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亚斯伯格‧以孩子的感受来设想

特约:哲林秋雯

孩子在情感上若经常感觉孤立无助,这种童年缺乏的安全感会影响接下来的人生。孩子小的时候很多事情处理不来,我必须一直提醒自己孩子还小,必须把自己调整到他的年龄去理解他的难处。

亚亚昨天放学后自己步行回家,抄小径,绕过公园时被几位中学的女生骚扰。她们围着他一直问问题(不是真的在问,有点作弄的意味),重复大声叫他的名字(那些女生升上中学前,跟亚亚同一所小学),拿他的名字串成歌曲……

亚亚一直不理会他们,心里紧张不安,走到已经隔半个篱笆就到家后院,却为了保护这个直通我们家的秘密入口而不敢进来,担心被她们发现。

亚亚的爸爸正好在院子,一早听到后院外女生的嬉笑声,然后隐约听见亚亚的名字就警惕起来,靠过去探个究竟。观察了几秒后,爸爸挺身出现,第一句话就说: Are you ok? 没有指著任何对象发问,但是几位女生心虚,尴尬地马上掉头就走。

通过剖析了解自己

 晚上,老公跟我提起这事,正好亚亚也在场。我看看亚亚问说他当时是什么感受?

“我不喜欢。”

“知道那不喜欢的感觉是什么吗?”

“I am scared, but not really scare of them!”

“Were you nervous?”他用力点头。

我们一起更进一步讨论起来。本来就不太适应陌生人的亚亚,面对人群本来就容易坐立不安,这几个女生不明动机的行为让他更感到紧张,没有安全感,掌控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被一种翻胃的自然焦虑感侵袭。

一起逐一剖析了这些感觉,亚亚笑了起来,我知道他心里舒服了,摸摸他的脑袋瓜,把他抱紧。

我并没有责备他或对他的行为做出评价,我在乎的是这个孩子当时的感受,和把握每个可以跟他一起正式感受的机会,让他更了解自己,更好掌握成长之路。

同理孩子一起面对

这让我想起亚亚小时候,有一段时间经常做噩梦,又或者说他担心会做噩梦,我发现只对他呐喊说“要勇敢不害怕” 或说 “不会做噩梦”,其实无法有效解决问题。

我不想儿子觉得无助,我想让他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妈妈都会在他身边,一起建立他的安全感,陪伴他度过他感觉到的不安,再同时寻找孩子害怕的根源。

对于孩子感到害怕的事,如果没有一起深入了解,孩子可能会进阶到恐惧和压力,进而再引发其他行为和精神上的表现,处理起来变得复杂。

孩子在情感上若经常感觉孤立无助,这种童年缺乏的安全感,会影响着接下来的人生。孩子小的时候很多事情处理不来,我必须一直提醒自己孩子还小,必须把自己调整到他的年龄去理解他的难处,就如我跟他说话,我也会蹲下来跟他视线平行,同等的角度才看得见他所看见的,才可能慢慢教导。

我要是老是以大人的姿态说话,说你长大了可以做到的,却不去考量他实际面对的问题,孩子将被置放在一个悬空的地方,独自面对恐惧之余不知该怎么做,耳边嗡嗡响着你知道怎么做的,一方面困扰一方面感觉自己好差劲。

安全感是成长的必要条件,这是我在亚亚小时候不急着训练他“独立”的提醒,现在十岁的他,总是会让我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准备好将独当一面。亚亚的独立成长已经由他来引导,妈妈全力配合,这是建立在他感觉安全和有信心的基础上。

哲林秋雯——旅居英伦专业翻译十年,期间结婚生子罹癌,生命顺势走过一圈。目前搬到靠山面海的斯旺西上研究所,身兼画家及专栏作家,过著喜为人母乐为人妻的创意生活。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