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重建的艰难与可能 游枝:监督权的原则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财经重建的艰难与可能 游枝:监督权的原则

这个时候就嫌新政府的经济策略不稳定,善变又怀疑不会好得过前朝旧政,如果是旧政权的遗臣或在政局大异变后失去过去不当得利的怀恨者,又或者与前朝当权人在另有用心的政治路线上有互相配合的别有居心人,嫌得那么急又那么快,就有背景因由可根据。



如果本心仍在自己良知本位上以国家政局为考量,尤其是票投希望联盟的新政局创造的一份子,在新政府从一片凌乱的局面才开始一点一滴重拾山河的起步时刻,就以负面的思考又带着早早失望的态度看待新政府,一是太快忘记本来的期待与努力,达成弃旧迎新的大功劳,一是自己忘了拿今天跟昨日作各方比较,在对政治流向造成的严重性似乎不够洞察力。

国民监督政府,这项国民权利,在希望联盟主政以来,已经明白的实现,反看过去那些年,自己反思一下,你享用监督政府或自由的表明跟政府意见对立的权利了吗?又或者可以不同意政府的决策。不过,你的见解旧日政权听了几成又或者你作你反对,政府还是一成不变的不听你的意见。

监督不跟反对混同

政府受国民监督,是民主国家的条件,不过,不等于国民的批评就是决策。

国民以庶民的名分提出意见甚至作出反对,是国民的基本权利,也是国民义务,但是不是单行道方式的国民论政,国民既要求判断,也得确认自己严守公正的权利行使原则。

最重要的,是监督具备的共同用意,不存在明显对立,更不能涉及有预设目的,也就是说,即使意见出现对立,也不是要挑毛病,更不是要作弄,阻挠到政府的国政运作。

要分清楚的,是个别国民的政治见解,不等于如反对党的相同目的。

反对党对政府的滥督,免不了有党利党益的用意,也就减低了监督的真正功效。

个别国民的监督权,可以跟反对党同调。

不过,不必受反对党的党利党益左右。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