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重挫掀骨牌效应 恐损大马企业收益 | 中国报 ChinaPress

印尼盾重挫掀骨牌效应 恐损大马企业收益

印尼盾重挫至20年低點,不但引發外資大逃亡,也推高大馬企業在內的企業營運成本。
印尼盾重挫至20年低点,不但引发外资大逃亡,也推高大马企业在内的企业营运成本。

报导:陈艾薇



(吉隆坡7日讯)印尼盾重挫至20年低点,导致该国企业营运成本大涨,更引发外资大逃亡;专家指出,若印尼央行为阻印尼盾重挫再次升息,料将冲击该国内需,届时恐波及大马企业在当地的业务。

尽管印尼央行已采取包括升息、买入印尼盾国债等多项措施,仍无阻本币跌势。印尼盾年初至今兑美元已累积狂贬10%,周三(5日)更是以1美元兑1万4927印尼盾的低点挂收,为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以来最低。

为稳定本币汇率,印尼央行周五(7日)再度于外汇市场上抛售美元。一位不愿具名分析师回应《中国报》提问说,若央行为阻止外资撤离潮进一步扩大而再次升息,大马银行业在当地的业务将首当其冲,受池鱼之殃。

央行升息或打击内需

“首先,印尼业务贡献占整体收入较高的本地银行,印尼盾贬值将拉低其兑换收益;其次,央行升息将导致当地银行的净利息赚幅(NIM)下滑。”

马银行(MAYBANK,1155,主要板金融)和联昌集团(CIMB,1023,主要板金融)在印尼均有分公司,前者当地业务仅贡献7%至8%,后者则占20%,为此料受更大的影响。

不过,大马在当地以出口为导向的企业,则可能在这场贬值潮中获利。

以种植业为例,资深经济学家兼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指出,业者主要出口农产品获利,印尼盾贬值对其影响甚微,倘若出口主要以美元计价,还可从中获利。

“但就整体而言,印尼央行升息仍有可能拖跨当地内需,使经济成长放缓,企业营运成本增加。”

新兴市场货币遭殃

继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暴跌后,投资者因担心新兴市场货币危情再现,故大量抛售新兴市场资产并紧抱美元不放,最终使骨牌效应扩散。印尼盾狂泻后,谁是下一个受灾户?

不愿具名分析师告诉《中国报》,在投资者眼中,所有新兴市场的货币都是一体的。他们认为,里拉、比索、印尼盾和令吉之间并没区别,只要一张骨牌倒下,其他也无可幸免。

“所有新兴市场货币都会受到牵连,但幅度则取决于各国经济层面。我国目前还良好,不必太担心。”

由于国际油价上涨,令吉兑美元周五(7日)窄幅回升。

根据国行网站报价,令吉开市平盘报4.1470;截至下午5时则微升0.02%至4.1460。

同时,印尼盾兑美元截至傍晚7时半回升0.49%,报1美元兑1万4820印尼盾。李兴裕指出,印尼对石油进口的依赖,使之更容易受到新兴市场货币贬值潮,及油价上涨的影响。

缩小货币面额引双重恐慌

在印尼盾贬值之际,印尼央行欲简化货币体系的计划又陷入胶着;印尼证券行PT Bahana Sekuritas认为,这恐对市场带来双重恐慌。

印尼拟删除印尼盾纸钞面额的后面3个零,以简化货币体系。不过,这项提案至今尚未被通过;一旦缩小货币面额,印尼必须经过长达11年的过渡期。

“彭博社”报导,该证券行经济学家沙特李亚(Satria Sambijantoro)指出,每当印尼盾贬值,或徘徊于兑美元报1万5000的关键心理水平,都会引发市场恐慌,而印尼央行一直未能如愿缩小货币面额,也是造成市场疑虑的原因之一。

令吉年初至今贬2.2%
外资抛售潮料减缓

土耳其里拉重贬掀起新兴货币贬值风暴,但相比里拉兑美元年初至今挫43%、阿根廷比索跌51%,及印尼盾的9.4%跌幅,令吉的颓势可谓微乎极微,仅2.2%。

肯纳格投银研究指出,我国外资抛售情况在8月份略改善,外资净流出减少至1亿令吉,对比7月分17亿令吉。同时,令吉虽连续贬值3个月,但相比7月分1.3%贬幅,8月贬幅收窄至1.1%,兑美元平均报4.0469。

该行预测,外资接下来仍会续抛售马股,但与上半年相比,抛售潮将减缓。

“2019年财政预算案将在11月出炉,届时政府政策更明朗,有助扶持投资情绪好转,债券市场也将改善。”

另外,国家银行日前宣布维持隔夜官方利率3.25%;该行认为,国行料不会效仿他国央行,为扶持令吉升息,因为国行目前首要关注的,仍是国家经济增长和通胀情况都保持稳定。

“我们维持令吉今年底的预测于4.05水平。”

20180908bz70-noresize

hotpic a1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