雙城記,從而推開了一道低調不來的鐘錶王國大門,從此聞名於天下!今年三月間,《中國報》特約記者前往這兩座人煙不多的山城,借當地的漫天風雪,向大家敘述它們如何走過時間風雨,終成就當代瑞士之鐘錶風雲!



20180906watch01

報導/圖:子若

踏著風雪 探訪瑞士時間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時間叫“瑞士時間”,指的是時間之於瑞士人的重中之重,正因為他們對時間的絲毫不怠慢,以致於他們對報時工具也絕不馬虎。這就來瞧一瞧瑞士鐘錶之鄉──拉紹德封和勒洛克勒憑什麼能耐獨步天下?

置身在鐘錶核心城市,怎能不到拉紹德封城內的國際鐘錶博物館去參觀呢?這裡頭有4500件展示品,有從古早味的懷錶到美不勝收的藝術吊鐘,林林總總造型的壁鐘,以及現代各大品牌的經典腕錶系列,它們全都是時間的參與者跟見證者,比起你我都更瞭解時間的來來與去去。
置身在鐘錶核心城市,怎能不到拉紹德封城內的國際鐘錶博物館去參觀呢?這裡頭有4500件展示品,有從古早味的懷錶到美不勝收的藝術吊鐘,林林總總造型的壁鐘,以及現代各大品牌的經典腕錶系列,它們全都是時間的參與者跟見證者,比起你我都更瞭解時間的來來與去去。

每年三月,瑞士都會特別熱鬧。那是屬於時間的季節,全球跟鐘錶事業有關的人們都會赴一場時間盛會,蜂擁到瑞士西北方、萊茵河流淌而過的邊上小鎮──巴塞爾(Basel)。

在三月間,有“文化之都”之稱的巴塞爾,都會選擇在這個仍被冬天寒意糾纏的春天裡,向世人展示瑞士鐘錶界在過去一年,以匠人精神,用破斧之心,打造出來的一個個巧奪天工腕錶,盛意拳拳。

當所有鐘錶業界的人以巴塞爾作為起始站和終點站,《中國報》特約記者在瑞士旅遊局的安排下,決定前往旅人一般都不會到的瑞士鐘錶故鄉去追本溯源。惟有歷史會告訴人們,今天之所以會成為今天的一切所以然。

在首都伯恩(Bern)的酒店用過早餐後,整起厚重冬裝,冒著綿綿細雪往火車站方向前去,乘搭通往拉紹德封(La Chaux-de-Fonds)的列車。路上,白雪不停止漫天飛落;窗外,但見白皚皚的雪舖滿山與地。

這趟列車正前往的是海拔1000公尺的拉紹德封,那是瑞士海拔最高的城市。不問而知,在前方迎接我的,會是何等酷寒天氣呀。果然不出所料,踏出列車,高山上寒風刺骨。

寒冬,農夫製造零件不幹務農

老早在那兒等著的導游沃夫岡(Wolfgang F.Carrier),甫見面,他就囑咐我趕緊鑽進他的車子,哪怕車站與下榻酒店距離並不遠,也無法步行前往。

他知道我來自熱帶國家,以一種體恤的語氣跟我說那裡的天氣狀態,“我們有一個說法,那就是這裡只有兩個季節……”我心想:大馬有雨季和旱季,他們呢?他居然回答道:“上一個冬季和下一個冬季。”我望著他,笑了,他繼續說道:“我們可以有長達七個月的冬天啊!”

據資料顯示,這裡有個叫La Brevine的村莊,被稱為“瑞士的西伯利亞”,這裡保持著瑞士最低氣溫的記錄,最低零下41.8攝氏。當我們都在懊惱如此惡劣天氣,當地人可以做什麼呢?

恰是如此大自然給的嚴峻條件,以致於當地的農夫在長冬中無法干務農的活兒,因此樂於把時間用來賺外快,那就是跟當地鐘錶工廠承接製造零件的工作項目,才不至於把整個寒冬荒廢掉。他們老早就知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這趟山城之行,主要是一次過把拉紹德封,以及離它幾公里之外的瑞士第三小城勒洛克勒(Le Locle)完整看一回。它們隸屬納沙泰爾(Neuchatel)州,是該國向世界發送的一張擲地有聲名片!

