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幸倪敞开心扉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李幸倪敞开心扉

參加《中國好聲音》堪稱是李幸倪歌唱事業的一個轉捩點。
参加《中国好声音》堪称是李幸倪歌唱事业的一个转捩点。

文:刘淑娟
图:连利元



3年前的李幸倪,放下身段以素人身分站上《中国好声音4》的舞台;3年后的她,已完成在红磡体育馆开唱的梦想。从零到有的这些日子,她有了显著的改变,除了举手投足自然散发出魅力和自信外,私下个性压抑、不露形色的她也逐步敞开心房,与家人分享自己的苦与乐。

走过黑暗期

人生有多少个9年?若不算李幸倪在大马发片、台湾踢馆的最初2年,剩下的7年、84个月、30660天也是够漫长了!她2011年在香港出道,推出3张专辑后与前东家约满,演艺事业也从2014年开始直插谷底。足足1年多的真空期,是她人生最低潮、最彷徨的时候……

“还没签新公司前,每天等待的日子,会渐渐忘记自己的价值、能力、优点,看到的只是自己的缺点和软弱。那段时期是我最没有信心的时候,连踏出家门都没有信心的那一种。每天都在挣扎,每天都在问自己,我到底还在这里干什么?”

经历过无数次的挫折和无助感后,她决定以素人之姿参加2015年《中国好声音》,并顺利加入导师周杰伦战队。《好声音》堪称是她歌唱事业的转捩点之一,除了让大家重新认识李幸倪,也赢得香港环球唱片的一纸合约。

从在中国参赛到以歌手身分重返香港乐坛,短短2年间,她接连发行《beGin》、《Live in the Moment》、《Prologue》和《Bold & Beautiful》等专辑。其中新专辑的《很坚强》,应是最能代表她苦尽甘来的心声。

“现在想回去,有过一段最黑暗、最痛苦的阶段其实很重要,如果一直风平浪静,你不会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那个时候我每天在挣扎,挣扎之后又告诉自己要相信,然后再挣扎,再告诉自己要坚强……这感觉就像唱了5000次《很坚强》之后,我就会变得很强大了。”

“有過一段最黑暗、最痛苦的階段其實很重要,如果一直風平浪靜,你不會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里。”
“有过一段最黑暗、最痛苦的阶段其实很重要,如果一直风平浪静,你不会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感恩圆心愿

李幸倪过去7年的生日愿望,其中之一必定跟站上红馆开唱有关。今年6月底,她如愿在红馆开了2场《First Of All》演唱会后,整个人像是卸下了重担般,顿时轻松不少,就连平常最在意的生日,她不再只是期待收获和惊喜,反而心中满是感恩和感激。

“我发现今年的自己,在心态上有了不同的变化。可能年纪越来越大了,以前会觉得生日很重要,那是我的special day(特殊日子),来到今年就会想,其实庆祝生日的意义就是又大一岁了。只要平平安安、健康、顺利,还有机会为家人、粉丝、同事、朋友付出就好。”

她前阵子为专辑和演唱会忙不停,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喘口气,好好享受生活。不过,没了之前全力为目标冲刺的充实感后,日子相对的也空虚许多,她形容道:“我之前每一天都有行程,现在会觉得惨了,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为什么我今天不用去健身房?为什么我今天不用排舞?为什么我今天不用彩排。很不习惯,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方向。”

演唱会耗尽的体力和精神,她花了2个月时间渐渐复原,同时也要治疗练舞、健身时所留下来的伤患。“当大家以为曲终人散一切都结束后,我其实还在针灸、做物理治疗等。不过现在也要开始往下一步走了,所以接下来的计划就是做华语专辑。我非常重视这张华语专辑,因为这将会是我另一个阶段的开始。”

过去她主攻粤语专辑,盼在香港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完成红馆这个里程碑后,台湾和中国乐坛便是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华语始终是我的母语,所以接下来我打算去北京、马来西亚或台湾录音,或者和其他的音乐人合作,希望可以有多一点刺激和灵感。”至于马来西亚演唱会,她透露正积极筹备中,场地和人数并不是自己最在乎的事情,最重要是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透过音乐让一直以来支持自己的粉丝和亲戚朋友聚在一起。

20180908en20b

家人最可贵

李幸倪在红馆演唱会邀请父母、姐姐和姐夫同台表演,这样的安排确实让人惊喜,毕竟过去仅是透过访问耳闻她来自音乐世家,但却没想到,其家人不只是喜欢音乐那样简单,而是歌唱底子相当深厚外,还擅长玩乐器。

她打从当歌手以来,就有带着家人踏上大舞台的梦想,但在这之前,她从没对外透露一字半句,更没在其他演出上让家人献声。她窃笑道:“这样才会有一鸣惊人的效果,而且好的东西贵精不贵多。只要在对的时候做对的事情,那就会有震撼感,所以我现在暂时也没有跟家人合唱一首单曲的打算。”

家人在她心目中占据极其重要的位置,但过往的她因怕家人担心,总是选择报喜不报忧,直到妈妈透过访问得知女儿曾穷到没钱缴房租等困境,一度心疼落泪后,她的心也跟着揪痛起来。“之前最辛苦的那个阶段我都不说,之后妈妈因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到现在每一次看到、听到访问就会哭,所以现在的我也会主动分享多一点自己的心情。这对我来说已经踏出一大步了,毕竟要我表达自己的情感是比较困难的。”

目前在马六甲过著退休生活的父母,每隔几个月便会到香港长住一段时间,而自己一有假期,便会回马陪伴父母,或者带着父母到处旅行。单是今年,她就跟父母去了澳洲、泰国和北海道。“当工作太辛苦的时候,经常会有减少工作量,多回家陪他们的念头。不过心情是很矛盾的,毕竟事业才刚看到一点起色,所以我会尽量取得一个平衡点。现在的我也不会逼自己逼得太紧,年纪大了后,会发现休息也是成长的一部分。”

今年31岁的她事业虽得意,感情生活却一片空白,就连绯闻也跟她沾不上边。问及家人会否催婚时,她打趣笑称父母经常会把“工作为重”挂在嘴边,尤其爸爸完全没有给自己这方面的压力,而妈妈看到她工作辛苦时,偶尔才会催促说:“唉呀,不要那么辛苦啦!快点找个人嫁算了啦!”不过她却没放在心上,坦言:“我觉得她是口是心非,当下她也只是心疼女儿。若我在事业上有好的成绩,他们还是会很开心的。”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