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曉珊:老之將至——理想路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戴曉珊:老之將至——理想路

我已來到中年,不再渴望轟轟烈烈的激情,也已不是情緒化的少女。回想昔日男友,我發現這段感情沒有結果,不是因為他不好,只是當時大家都太年輕、太傲慢、太狂妄。反過來,面對現在的老公,我學會感恩、包容與珍惜……



很久了,久到有多久都不知道了,我沒有意識到理想是怎麼一回事。努力回憶,才想起,大學對現實與理想的差距非常敏感。再往前追溯,才明白了,都是因為中學時參加辯論活動留下的后遺症。怎麼說?辯論會的思維都是正反兩極的思維。所有辯論題目都是探討兩極:理想與現實、必要與可行性、應該與可以、渴望與限制。于是,踏進中國大學我一直將心中的理想校園幻影,跟現實的殘酷景象對照。結果,我安定不下來,長期苦悶、惱怒與怨恨。雖然,這未嘗不是豐富的人生經歷;可是,處于當下,靈魂劇烈掙扎,痛苦非常。那時的男友特別可憐,因為我非常情緒化、忽冷忽熱,把壞脾氣都發洩在他身上。

我目前的生活,是那麼美好,有什麼好不滿的呢?我的小家庭就一個老公和兩個寶貝毛孩。老公負責規劃經濟,我則做好家庭主婦。雖然跟許多人比起來,我們的生活略顯拮据;但其實,我們也比許多人富足。我們沒有小孩,這為我們減去許多人生煩惱與日常開銷。兩個寶貝毛孩就是我們寵愛的,長不大、不用教育、不用規劃人生的孩子了。

我和老公都安于目前的平凡生活。我們的日常反覆做著同樣的事:閱讀、寫作、上網、看戲和帶寶貝毛孩散步。我的人生曾有過一些風浪:發生過一次車禍和經歷過兩次心理災難。也因此,我才特別珍惜目前簡單的生活。而且,我已來到中年,不再渴望轟轟烈烈的激情,也已不是情緒化的少女。回想昔日男友,我發現這段感情沒有結果,不是因為他不好,只是當時大家都太年輕、太傲慢、太狂妄。反過來,面對現在的老公,我學會感恩、包容與珍惜。而這點人生的態度,何嘗不是一路上苦難與風波留下的一點歷練與收穫?我從年少時凡事都兩極化的思維,轉變成融入平淡但實際的生活,不再追求抽像的、先驗的、抽離日常的生命方式。

我們一天裡,有三次的散步時間。早晨和傍晚我們帶著寶貝毛孩一起繞住宅區一圈,讓他們嗅嗅花草、八卦鄰里和干正經事(大小便)。到了晚上,我和老公看完電影或連續劇,我們再次讓他們出外透透氣。一日裡最后一次外出,走得不遠,只是門前這條小路。晚上的天空偶有月影和星光。當沒有天上夥伴照明時,我們家外會很暗,因為街道的路燈照不進來。

每晚這個時候,鄰居都閉起門戶,各享天倫。有時候我們聽見人聲,但分不清發自鄰居小孩還是電視機、電腦或手機。每晚,我和老公花幾分鐘,緩慢地牽著手走這一小段路。寶貝毛孩一路嗅著跟隨,享受清涼空氣和自由走動的自在;然后撒泡尿,卻不准來大號的。我和老公或許說幾句話,或許靜默,平靜恬然地完成每一晚上的這個小儀式。

許久以后,當我回想這每晚的時光,我一定會覺得我們走在了理想之上。

戴曉珊——觀影、閱讀與寫作為持續日常,間歇性掃地、煮飯和遛狗,以調和生命中的瘋狂與平庸。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