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晓珊:老之将至——理想路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戴晓珊:老之将至——理想路

我已来到中年,不再渴望轰轰烈烈的激情,也已不是情绪化的少女。回想昔日男友,我发现这段感情没有结果,不是因为他不好,只是当时大家都太年轻、太傲慢、太狂妄。反过来,面对现在的老公,我学会感恩、包容与珍惜……



很久了,久到有多久都不知道了,我没有意识到理想是怎么一回事。努力回忆,才想起,大学对现实与理想的差距非常敏感。再往前追溯,才明白了,都是因为中学时参加辩论活动留下的后遗症。怎么说?辩论会的思维都是正反两极的思维。所有辩论题目都是探讨两极:理想与现实、必要与可行性、应该与可以、渴望与限制。于是,踏进中国大学我一直将心中的理想校园幻影,跟现实的残酷景象对照。结果,我安定不下来,长期苦闷、恼怒与怨恨。虽然,这未尝不是丰富的人生经历;可是,处于当下,灵魂剧烈挣扎,痛苦非常。那时的男友特别可怜,因为我非常情绪化、忽冷忽热,把坏脾气都发泄在他身上。

我目前的生活,是那么美好,有什么好不满的呢?我的小家庭就一个老公和两个宝贝毛孩。老公负责规划经济,我则做好家庭主妇。虽然跟许多人比起来,我们的生活略显拮据;但其实,我们也比许多人富足。我们没有小孩,这为我们减去许多人生烦恼与日常开销。两个宝贝毛孩就是我们宠爱的,长不大、不用教育、不用规划人生的孩子了。

我和老公都安于目前的平凡生活。我们的日常反复做着同样的事:阅读、写作、上网、看戏和带宝贝毛孩散步。我的人生曾有过一些风浪:发生过一次车祸和经历过两次心理灾难。也因此,我才特别珍惜目前简单的生活。而且,我已来到中年,不再渴望轰轰烈烈的激情,也已不是情绪化的少女。回想昔日男友,我发现这段感情没有结果,不是因为他不好,只是当时大家都太年轻、太傲慢、太狂妄。反过来,面对现在的老公,我学会感恩、包容与珍惜。而这点人生的态度,何尝不是一路上苦难与风波留下的一点历练与收获?我从年少时凡事都两极化的思维,转变成融入平淡但实际的生活,不再追求抽像的、先验的、抽离日常的生命方式。

我们一天里,有三次的散步时间。早晨和傍晚我们带着宝贝毛孩一起绕住宅区一圈,让他们嗅嗅花草、八卦邻里和干正经事(大小便)。到了晚上,我和老公看完电影或连续剧,我们再次让他们出外透透气。一日里最后一次外出,走得不远,只是门前这条小路。晚上的天空偶有月影和星光。当没有天上伙伴照明时,我们家外会很暗,因为街道的路灯照不进来。

每晚这个时候,邻居都闭起门户,各享天伦。有时候我们听见人声,但分不清发自邻居小孩还是电视机、电脑或手机。每晚,我和老公花几分钟,缓慢地牵着手走这一小段路。宝贝毛孩一路嗅着跟随,享受清凉空气和自由走动的自在;然后撒泡尿,却不准来大号的。我和老公或许说几句话,或许静默,平静恬然地完成每一晚上的这个小仪式。

许久以后,当我回想这每晚的时光,我一定会觉得我们走在了理想之上。

戴晓珊——观影、阅读与写作为持续日常,间歇性扫地、煮饭和遛狗,以调和生命中的疯狂与平庸。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