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重建的艰难与可能 游枝:反对党处境微妙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财经重建的艰难与可能 游枝:反对党处境微妙

已经由在朝落为在野的巫统和马华,在学习做反对党的初步阶段,比较多专注经济课题,算是一个得当的政治选择。



不过,巫统、马华要自己明白,是初当反对党,在国是论说时,有一定的障碍,也有一定的顾虑。

这一点如果不加留心,反对党的角色就做不好,更大大折损今后政治信誉,也会再挫折民意的支持。

政界明白,反对党是议会论事的要角,政治的惯用术语说是一股监督政府的平衡力量。

问你怎么没做好

巫统、马华的反对党角色,因过去持续60年岁月在朝当政,如今要学习做好反对党角色,受过去长年在朝的背景左右。

如果长年都是反对党,论说国政时,有很大的方便,可以大声大话,也易于赢得国民掌声。巫统和马华的环境就不同了,过去的执政背景,成为如今换了位置之后要当反对党的一项不得不细心处理的政治负担。

最简单的例子,如提及统考的政府处理立场和承认如何兑现问题,国民很自然的就会反问此刻扮演反对党角色的政治人物,你做政府的那么长的年月,怎么对待统考,为什么不承认统考,哪来条件指责才主政不过几个月的希盟政府还没做好承认统考的工作?

涉及财政经济的重大课题,反对党的反应更是为难。是因为财经失误失策又因贪腐与浪费才失民心失执政权的,现在,要在财经课题上指出政府的不是或挑剔政府的缺点,都受过去的政治经历牵累,又要面对国民的反问,你当政府的那些年怎么没做到或者不曾去设想过?

现在的反对党,是刚失政权的上一个执政势力,是初学阶段的反对党,况且,是政策与政治人物学养与资质多方面的失误,加重了国家国民的债务负荷,国际间合作大工程未经公开招标就私下定夺,又造价过高更留下诸多贪腐手尾正受法律追究,反对党的角色十分微妙。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