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亞斯伯格‧以孩子的感受來設想 | 中國報 ChinaPress

天使亞斯伯格‧以孩子的感受來設想

20180908angel



特約:哲林秋雯

孩子在情感上若經常感覺孤立無助,這種童年缺乏的安全感會影響接下來的人生。孩子小的時候很多事情處理不來,我必須一直提醒自己孩子還小,必須把自己調整到他的年齡去理解他的難處。

亞亞昨天放學後自己步行回家,抄小徑,繞過公園時被幾位中學的女生騷擾。她們圍著他一直問問題(不是真的在問,有點作弄的意味),重複大聲叫他的名字(那些女生升上中學前,跟亞亞同一所小學),拿他的名字串成歌曲……

亞亞一直不理會他們,心裡緊張不安,走到已經隔半個籬笆就到家後院,卻為了保護這個直通我們家的秘密入口而不敢進來,擔心被她們發現。

亞亞的爸爸正好在院子,一早聽到後院外女生的嬉笑聲,然後隱約聽見亞亞的名字就警惕起來,靠過去探個究竟。觀察了幾秒後,爸爸挺身出現,第一句話就說: Are you ok? 沒有指著任何對象發問,但是幾位女生心虛,尷尬地馬上掉頭就走。

通過剖析了解自己

 晚上,老公跟我提起這事,正好亞亞也在場。我看看亞亞問說他當時是什麼感受?

“我不喜歡。”

“知道那不喜歡的感覺是什麼嗎?”

“I am scared, but not really scare of them!”

“Were you nervous?”他用力點頭。

我們一起更進一步討論起來。本來就不太適應陌生人的亞亞,面對人群本來就容易坐立不安,這幾個女生不明動機的行為讓他更感到緊張,沒有安全感,掌控不到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被一種翻胃的自然焦慮感侵襲。

一起逐一剖析了這些感覺,亞亞笑了起來,我知道他心裡舒服了,摸摸他的腦袋瓜,把他抱緊。

我並沒有責備他或對他的行為做出評價,我在乎的是這個孩子當時的感受,和把握每個可以跟他一起正式感受的機會,讓他更瞭解自己,更好掌握成長之路。

同理孩子一起面對

這讓我想起亞亞小時候,有一段時間經常做噩夢,又或者說他擔心會做噩夢,我發現只對他吶喊說“要勇敢不害怕” 或說 “不會做噩夢”,其實無法有效解決問題。

我不想兒子覺得無助,我想讓他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媽媽都會在他身邊,一起建立他的安全感,陪伴他度過他感覺到的不安,再同時尋找孩子害怕的根源。

對於孩子感到害怕的事,如果沒有一起深入瞭解,孩子可能會進階到恐懼和壓力,進而再引發其他行為和精神上的表現,處理起來變得複雜。

孩子在情感上若經常感覺孤立無助,這種童年缺乏的安全感,會影響著接下來的人生。孩子小的時候很多事情處理不來,我必須一直提醒自己孩子還小,必須把自己調整到他的年齡去理解他的難處,就如我跟他說話,我也會蹲下來跟他視線平行,同等的角度才看得見他所看見的,才可能慢慢教導。

我要是老是以大人的姿態說話,說你長大了可以做到的,卻不去考量他實際面對的問題,孩子將被置放在一個懸空的地方,獨自面對恐懼之餘不知該怎麼做,耳邊嗡嗡響著你知道怎麼做的,一方面困擾一方面感覺自己好差勁。

安全感是成長的必要條件,這是我在亞亞小時候不急著訓練他“獨立”的提醒,現在十歲的他,總是會讓我知道他什麼時候已經準備好將獨當一面。亞亞的獨立成長已經由他來引導,媽媽全力配合,這是建立在他感覺安全和有信心的基礎上。

哲林秋雯——旅居英倫專業翻譯十年,期間結婚生子罹癌,生命順勢走過一圈。目前搬到靠山面海的斯旺西上研究所,身兼畫家及專欄作家,過著喜為人母樂為人妻的創意生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