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蘿夏:入微——阿Q與差不多先生 | 中國報 ChinaPress

亞蘿夏:入微——阿Q與差不多先生

小時候,許多青年哥哥姐姐時會諷刺一些人:他是阿Q。這個人是差不多先生。



〈差不多先生〉是胡適早年一篇諷世短文。文裡的差不多先生,從來處事都是馬馬虎虎得過且過。從不探索真實與真理。他的口頭禪就是模稜兩可的:或者、可能、也許是,大概、據說、差不多。

差不多先生一生待人處世就是這樣自以為圓滑的糊里糊塗過了。他可不理差之毫釐失之千里。這樣的國民,國家當然不可能有什麼光明前途。

胡適先生這篇文章雖然不是經國大典,卻是影響世人最深,奇怪現在幾乎見不到這篇短文了。

阿Q是魯迅先生痛心疾首創造的小說人物,以前的人沒有不知道阿Q這個虛幻小人物,小說〈阿Q正傳〉也是青年男女必讀。龍族對阿Q的痛心疾首,幾乎與提起八國聯軍與鴉片戰爭的恥辱差不多。

魯迅這本《阿Q正傳》可得十個諾貝爾文學獎有餘。故梁園先生說:這本書超越諾貝爾文學獎。一語中的。

魯迅活生生的抓住了民國初年龍族小人物可憐可鄙更可悲的性格特點。可以說很多人在阿Q身上看到自己的“性格潛質”。

阿Q與鴉片煙民,是當年有志氣的青年男女所痛恨不齒的人物。視為民族的恥辱。

差不多先生與阿Q的故事都是很久以前讀過的,也很久沒有想及了。放眼周邊處處有此種性格的人物,可能自己也是其中一名而當局者迷。

再想起阿Q與差不多先生,是因為昨晚在社群媒體中看到一則貼文,大意是說一名神州大嬸在美國賭城,挑戰一名銀行大亨脫褲給她檢查睪丸。她輸給銀行大亨五十萬,是因為銀行大亨的睪丸沒有變方,仍然是小圓丸,但是大嬸卻是另外打賭能令銀行大亨脫褲子而贏了一百萬。貼文者得意洋洋地說,一名鄉下大嬸都能夠如此聰明贏得了美國銀行大亨,貿易戰爭還贏不了嗎?

就這樣想起了阿Q與差不多先生。糟糕可悲,原來他們還借屍還魂活著呀。這樣的阿Q精神,雖說是為貿易戰吶喊搖旗,實是可用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來形容。

更叫人啼笑皆非的是,這個計中計故事的原體是流傳甚廣的美國有味小品。卅年前就看過了。

亞蘿夏——左手寫小說,右手寫影壇歌壇掌故,淘出時光底層的聲光色影,追憶繁華時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