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玲:葉家烏賊——沒有pantang這回事 | 中国报 ChinaPress

葉歡玲:葉家烏賊——沒有pantang這回事

在巴士尾排座位上,身旁來了三名女子,聽她們說話口音是中國北方人。一名南大生,兩名是她朋友也都是留學生,剛來這座城不久吧?前來探訪她。巴士開離南大校園,途經組屋區時,其中一名女子指向窗外組屋底樓問:“咦,那是怎麼了?”



朝她所指方向望去,組屋底樓的空間擺滿桌椅,白布裝飾著桌台,乍看以為是喪事,適逢農曆七月華人傳說中的“鬼節”,老人心裡有了這麼個底,無常老兄來或不來,自己給疑心病先拉跌一跤,農曆七月若做個統計,歸天老人總數提升也不無道理。

仔細看,空間經過精心佈置,白色椅套的背部繫著精巧水藍色蝴蝶結;每張桌上裝飾著一簇花;一組樂隊在敲打羊皮鼓,再瞧座上賓客男子身穿馬來服、圍上Songket,女子打扮艷麗,芭雅服藍的紫的像綻放的花,原來是馬來喜宴!

新加坡祖屋高腳屋式建築設計就有這麼個特色:底樓空置的公共地區可是多功能公眾會堂呢!誰家孩子滿月在底樓擺自助餐,親友全來道賀,人人喜上眉頭。幼兒園小孩搞生日派對,老師在底樓貼綵帶綁氣球,師長談笑,小孩玩鬧。哪家老人呼吸不順一不小心斷了氣也在這裡設靈堂,子孫穿上孝服,治喪親友點香鞠躬,還有道姑、和尚打齋誦經,超度亡魂。

跟馬來西亞不一樣,華族的白事、紅事像棋子,楚河漢界分得清。婚宴、彌月之喜、壽慶等,要麼上餐館慶祝,要麼在獨中大禮堂舉行,不然就在自家歡慶。喪家辦白事也有設在祖家,也有上殯儀館的。別說途經殯儀館時,長輩往往步履匆匆,面孔不安;白事、紅事在同樣地點舉辦?人們怎麼不“啐,啐,啐!”高喊大吉利事!

至于馬來同胞的喜事,一般在甘榜大事設宴或者在新住區把街巷堵起來搭棚歡慶,和華族喜宴在同一個地點舉行,絕對反常和見不著。

據新加坡朋友說,這裡寸土寸金,在餐館、酒店設宴價格高昂,若不想一輩子努力掙得的一點積蓄落入別人手中,就得做出犧牲,喜宴挑週日舉行以節省開銷。結婚花了一筆,若要辦彌月之喜,當然在組屋樓下宴請最經濟。至于往生者從組屋樓下“過渡”去另個世界,即靠近生前家園,也方便治喪者尋停車位等,設靈堂更是免租金。這麼說來組屋樓下的空間,自然成了平民生老病死的匯聚點,有生命之始也有生命之終。這裡的椅凳若有靈,還能聽見紅白事以外的各種故事。

清晨,腰背佝僂的老人在此喝茶聊天,靜脈虯結的手舉棋不定,雙炮將!——對方已獲勝!孤僻些的則呆在一個角落,兩眼死死望著沒有人。早餐時間一過,女傭推著嬰兒車紛紛湧向這裡。一邊餵奶孩吃奶,哄他們入睡,一邊以鄉音歡歡喜喜聊起來。午休時段,組屋附近若有建築地盤或整修工作在進行,這裡的棟樑一隅橫豎就躺了一幅幅一動不動,一倒下來打鼾聲就此起彼落的身體。三更半夜,不難撞見情感熾烈的情侶在此接吻親熱、手悄悄伸進對方衣底放縱……

如果你到獅城來,凝視組屋底樓的各種故事,未嘗不是一道獨特風景。得到的樂趣,別具風味。

葉歡玲——外號烏賊,愛書墨,不善言辭,在大自然的懷抱裡快樂似孩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