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丰集团助阿里攻进大马 上市50天股价涨两倍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银丰集团助阿里攻进大马 上市50天股价涨两倍 

銀豐集團與阿里巴巴的合作夥伴關係早在2013經已開始,黃志雄將一切功勞歸于太太。
银丰集团与阿里巴巴的合作伙伴关系早在2013经已开始,黄志雄将一切功劳归于太太。

独家报导:叶爱云



银丰集团(REVENUE,0200,创业板科技)自7月18日上市马股创业板以来,短短50天,股价从每股37仙发售价,截至9月6日闭市,每股股价已激升73仙或200%,至1.10令吉,只用了短短22天即摆脱仙股之列。

许多人对银丰集团或许感到陌生,但其实这家看似不起眼的移动支付解决方案公司,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收单机构(Acquirer),且与阿里巴巴的合作伙伴关系早在2013经已开始。

中国电子商务巨臂阿里巴巴控股集团的联号公司蚂蚁金服,是在去年4月方才带着支付宝踏上大马国土,但与银丰集团的合作伙伴关系早在5年前已开始。

银丰集团总执行长兼董事经理黄志雄将双方最终得以开启合作关系的功劳归功于他的太太。

2013年,若不是太太决定去杭州,他也不会应银联一位朋友邀请赴约,进而结识到阿里巴巴的负责人,也就没有了往后的合作。

“当时银丰集团已转型拓展收单业务,适逢阿里巴巴筹谋出海东南亚,大马是其中的目标市场,而我也亲眼目睹了当地人手一机扫码付款的移动支付方式是如何颠覆了整个中国支付和零售市场。因此我毛遂自荐,协助阿里一臂之力进军大马市场。”

双方一拍即合

支付宝在大马共有8家收单机构,银丰集团是其中一家,与其他收单机构不同的是,银丰集团还多了一层身分,就是为淘宝网上的大马消费者提供付款网关服务。

大马网民在淘宝网(不包括淘宝手机App)进行网购时,点选使用的revPAY付款服务平台,就是由银丰集团负责处理,通过该渠道,大马网民即可使用本地网银完成付款。

蚂蚁金服东南亚跨境业务马来西亚总负责人吴巧霓指出,支付宝和银丰集团的合作是从线上开始,随着支付宝出海计划,双方的商业关系才逐步从线上发展至线下。

她说,获国行认证、熟悉收单行业、备有相关软硬设施、拥有无现金交易及二维码支付意识、且与支付宝理念契合的机构,就是蚂蚁金服会选择的合作伙伴。

“同时,银丰集团在大马已有15年悠久历史,与国内银行关系亦非常棒,也非常熟悉线上和线下支付行业,对中国移动支付充满信心和热忱,是双方迅速达成商业合作伙伴关系的关键因素。”

计划进军柬埔寨和缅甸

银丰集团目前有3种不同的产品与服务,即租借和维护电子交易终端机、处理电子交易服务、以及提供与支付基础设施相关的解决方案与服务。

该集团当前业务虽仍然集中在大马,但已着手策划进军柬埔寨和缅甸市场,并计划在两年内落实。

黄志雄说:“就柬埔寨和缅甸市场,我们将主要先从售卖电子数据采集(EDC)终端设备(即刷卡机)开始渗入当地市场。未来若有机会,也不排除会与支付宝进行配合,为当地消费者提供二维码支付服务。”

除了支付宝,银丰集团其他合作伙伴尚有JCB、Diners、银联、Touch ‘n Go、NETS和MyDebit。

至于国内各大银行均是银丰集团的客户,截至目前,银丰集团在全马拥有2万100台的电子数据采集终端设备,绝大部份是以租赁形式经营,由银行向该集团租借,再转租给旗下商户,并由该集团负责前往安装及服务商户。

上市2个月跳脱仙股之列

自7月18日上市马股创业板以来,短短50天内,股价从每股37仙发售价,最高于8月28日攀上1.30新高纪录,自上市涨幅已超200%,反映市场对无现金交易行业前景充满信心。

