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朝驥《馬哈迪的歷史定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廖朝驥《馬哈迪的歷史定位?》

    馬哈迪加入希望聯盟後,許多人都為他辯稱,說“他變了”、“改過自新”了,他的宿敵安華都說馬哈迪接受了政改議程,言他已經不是以前的馬哈迪。所以大家看到馬哈迪在競選過程中對過去的自己鞭撻,也完成了一個歷史弔詭的結果:一個專制者推翻了自己一手建立的政權。



    馬來西亞完成政黨輪替,歷史上必將記載馬哈迪的“功勞”,他將是除了東姑之外,另一位擁有兩個稱號的首相。東姑是“獨立之父”,也是“馬來西亞之父”。馬哈迪已經有“現代化之父”稱號,那另外一個稱號該是什么?因為他的因素,馬來西亞完成了政黨輪替,稱呼他是“民主之父”?今年國慶日,馬哈迪發表馬來西亞二次獨立的講話,仿彿也隱含這個意思。

    他是否要效仿蔣經國,在擔任“過渡”首相期間,修復制度完成民主化進程然後讓安華順利接班?從他委任總檢察長大法官的新氣象來看,是有這么一個新政新氣象。隨著他執意推行第二國產車與最近的馬來西亞大寶號計劃來看,那個我們熟悉的馬哈迪真應驗了選前幾位堅定的評論者所擔憂的,馬哈迪主義將死灰復燃。

    其實是拿來主義

    “馬哈迪主義”一詞由理大教授邱武德發明,描述馬哈迪所相信的治國綱領涵蓋了民族主義、資本主義、民粹主義、伊斯蘭與威權主義等,但是當馬哈迪使用時,這些主義之間卻常自我矛盾,如他常說馬來人自強,又不能去掉枴杖。或者用一句友人的話來說,馬哈迪其實是拿來主義,只要可以為他的私慾辯護即可。

    從馬哈迪目前執政的表現來看,他不屑於擔任一位跛腳的過渡首相,還是要立下政績。第二國產車是一個馬來民族可以從事先進工業的執念。曾經導致大量國家資產假借私有化的名義流失的馬來西亞大寶號又重來,這是他對馬來民族從事跨國企業的執念。對於他的這些老調重彈,希盟內部卻沒任何領袖對他的主張提出異議。邱武德教授最近指出馬哈迪的民族鬥士位置沒有任何一位希望聯盟的年輕領袖可以替代。因為馬哈迪是唯一一位曾參與結束殖民統治,至今依舊活躍的亞洲領袖。希盟的其他領袖都沒有這個資歷與光環。這一點讓馬哈迪個人的領袖權威添加了難以挑戰的門檻。

    邱教授不以為“馬哈迪主義”會全面死灰復燃,並非因為他有未竟之志,而是馬哈迪已沒有時間重新發明新的治國理念,只好廢物回收,重新撿起若干“馬哈迪主義”的部分來使用。按照這個情況繼續下去,歷史該給他安放什么名稱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