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一本輕微的詩集



那些最靠近你的‧陳繁齊‧大塊文化

讀書人/張崇牧

讀陳繁齊的詩不難,甚至可以不用太花心思,因為都是撩妹神句。他的詩也不是透過我們所知道的“傳統”管道發表。陳繁齊的詩都是隨手在紙上寫,張貼到面子書,接著一傳十,十傳百,他的粉絲專頁就破萬了!一個詩人的粉絲頁破萬,帖子轉發量還是相當驚人,此時此刻,誰還說不讀詩的,就真該打屁股了……

前陣子,在一場跟陌生人的文學對話中,對方帶著質疑口吻對我說:“你說你讀詩,那麼詩會為你帶來什麼好處?另外,你不覺得詩是很無趣的東西嗎?”由於我很會假裝有禮貌,于是我就很有禮貌的對他說:“讀詩不是為了追求利益,恰恰就是因為利益熏心,我要用詩的高雅和清淡來沖淡對利益的追求慾望。至於詩是否無趣?我想,你還是不要聽歌唱歌好了,歌曲中的歌詞,很多時候就是一首完整的詩,至於歌詞的文學程度到哪裡?則不是我想要跟你討論的!”說罷,我有點不屑,繼續回答下一個陌生人的提問。

在馬來西亞談詩,每個人都搞不清楚狀況,總是祭出“詩很難懂”的大旗。說實在,人生也很難懂,難道就要輕生?就算睡在你身邊的人、常出現在你身旁的貓狗,你也不是很懂他們,難道就要毀掉?按照“詩很難懂,所以我覺得詩很無趣”的神邏輯來推論,很難懂的人、搞不清楚的就該毀掉,這樣才會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容易懂了。

毀我詩觀的詩集

上面這些事情,跟今天我要談的這本詩集有些關係。什麼關係呢?那就是我總算找到可以“名正言順”告訴你,這本詩集根本不用你多少大腦,就可以把詩都讀懂,然後還能感受到獨特的當代詩意。

上面這番言論,必然有人反對!特別是懂詩的人,當他們讀到這裡定然就要吶喊我的說辭太不政治正確。嘿!在政治都不怎麼正確的年代,你跟我談政治正確,是不是有點欠揍呢?不打緊,我寬容大量,不跟你們詩壇只講嚴肅的人議論,因為今天要說的,是最近我讀到的一本“毀我詩觀”的詩集——《那些最靠近你的》。

我在很多場合,不論公開或私下都批評過,台灣文壇當今能寫出有氣魄的作品的人是越來越少。倒是因網絡興起,群眾胡亂吹捧出猶若工廠生產的作家群湧而出。但我們也不能否認,網絡時代的庸俗與平凡,讓本來就不喜歡思考的大腦變得更懶,于是從眾追逐流行也就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

當詩也流行起來時,我們就要思考,這是壞事或好事?我不寫詩最大的好處是,可以理直氣壯的告訴對方,你去拿陳繁齊的詩來讀,如果你說你看不懂裡面那充滿曖昧撩妹談情說愛的詩句,真的就該用“貓刑”將你給整死!

是的,讀陳繁齊的詩不難,甚至可以不用太花心思,因為都是撩妹神句。他的詩也不是透過我們所知道的“傳統”管道發表。陳繁齊的詩都是隨手在紙上寫,張貼到面子書,接著一傳十,十傳百,他的粉絲專頁就破萬了!一個詩人的粉絲頁破萬,帖子轉發量還是相當的驚人,此時此刻,誰還說不讀詩的,就真該打屁股了。

大數據時代裡的輕

說點正經的,我讀完這本詩集的感受是什麼?闔上書,我自言自語地說:“現代詩氣數大概也就到這裡了!”

這本輕薄的詩集,它的內容也像它的形態。我是追求厚重感的人,總覺得要有一些什麼,人生才不至於輕飄飄。然而,時代到底不允許我們厚重,特別是在指尖輕滑,就能在網絡世界裡翱翔的大數據時代。

那天,跟某詩人吃飯,我們聊到詩的時候,不約而同的說,現在所有人都忘掉經典,忘掉傳統,這樣的話,那麼我們還需要“承先啟後”嗎?“承先啟後”乍看是那麼簡單明了,但四個字背後的意涵,卻如此沉重!

不過不打緊,在網絡時代你要偽裝厚重的管道很多,好比可以在谷歌上搜尋“厚重”,經過數據分析,網絡蜘蛛就會將它搜索到的原始資料,一筆筆現在你面前,維基百科也會給你不一樣的厚重感。

忘了說,這本詩集的字是很小很小的,不適合老人看。這也明顯擺著一個事實,如果你過了35歲,請不要干預年輕人的時代,因為你已落伍得像掉牙的老虎(鬼)。

閱讀不挑食,以文字餵養靈魂,做這個時代的精神貴族!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