在先后發生的火燒城事件后,兩座城市的規划以有利于鐘錶業發展為主軸,重建的城區有長而寬的街道,道路和屋子平行排列,就像是大棋盤。
在先後發生的火燒城事件後,兩座城市的規劃以有利於鐘錶業發展為主軸,重建的城區有長而寬的街道,道路和屋子平行排列,就像是大棋盤。

鐘表雙城瑞士人的驕傲

勒洛克勒比拉紹德封誕生得早,到了十七世紀中期,兩個地方都有老百姓居住,形成一個有活力的社區,再來看一看沃夫岡出示的一組數據:

1750年,拉紹德封出現了68個鐘錶製造者;直至1900年,全球售出的鐘錶中,有55%產自於此地。

在用過午飯後,沃夫岡用車子先載我在拉紹德封城裡轉一圈,主要是讓我見識它那獨具一格的城市規劃。他說,這一切始於一場大火,在此事上,印證了老生常談的“把危機當轉機”這句話。

沃夫岡本身也是一位鐘錶愛好者,在介紹瑞士鐘錶雙城記的過程中,小城故事多使他滔滔不絕,小城立大業更是讓他引以為傲。
沃夫岡本身也是一位鐘錶愛好者,在介紹瑞士鐘錶雙城記的過程中,小城故事多使他滔滔不絕,小城立大業更是讓他引以為傲。

那是發生在1794年及1833年的兩場大火,先後破壞了拉紹德封和勒洛克勒兩座城,兩座城區因此獲得重新規劃的契機。

在這項重建計劃中,他們採用理性而務實的城市規劃,一切皆以有利於鐘錶發展為先。因此,新城區有長而寬的街道,道路和屋子平行排列。簡單而言之,就像是大棋盤。

這個佈局除了有減低連環火燒屋的風險,同時,也確保每間屋子都能直接獲得陽光照射,以及新鮮的空氣,即使是工人階級的公寓。

另外,我還發現到,絕大部分屋子都有一列列整齊的大窗戶,尤其是在頂樓,“鐘錶工匠需要大自然的陽光用作照明用途,如果你看到有類似的窗口,說明那個空間曾經或現在是鐘錶匠工作的場域。”

1830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這兩個鐘錶的故鄉經歷城市化的過程,拉紹德峰有4萬人,勒洛克勒則有1萬3000人。據他透露,在1900年,這裡出現4000家小型鐘錶公司,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人涉足鐘錶工業!

由於製錶的過程清潔,無污染、無噪音且原料少,所以,它具備家庭式或遍遠地區製作的有利發展條件,完成以後,陳品小而輕,構不成運輸的問題。

所以,哪怕最終成為名揚天下的著名工業,這兩座城市面貌並沒有出現冰冷且乏味單調的“工業城市”特徵,這全都歸功於此工業和此城市規劃。

由於兩座鐘錶城是屬於19世紀瑞士鐘錶工業時代的特殊產物,如今,它們不單保留當年的城市面貌,並且活力持續當中,如此老而鮮明的模樣,使得雙城在2009年被納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中。

在鐘錶故鄉走一回,沿著指示牌而走,沿路就能看到世界知名鐘錶品牌的蹤影。
在鐘錶故鄉走一回,沿著指示牌而走,沿路就能看到世界知名鐘錶品牌的蹤影。

聲名顯赫給小城鍍金

在通往勒洛克勒的沿途上,他可興奮極了,一路上介紹跟這個小城有關的鐘錶人物與品牌。當他知道我曾經專訪過Swatch集團創始人已故海耶克(Nicolas G. Hayek)時,他臉上露出了驚訝。

對他們而言,海耶克畢生在瑞士鐘錶業建樹良多,但最為人熟知的,是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日本石英錶衝擊下,當地鐘錶業面臨岌岌可危的局面,是他帶領瑞士重返鐘錶霸主地位,因此有“瑞士鐘錶教父”之稱,當地人對他抱持一份敬重。

他隨後如數家珍般數著Swatch集團旗下品牌與勒洛克勒的溯源,“看你的那邊,那是天梭(Tissot)的大工廠,它是這裡的老字號了,早在1853年就豎立在此鎮,一個非常重要的腕錶品牌。”

