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美國觀察──白宮爆料,貴在自由 | 中国报 ChinaPress

胡逸山:美國觀察──白宮爆料,貴在自由

我以前常對人家說,我是在尼克遜總統辭職下台后的一星期出生的。一方面賣弄自己的歷史知識,另一方面也是我向來的習慣,以歷史上一些較為知名的事件給自己生涯中的也是歷史的一部分,自我感覺良好。



尼克遜之所以被逼下台,主要當然是之前幾年發生的著名水門事件。尼克遜的競選連任團隊涉嫌指使一些不法分子,摸黑入侵對手民主黨在水門大廈的總部偷取訊息,被識破逮捕。之后的幾年裡,圍繞著尼克遜是否事先知情以及事后是否蓄意隱瞞等一系列調查,引發了美國的憲政危機,尼克遜最終在被彈劾前夕宣佈辭職。

當時有兩位《華盛頓郵報》的記者伯恩斯坦與伍爾沃德,契而不捨想盡辦法發掘白宮內幕,甚至找到一名代號“深喉”(當時著名春宮片的片名)的爆料者(幾年前才被披露是當時的聯邦調查局副局長),寫出一系列有深度的水門事件報導,間接促成民眾對尼克遜的反彈,令后者不得不下台。兩人后來獲頒著名的普利茲新聞獎。

伍爾沃德這些年仍然繼續撰寫調查文學,幾乎針對尼克遜之后的每一位總統他都寫有一或幾本書來描述功過,對彼等褒貶參半。日前伍爾沃德推出的最新一本書,敘述的正是特朗普總統的白宮內幕。

下屬欺瞞上級行為

特朗普性格我行我素,絲毫不顧政治正確,喜歡用通俗語言對大小事物發表意見,這一點在伍爾沃德的書裡當然有描繪。但最生動的刻劃,還是特朗普的白宮屬下為防他完全無視美國政治或外交傳統的一些“獨到”做法,甚至要把一些文件從他桌上偷偷抽走,以免他簽發或閱讀后造成在彼等眼裡是難以彌補的國家利益損害。如果這一描述屬實,我擔心的還不是特朗普備受非議而又影響世界的各項決策,反倒是連美國白宮都會發生這種下屬自以為是欺瞞上級的行為,令人歎為觀止。

從特朗普上任前就一直纏繞著他與其團隊的所謂“通俄門”,即被指勾結俄羅斯來影響美國當時總統選舉的結果,以製造出對特朗普勝選有利的條件,也在伍爾沃德的最新書裡佔了重要的篇幅。特別是有關特朗普是否應該接受獨立檢察官方面的盤問,他個人意願極高,認為可以一向的大口氣講話的姿態壓過檢方的質詢,但他的法律團隊門卻害怕他趨于浮誇的口吻會被檢方抓到把柄,被指控為有法律責任的撒謊,即便在任總統期間有刑事豁免權,但下台后卻可能被翻出來提控。

這本無疑是大事批判時任美國總統的爆料書籍,但我覺得最難能可貴的,還是美國悠久的言論與新聞自由傳統,允許它出版。試問類似針對當朝領導人的批評題材的書,無論在相對專制的前朝抑或當下變天后的所謂新馬來西亞,有可能出版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