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重挫掀骨牌效應 恐損大馬企業收益 | 中国报 ChinaPress

印尼盾重挫掀骨牌效應 恐損大馬企業收益

印尼盾重挫至20年低點,不但引發外資大逃亡,也推高大馬企業在內的企業營運成本。
印尼盾重挫至20年低點,不但引發外資大逃亡,也推高大馬企業在內的企業營運成本。

報導:陳艾薇



(吉隆坡7日訊)印尼盾重挫至20年低點,導致該國企業營運成本大漲,更引發外資大逃亡;專家指出,若印尼央行為阻印尼盾重挫再次升息,料將衝擊該國內需,屆時恐波及大馬企業在當地的業務。

儘管印尼央行已采取包括升息、買入印尼盾國債等多項措施,仍無阻本幣跌勢。印尼盾年初至今兌美元已累積狂貶10%,週三(5日)更是以1美元兌1萬4927印尼盾的低點掛收,為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最低。

為穩定本幣匯率,印尼央行週五(7日)再度於外匯市場上拋售美元。一位不願具名分析師回應《中國報》提問說,若央行為阻止外資撤离潮進一步擴大而再次升息,大馬銀行業在當地的業務將首當其衝,受池魚之殃。

央行升息或打擊內需

“首先,印尼業務貢獻佔整體收入較高的本地銀行,印尼盾貶值將拉低其兌換收益;其次,央行升息將導致當地銀行的淨利息賺幅(NIM)下滑。”

馬銀行(MAYBANK,1155,主要板金融)和聯昌集團(CIMB,1023,主要板金融)在印尼均有分公司,前者當地業務僅貢獻7%至8%,後者則佔20%,為此料受更大的影響。

不過,大馬在當地以出口為導向的企業,則可能在這場貶值潮中獲利。

以種植業為例,資深經濟學家兼中總社會經濟研究中心執行董事李興裕指出,業者主要出口農產品獲利,印尼盾貶值對其影響甚微,倘若出口主要以美元計價,還可從中獲利。

“但就整體而言,印尼央行升息仍有可能拖跨當地內需,使經濟成長放緩,企業營運成本增加。”

新興市場貨幣遭殃

繼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暴跌後,投資者因擔心新興市場貨幣危情再現,故大量拋售新興市場資產並緊抱美元不放,最終使骨牌效應擴散。印尼盾狂瀉後,誰是下一個受災戶?

不願具名分析師告訴《中國報》,在投資者眼中,所有新興市場的貨幣都是一體的。他們認為,里拉、比索、印尼盾和令吉之間並沒區別,只要一張骨牌倒下,其他也無可倖免。

“所有新興市場貨幣都會受到牽連,但幅度則取決於各國經濟層面。我國目前還良好,不必太擔心。”

由於國際油價上漲,令吉兌美元週五(7日)窄幅回升。

根據國行網站報價,令吉開市平盤報4.1470;截至下午5時則微升0.02%至4.1460。

同時,印尼盾兌美元截至傍晚7時半回升0.49%,報1美元兌1萬4820印尼盾。李興裕指出,印尼對石油進口的依賴,使之更容易受到新興市場貨幣貶值潮,及油價上漲的影響。

縮小貨幣面額引雙重恐慌

在印尼盾貶值之際,印尼央行欲簡化貨幣体系的計劃又陷入膠著;印尼證券行PT Bahana Sekuritas認為,這恐對市場帶來雙重恐慌。

印尼擬刪除印尼盾紙鈔面額的後面3個零,以簡化貨幣体系。不過,這項提案至今尚未被通過;一旦縮小貨幣面額,印尼必須經過長達11年的過渡期。

“彭博社”報導,該證券行經濟學家沙特李亞(Satria Sambijantoro)指出,每當印尼盾貶值,或徘徊於兌美元報1萬5000的關鍵心理水平,都會引發市場恐慌,而印尼央行一直未能如願縮小貨幣面額,也是造成市場疑慮的原因之一。

令吉年初至今貶2.2%
外資拋售潮料減緩

土耳其里拉重貶掀起新興貨幣貶值風暴,但相比里拉兌美元年初至今挫43%、阿根廷比索跌51%,及印尼盾的9.4%跌幅,令吉的頹勢可謂微乎極微,僅2.2%。

肯納格投銀研究指出,我國外資拋售情況在8月份略改善,外資淨流出減少至1億令吉,對比7月分17億令吉。同時,令吉雖連續貶值3個月,但相比7月分1.3%貶幅,8月貶幅收窄至1.1%,兌美元平均報4.0469。

該行預測,外資接下來仍會續拋售馬股,但與上半年相比,拋售潮將減緩。

“2019年財政預算案將在11月出爐,屆時政府政策更明朗,有助扶持投資情緒好轉,債券市場也將改善。”

另外,國家銀行日前宣布維持隔夜官方利率3.25%;該行認為,國行料不會效仿他國央行,為扶持令吉升息,因為國行目前首要關注的,仍是國家經濟增長和通脹情況都保持穩定。

“我們維持令吉今年底的預測於4.05水平。”

20180908bz70-noresize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