银丰集团仅用了22天跳脱仙股之列,于8月9日初次触碰1令吉,之后在8月13日企稳1令吉以上,收在1.04令吉。

就本身在市场的优势和市占率,黄志雄指出,在国内与银丰集团拥有相同业务模式的公司就只有GHL系统(GHLSYS,0021,主要板科技),只是后者在市场已有一定规模,是一家上市了18年的老牌公司,银丰集团资历尚浅,在收单行业虽有11年经验,但上市迄今不到两个月。

“不计入卖断的刷卡机,只计算租赁市场份额,我们占大约5%。”

目前,蚂蚁金服在大马的8家合作伙伴涵盖银行及非银行机构,银行机构中就包括了马银行、联昌银行和大众银行;至于非银行机构就是第三方收单机构,包括银丰集团、GHL系统、MOLPay、 iPay88及SinoPay。

吳巧霓:支付寶目前在大馬一共有8家合作夥伴負責收單。
吴巧霓:支付宝目前在大马一共有8家合作伙伴负责收单。

支付宝越火红公司赚越多

自2017年4月进入大马以来,支付宝在短短6个月已成功累积了1万8000家的合作商户,截至今年8月,迈入第17个月,全马已有3万3000家合作商户,为中国游客提供支付宝付款便利。

黄志雄指出,入境大马后使用支付宝付款的中国游客,该集团从每笔交易中收取小额手续费;同时,吴巧霓也指出,目前不仅是大型商场及免税店,就连街边售卖榴梿的摊贩也都开始提供支付宝付款便利。

她说:“中国游客来马使用支付宝消费,从一开始每人平均一笔交易,至今增加至平均每人1.5至2笔交易;每人平均消费金额达到800至900人民币(约481至541令吉)。另外,中国是大马第3大游客来源国,仅次于新加坡及印尼。”

上述种种数据均反映支付宝在大马越是普及,蚂蚁金服在大马的收单合作伙伴的收入也将跟着水涨船高。

据银丰集团向马证交所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末季,该集团共录得1203万令吉营业额,按季劲扬51.5%,净利则报172万令吉,每股收益为1.03仙。

黄志雄指出,电子数据采集终端设备业务贡献营业额54.4%,电子交易处理业务则贡献43.3%。

就2018财年,银丰集团全年则录得3536万令吉营业额,及净利708万令吉。

非金融科班出身
收单行业创出一片天

黄志雄在接受《中国报》专访的同一天,也在蚂蚁金服的安排下,接受来自中国东方卫视及当地纸媒的访问。

本报是当天唯一大马媒体。

黄志雄在受访时畅谈其发迹史,其祖辈原籍中国福建省金门县,之后南下大马定居,所以他是大马第三代移民。

他的爷爷白手起家,以售卖塑料纸袋产品发迹,凡事亲力亲为的个性对他影响最深远,也促使他后来年纪轻轻便下定决心自行创业,进而成功赚到人生第一桶金,亦完成将公司上市的梦想。

早在20多岁便开始创业的他,以售卖复印机起家,凭借心中一股热忱,不知天高地厚经历许多曲折和磨难,也曾落得亏损累累下场。

到了2003年,他30岁的时候,凭借心中那股不甘心不服输的火焰再次创业,并在2005年开始供应刷卡机硬件及提供相关维修服务。

即便他非金融科班出身,但高瞻远瞩的他看准无现金交易未来将会盛行,毅然转型做起第三方收单机构,并在2007年获得大马电子支付系统公司(MEPS)颁发第一份收单合约,为集团开拓了新的收入来源,迄今在收单行业经有11年经验。

通俗地解释,收单机构即是当消费者在商户刷卡(在支付宝方面,就是以二维码支付),跟客户进行结算的单位,之后再于指定时间内跟银行或清算中心或卡组织进行清算,再结算给商户的第三方机构,并从中分润,赚取手续费。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