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没有pantang这回事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叶欢玲:叶家乌贼——没有pantang这回事

在巴士尾排座位上,身旁来了三名女子,听她们说话口音是中国北方人。一名南大生,两名是她朋友也都是留学生,刚来这座城不久吧?前来探访她。巴士开离南大校园,途经组屋区时,其中一名女子指向窗外组屋底楼问:“咦,那是怎么了?”



朝她所指方向望去,组屋底楼的空间摆满桌椅,白布装饰著桌台,乍看以为是丧事,适逢农历七月华人传说中的“鬼节”,老人心里有了这么个底,无常老兄来或不来,自己给疑心病先拉跌一跤,农历七月若做个统计,归天老人总数提升也不无道理。

仔细看,空间经过精心布置,白色椅套的背部系著精巧水蓝色蝴蝶结;每张桌上装饰著一簇花;一组乐队在敲打羊皮鼓,再瞧座上宾客男子身穿马来服、围上Songket,女子打扮艳丽,芭雅服蓝的紫的像绽放的花,原来是马来喜宴!

新加坡祖屋高脚屋式建筑设计就有这么个特色:底楼空置的公共地区可是多功能公众会堂呢!谁家孩子满月在底楼摆自助餐,亲友全来道贺,人人喜上眉头。幼儿园小孩搞生日派对,老师在底楼贴彩带绑气球,师长谈笑,小孩玩闹。哪家老人呼吸不顺一不小心断了气也在这里设灵堂,子孙穿上孝服,治丧亲友点香鞠躬,还有道姑、和尚打斋诵经,超度亡魂。

跟马来西亚不一样,华族的白事、红事像棋子,楚河汉界分得清。婚宴、弥月之喜、寿庆等,要么上餐馆庆祝,要么在独中大礼堂举行,不然就在自家欢庆。丧家办白事也有设在祖家,也有上殡仪馆的。别说途经殡仪馆时,长辈往往步履匆匆,面孔不安;白事、红事在同样地点举办?人们怎么不“啐,啐,啐!”高喊大吉利事!

至于马来同胞的喜事,一般在甘榜大事设宴或者在新住区把街巷堵起来搭棚欢庆,和华族喜宴在同一个地点举行,绝对反常和见不著。

据新加坡朋友说,这里寸土寸金,在餐馆、酒店设宴价格高昂,若不想一辈子努力挣得的一点积蓄落入别人手中,就得做出牺牲,喜宴挑周日举行以节省开销。结婚花了一笔,若要办弥月之喜,当然在组屋楼下宴请最经济。至于往生者从组屋楼下“过渡”去另个世界,即靠近生前家园,也方便治丧者寻停车位等,设灵堂更是免租金。这么说来组屋楼下的空间,自然成了平民生老病死的汇聚点,有生命之始也有生命之终。这里的椅凳若有灵,还能听见红白事以外的各种故事。

清晨,腰背佝偻的老人在此喝茶聊天,静脉虬结的手举棋不定,双炮将!——对方已获胜!孤僻些的则呆在一个角落,两眼死死望着没有人。早餐时间一过,女佣推著婴儿车纷纷涌向这里。一边喂奶孩吃奶,哄他们入睡,一边以乡音欢欢喜喜聊起来。午休时段,组屋附近若有建筑地盘或整修工作在进行,这里的栋梁一隅横竖就躺了一幅幅一动不动,一倒下来打鼾声就此起彼落的身体。三更半夜,不难撞见情感炽烈的情侣在此接吻亲热、手悄悄伸进对方衣底放纵……

如果你到狮城来,凝视组屋底楼的各种故事,未尝不是一道独特风景。得到的乐趣,别具风味。

叶欢玲——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