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幸倪敞開心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李幸倪敞開心扉

參加《中國好聲音》堪稱是李幸倪歌唱事業的一個轉捩點。
參加《中國好聲音》堪稱是李幸倪歌唱事業的一個轉捩點。

文:劉淑娟
圖:連利元



3年前的李幸倪,放下身段以素人身分站上《中國好聲音4》的舞台;3年後的她,已完成在紅磡體育館開唱的夢想。從零到有的這些日子,她有了顯著的改變,除了舉手投足自然散發出魅力和自信外,私下個性壓抑、不露形色的她也逐步敞開心房,與家人分享自己的苦與樂。

走過黑暗期

人生有多少個9年?若不算李幸倪在大馬發片、台灣踢館的最初2年,剩下的7年、84個月、30660天也是夠漫長了!她2011年在香港出道,推出3張專輯後與前東家約滿,演藝事業也從2014年開始直插谷底。足足1年多的真空期,是她人生最低潮、最彷徨的時候……

“還沒簽新公司前,每天等待的日子,會漸漸忘記自己的價值、能力、優點,看到的只是自己的缺點和軟弱。那段時期是我最沒有信心的時候,連踏出家門都沒有信心的那一種。每天都在掙扎,每天都在問自己,我到底還在這里幹什麼?”

經歷過無數次的挫折和無助感後,她決定以素人之姿參加2015年《中國好聲音》,並順利加入導師周杰倫戰隊。《好聲音》堪稱是她歌唱事業的轉捩點之一,除了讓大家重新認識李幸倪,也贏得香港環球唱片的一紙合約。

從在中國參賽到以歌手身分重返香港樂壇,短短2年間,她接連發行《beGin》、《Live in the Moment》、《Prologue》和《Bold & Beautiful》等專輯。其中新專輯的《很堅強》,應是最能代表她苦盡甘來的心聲。

“現在想回去,有過一段最黑暗、最痛苦的階段其實很重要,如果一直風平浪靜,你不會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那個時候我每天在掙扎,掙扎之後又告訴自己要相信,然後再掙扎,再告訴自己要堅強……這感覺就像唱了5000次《很堅強》之後,我就會變得很強大了。”

“有過一段最黑暗、最痛苦的階段其實很重要,如果一直風平浪靜,你不會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里。”
“有過一段最黑暗、最痛苦的階段其實很重要,如果一直風平浪靜,你不會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感恩圓心願

李幸倪過去7年的生日願望,其中之一必定跟站上紅館開唱有關。今年6月底,她如願在紅館開了2場《First Of All》演唱會後,整個人像是卸下了重擔般,頓時輕鬆不少,就連平常最在意的生日,她不再只是期待收穫和驚喜,反而心中滿是感恩和感激。

“我發現今年的自己,在心態上有了不同的變化。可能年紀越來越大了,以前會覺得生日很重要,那是我的special day(特殊日子),來到今年就會想,其實慶祝生日的意義就是又大一歲了。只要平平安安、健康、順利,還有機會為家人、粉絲、同事、朋友付出就好。”

她前陣子為專輯和演唱會忙不停,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喘口氣,好好享受生活。不過,沒了之前全力為目標衝刺的充實感後,日子相對的也空虛許多,她形容道:“我之前每一天都有行程,現在會覺得慘了,下一步應該做什麼?為什麼我今天不用去健身房?為什麼我今天不用排舞?為什麼我今天不用綵排。很不習慣,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方向。”

演唱會耗盡的體力和精神,她花了2個月時間漸漸復原,同時也要治療練舞、健身時所留下來的傷患。“當大家以為曲終人散一切都結束後,我其實還在針灸、做物理治療等。不過現在也要開始往下一步走了,所以接下來的計劃就是做華語專輯。我非常重視這張華語專輯,因為這將會是我另一個階段的開始。”

過去她主攻粵語專輯,盼在香港市場佔有一席之地,完成紅館這個里程碑後,台灣和中國樂壇便是自己的下一個目標。“華語始終是我的母語,所以接下來我打算去北京、馬來西亞或台灣錄音,或者和其他的音樂人合作,希望可以有多一點刺激和靈感。”至於馬來西亞演唱會,她透露正積極籌備中,場地和人數並不是自己最在乎的事情,最重要是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鄉,透過音樂讓一直以來支持自己的粉絲和親戚朋友聚在一起。

20180908en20b

家人最可貴

李幸倪在紅館演唱會邀請父母、姐姐和姐夫同台表演,這樣的安排確實讓人驚喜,畢竟過去僅是透過訪問耳聞她來自音樂世家,但卻沒想到,其家人不只是喜歡音樂那樣簡單,而是歌唱底子相當深厚外,還擅長玩樂器。

她打從當歌手以來,就有帶著家人踏上大舞台的夢想,但在這之前,她從沒對外透露一字半句,更沒在其他演出上讓家人獻聲。她竊笑道:“這樣才會有一鳴驚人的效果,而且好的東西貴精不貴多。只要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情,那就會有震撼感,所以我現在暫時也沒有跟家人合唱一首單曲的打算。”

家人在她心目中佔據極其重要的位置,但過往的她因怕家人擔心,總是選擇報喜不報憂,直到媽媽透過訪問得知女兒曾窮到沒錢繳房租等困境,一度心疼落淚後,她的心也跟著揪痛起來。“之前最辛苦的那個階段我都不說,之後媽媽因為這件事情耿耿於懷,到現在每一次看到、聽到訪問就會哭,所以現在的我也會主動分享多一點自己的心情。這對我來說已經踏出一大步了,畢竟要我表達自己的情感是比較困難的。”

目前在馬六甲過著退休生活的父母,每隔幾個月便會到香港長住一段時間,而自己一有假期,便會回馬陪伴父母,或者帶著父母到處旅行。單是今年,她就跟父母去了澳洲、泰國和北海道。“當工作太辛苦的時候,經常會有減少工作量,多回家陪他們的念頭。不過心情是很矛盾的,畢竟事業才剛看到一點起色,所以我會盡量取得一個平衡點。現在的我也不會逼自己逼得太緊,年紀大了後,會發現休息也是成長的一部分。”

今年31歲的她事業雖得意,感情生活卻一片空白,就連緋聞也跟她沾不上邊。問及家人會否催婚時,她打趣笑稱父母經常會把“工作為重”掛在嘴邊,尤其爸爸完全沒有給自己這方面的壓力,而媽媽看到她工作辛苦時,偶爾才會催促說:“唉呀,不要那麼辛苦啦!快點找個人嫁算了啦!”不過她卻沒放在心上,坦言:“我覺得她是口是心非,當下她也只是心疼女兒。若我在事業上有好的成績,他們還是會很開心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