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任平:敦马哈迪的变与不变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温任平:敦马哈迪的变与不变

敦马与希盟成员党,都明白国阵与伊斯兰党每天24个小时都在伺机反扑。68%的马来人口是铁一般的现实,为了讨好24%的华人,而失掉马来人对希盟的民心,敦马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我揣测9月1日的土著大会是在这个考量下召开的,敦马苦口婆心劝说族人要争气,安华亦重申土著的特权受到保护。大会提到的国家教育走单元路线,是历届巫统年度中央代表大会的常青议题,谈不上什么新意。



敦马过去当了22年首相,马来人应该知道敦马出任副首相(1976-1981)到首相的22年(1981-2003),这位族群长者并没有出卖过马来人的权益。召开土著大会,稳住马来人的支持,不让巫统、伊斯兰党有机可乘。

老人家行事勇决。百日新政,他委任非穆斯林为联邦大法官,委非穆斯林为总检察长。废除国安法。解散散播种族议程的JASA,解散国家干训局。由国会遴选委员会委任反贪会主席,反贪会主席直接向国会负责。由国会遴选委员会委任总审计司,也是直接向国会负责。委任反对党(巫统)资深议员出任公账会主席。希盟议员得向反贪会申报财产。种种步骤都让国家事务、国家财务走向透明化与制度化,这方面敦马的确费了不少心思。

敦马主政亮点不仅如此,他还大胆推翻陈规恶习,提供拨款给反对党议员。

很难想像过去61年,联盟─国阵政府不拨款给反对党国州议员,反对党是怎样“存活”的。选区在没有政府拨款的资助下,城镇无法兴旺,甚至各种公共设施都落后。吉隆坡的甲洞、蕉赖……几十年来道路坑坑洞洞,政府刻意忽略这些地区,使大吉隆坡的成长畸形,发展分化。“拨款给反对党的选区,不啻给机会让他们利用钱来反对自己”的鹰派,终于在“我们没有理由因为选民不投票给执政党,而惩罚选民”的鸽派说服。敦马显然俯顺民心所向。

即兴表达喜恶出岔

敦马的盲点也不少,他是医生,没有律师的专业训练。他的公开言论,在即兴情况下,未与属下官员磋商即表达喜恶,有时会出岔。柔佛的碧桂园是州政府的管辖范围,他也指指点点,上至柔佛苏丹,下至八旬华翁,都不客气批驳了他。

他的“普腾情意结”也令人担心,呼吁国民倣傚日本买国产车,在80-90年代可能管用,在2018年的今天听来有点别扭。国家资政理事会成员之一的佐摩博士,已公开告诉国人,以人口计算,马来西亚是全世界拥有车辆最多的国家。1000人有400部车。普腾电子车3.0的逆势经营可能得不偿失。无人驾驶汽车马上就要应市了。

从各方面去观察,敦马对普腾、对宏愿学校的念念不忘,都是他个人的一些“执念”,几十年不变,有人猜测不久我们就会听到F1风驰电掣的轰响了。而这位93岁的政治家始终对华人持高度警惕,出言近乎鲁莽,对马中贸易关系始终是不利的。

80年代提倡“向东学习”──向日本学习──那时的日本国力如日之中天。1988年美日签署了“广场条约”,强势日元使日本出口大幅萎缩,失去了“宝贵的30年”。 日本经济长期萎靡不振,国民投资意愿多年来严重偏低(即使银行贷款零利率),人民消费意愿低迷,生育率下降,人口严重老化,这个时候向日本取经,学习什么?学习日人忠心耿耿购买国产车?

中美贸易战开打,日本似乎想见缝插针,与中国领导人交好。很难忘记,不久之前在某国际场合上,习近平主席走来,安倍近乎跑步,追上前去与前者握手那种慇勤与谦恭。日本不可能要特别礼待大马,令中国政府不悦。以马哈迪的睿智,他应该不是“反华”,而是对华多有顾忌。1978年中国力倡改革开放,输出许多产品,可再没输出共产主义。敦马大可放心。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