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一本轻微的诗集



那些最靠近你的‧陈繁齐‧大块文化

读书人/张崇牧

读陈繁齐的诗不难,甚至可以不用太花心思,因为都是撩妹神句。他的诗也不是透过我们所知道的“传统”管道发表。陈繁齐的诗都是随手在纸上写,张贴到面子书,接着一传十,十传百,他的粉丝专页就破万了!一个诗人的粉丝页破万,帖子转发量还是相当惊人,此时此刻,谁还说不读诗的,就真该打屁股了……

前阵子,在一场跟陌生人的文学对话中,对方带着质疑口吻对我说:“你说你读诗,那么诗会为你带来什么好处?另外,你不觉得诗是很无趣的东西吗?”由于我很会假装有礼貌,于是我就很有礼貌的对他说:“读诗不是为了追求利益,恰恰就是因为利益熏心,我要用诗的高雅和清淡来冲淡对利益的追求欲望。至于诗是否无趣?我想,你还是不要听歌唱歌好了,歌曲中的歌词,很多时候就是一首完整的诗,至于歌词的文学程度到哪里?则不是我想要跟你讨论的!”说罢,我有点不屑,继续回答下一个陌生人的提问。

在马来西亚谈诗,每个人都搞不清楚状况,总是祭出“诗很难懂”的大旗。说实在,人生也很难懂,难道就要轻生?就算睡在你身边的人、常出现在你身旁的猫狗,你也不是很懂他们,难道就要毁掉?按照“诗很难懂,所以我觉得诗很无趣”的神逻辑来推论,很难懂的人、搞不清楚的就该毁掉,这样才会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容易懂了。

毁我诗观的诗集

上面这些事情,跟今天我要谈的这本诗集有些关系。什么关系呢?那就是我总算找到可以“名正言顺”告诉你,这本诗集根本不用你多少大脑,就可以把诗都读懂,然后还能感受到独特的当代诗意。

上面这番言论,必然有人反对!特别是懂诗的人,当他们读到这里定然就要呐喊我的说辞太不政治正确。嘿!在政治都不怎么正确的年代,你跟我谈政治正确,是不是有点欠揍呢?不打紧,我宽容大量,不跟你们诗坛只讲严肃的人议论,因为今天要说的,是最近我读到的一本“毁我诗观”的诗集——《那些最靠近你的》。

我在很多场合,不论公开或私下都批评过,台湾文坛当今能写出有气魄的作品的人是越来越少。倒是因网络兴起,群众胡乱吹捧出犹若工厂生产的作家群涌而出。但我们也不能否认,网络时代的庸俗与平凡,让本来就不喜欢思考的大脑变得更懒,于是从众追逐流行也就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当诗也流行起来时,我们就要思考,这是坏事或好事?我不写诗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对方,你去拿陈繁齐的诗来读,如果你说你看不懂里面那充满暧昧撩妹谈情说爱的诗句,真的就该用“猫刑”将你给整死!

是的,读陈繁齐的诗不难,甚至可以不用太花心思,因为都是撩妹神句。他的诗也不是透过我们所知道的“传统”管道发表。陈繁齐的诗都是随手在纸上写,张贴到面子书,接着一传十,十传百,他的粉丝专页就破万了!一个诗人的粉丝页破万,帖子转发量还是相当的惊人,此时此刻,谁还说不读诗的,就真该打屁股了。

大数据时代里的轻

说点正经的,我读完这本诗集的感受是什么?阖上书,我自言自语地说:“现代诗气数大概也就到这里了!”

这本轻薄的诗集,它的内容也像它的形态。我是追求厚重感的人,总觉得要有一些什么,人生才不至于轻飘飘。然而,时代到底不允许我们厚重,特别是在指尖轻滑,就能在网络世界里翱翔的大数据时代。

那天,跟某诗人吃饭,我们聊到诗的时候,不约而同的说,现在所有人都忘掉经典,忘掉传统,这样的话,那么我们还需要“承先启后”吗?“承先启后”乍看是那么简单明了,但四个字背后的意涵,却如此沉重!

不过不打紧,在网络时代你要伪装厚重的管道很多,好比可以在谷歌上搜寻“厚重”,经过数据分析,网络蜘蛛就会将它搜索到的原始资料,一笔笔现在你面前,维基百科也会给你不一样的厚重感。

忘了说,这本诗集的字是很小很小的,不适合老人看。这也明显摆着一个事实,如果你过了35岁,请不要干预年轻人的时代,因为你已落伍得像掉牙的老虎(鬼)。

阅读不挑食,以文字喂养灵魂,做这个时代的精神贵族!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