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任平:敦馬哈迪的變與不變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溫任平:敦馬哈迪的變與不變

    敦馬與希盟成員黨,都明白國陣與伊斯蘭黨每天24個小時都在伺機反撲。68%的馬來人口是鐵一般的現實,為了討好24%的華人,而失掉馬來人對希盟的民心,敦馬當然不會做這樣的事。我揣測9月1日的土著大會是在這個考量下召開的,敦馬苦口婆心勸說族人要爭氣,安華亦重申土著的特權受到保護。大會提到的國家教育走單元路線,是歷屆巫統年度中央代表大會的常青議題,談不上什么新意。



    敦馬過去當了22年首相,馬來人應該知道敦馬出任副首相(1976-1981)到首相的22年(1981-2003),這位族群長者並沒有出賣過馬來人的權益。召開土著大會,穩住馬來人的支持,不讓巫統、伊斯蘭黨有機可乘。

    老人家行事勇決。百日新政,他委任非穆斯林為聯邦大法官,委非穆斯林為總檢察長。廢除國安法。解散散播種族議程的JASA,解散國家幹訓局。由國會遴選委員會委任反貪會主席,反貪會主席直接向國會負責。由國會遴選委員會委任總審計司,也是直接向國會負責。委任反對黨(巫統)資深議員出任公賬會主席。希盟議員得向反貪會申報財產。種種步驟都讓國家事務、國家財務走向透明化與制度化,這方面敦馬的確費了不少心思。

    敦馬主政亮點不僅如此,他還大膽推翻陳規惡習,提供撥款給反對黨議員。

    很難想像過去61年,聯盟─國陣政府不撥款給反對黨國州議員,反對黨是怎樣“存活”的。選區在沒有政府撥款的資助下,城鎮無法興旺,甚至各種公共設施都落后。吉隆坡的甲洞、蕉賴……幾十年來道路坑坑洞洞,政府刻意忽略這些地區,使大吉隆坡的成長畸形,發展分化。“撥款給反對黨的選區,不啻給機會讓他們利用錢來反對自己”的鷹派,終于在“我們沒有理由因為選民不投票給執政黨,而懲罰選民”的鴿派說服。敦馬顯然俯順民心所向。

    即興表達喜惡出岔

    敦馬的盲點也不少,他是醫生,沒有律師的專業訓練。他的公開言論,在即興情況下,未與屬下官員磋商即表達喜惡,有時會出岔。柔佛的碧桂園是州政府的管轄範圍,他也指指點點,上至柔佛蘇丹,下至八旬華翁,都不客氣批駁了他。

    他的“普騰情意結”也令人擔心,呼籲國民倣傚日本買國產車,在80-90年代可能管用,在2018年的今天聽來有點彆扭。國家資政理事會成員之一的佐摩博士,已公開告訴國人,以人口計算,馬來西亞是全世界擁有車輛最多的國家。1000人有400部車。普騰電子車3.0的逆勢經營可能得不償失。無人駕駛汽車馬上就要應市了。

    從各方面去觀察,敦馬對普騰、對宏願學校的念念不忘,都是他個人的一些“執念”,幾十年不變,有人猜測不久我們就會聽到F1風馳電掣的轟響了。而這位93歲的政治家始終對華人持高度警惕,出言近乎魯莽,對馬中貿易關係始終是不利的。

    80年代提倡“向東學習”──向日本學習──那時的日本國力如日之中天。1988年美日簽署了“廣場條約”,強勢日元使日本出口大幅萎縮,失去了“寶貴的30年”。 日本經濟長期萎靡不振,國民投資意願多年來嚴重偏低(即使銀行貸款零利率),人民消費意願低迷,生育率下降,人口嚴重老化,這個時候向日本取經,學習什么?學習日人忠心耿耿購買國產車?

    中美貿易戰開打,日本似乎想見縫插針,與中國領導人交好。很難忘記,不久之前在某國際場合上,習近平主席走來,安倍近乎跑步,追上前去與前者握手那種慇勤與謙恭。日本不可能要特別禮待大馬,令中國政府不悅。以馬哈迪的睿智,他應該不是“反華”,而是對華多有顧忌。1978年中國力倡改革開放,輸出許多產品,可再沒輸出共產主義。敦馬大可放心。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