“正如我先前告訴你的,很多鐘錶製品牌都是從家庭式開始的,再向前點,那是天梭錶開始的老地方。”、“還有,這些工廠都是為Swatch集團或其他品牌生產鐘錶零件。”

此外,世界鐘錶業的赫赫人物、陀飛輪發明者寶璣(Abraham Louis Breguet ,1747年─1823年)於1794年年尾,他從納沙泰爾去到了勒洛克勒,並在那裡設立了一個工作室,如今依然存在。

翌年,他回返法國巴黎,那一年,正是陀飛輪橫空而世的一年,鐘錶技術的豐收年。至於山城之行是否給過他推動力和靈感,後人不得而知,卻充滿想像。

為了讓我更貼近那些名聞遐邇的鐘錶品牌的誕生地,他特地載我繞城一圈,“再往下走,左邊有Ulysse Nardin(雅典錶)!那也是一家誕生於此地的著名鐘錶公司。這就是了,那藍色大樓。”

“我們快要靠近Zenith(真力時)了!那是喬治法柏賈克(Georges Favre-Jacot)於1865年成立的公司,他是自製腕錶的先鋒……”這都是聲名顯赫,如雷貫耳的名字啊,悠遠而真實的歷史給這座城鍍上了金,不為炫耀,只為珍而重之!

地靈人傑走遍雙城不覺累

沃夫岡還說,這雙城也是好些名人誕生的地方,當中伯特萊(Abraham-Louis Perrelet,1729年─1826 年)就是道地的勒克洛勒人。

他被喻為瑞士最偉大製錶匠之一,才華橫溢的他在兩百多年前就創製出自動上鏈機芯,更是公認的“機械手錶之父”。

小城雖幅員不大,卻是地靈人傑。在沃夫岡的帶領下,我來到了“白宮”布蘭奇宅邸(Maison Blanche),那是世界著名建築家勒科布西耶(Le Corbusier,1887年─ 1965年)於1912年為父母所建的房子,這個屬於他早期作品首度採用了其建築技術。

當天拜訪時,滿園滿山都披上了白色外裝,在藍天襯托下,與白宮的建築主體相映成趣,關於拉紹德封的歷史,有一半是坐在這裡頭傾聽沃夫岡述說的。

原來是一名鐘錶雕刻匠的勒科布西耶,因眼疾問題轉而走在建築與室內設計的路上。他素來被稱為“功能主義之父”,他有17件建築作品被納入世界遺產名單,此圖中的“白宮”是他早期的實驗室。
原來是一名鐘錶雕刻匠的勒科布西耶,因眼疾問題轉而走在建築與室內設計的路上。他素來被稱為“功能主義之父”,他有17件建築作品被納入世界遺產名單,此圖中的“白宮”是他早期的實驗室。

在這篇文章裡特意提起他,不光是因為他是大名鼎鼎的建築家,更多是他出生於拉紹德封的鐘錶工人家庭。沃夫岡透露,他原本也追隨父親的腳步,當個鐘錶雕刻匠人,“當時,他們是為懷錶的錶殼進行雕刻設計。”

勒科布西耶展露了非凡的天分,“可惜的是,後來眼睛不幸出了狀況,半途換道,轉向了室內設計。”他說,健康問題使勒科布西耶走上了建築設計之路,“不管是在鐘錶或是建築領域,都跟藝術有關。”

山南山北走一遍,這兩座城無處不是故事,沃夫岡本身是一位鐘錶愛好者,說起鐘錶雙城記,他是引以為榮且滔滔不絕,全無半點累意。

倒是我,因為要在最短時間內以最快速度消化厚如山的資料,以致於偶爾不小心放空,只要看眼前這位資深生活者的盛意,就不得不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了。在山城裡的時間,只要有多出的一丁點時間,他都會想方設法載我前往不在規劃中的地點。

當他沿著山路載我直達城外如入無人之境的農村地帶時,看著一覽無遺的白山丘、雪野地,荒涼中的美到極致。彼時彼刻,只有感動,所有倦意都彷彿冰封在雪地裡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