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大马阳光男孩 壮志破“冰”冬奥

生长在四季如夏的茹自杰,在2018冬季奥运会上创“冰”蹟以前,跟母亲邹艾玲走过一段如同摸著石头过河的日子,每一步走得既如临深渊,又如履薄冰;为追寻冰之梦,他不惜远走北方雪国,不仅为个人争荣,也为国家载誉。916马来西亚日届临,如今身在加拿大的这位“溜冰王子”做客《架势堂》,我们用文字与视频,让读者走进他阳光般耀眼的冰上奇缘!

特约:子若

图:潘嘉威、受访者提供

今日登场

大马花式溜冰王子茹自杰(Julian Yee)

茹自杰认为,能够与其他人或其他年轻选手分享自己的故事,是非常鼓动人心的,有机会带领新一代花式溜冰运动员走向他们的目标——闯入国际舞台,让他一直保持生命的热忱与火花。

远赴雪国屡创第一 传递冬奥圣火

“学会花式溜冰不是一件难事,反而要掌握它却有一定的难度。”大马花式溜冰王子茹自杰(Julian Yee)成为大马第一位晋级冬季奥运的选手,当然,成功不是平白无故获得的,他可是付出非一般的努力!

人生中有无数的第一次,大马花式溜冰王子茹自杰(Julian Yee)有过许多令人羡慕的第一次,今年年初,20岁的他代表大马,前往韩国平昌参加2018年冬季奥运会,创造了多项第一,他是第一位取得冬奥资格的大马人、第一位大马冬奥旗手,以及第一位参与冬奥火炬传递的大马运动员。

在这些所有成就的第一次以前,他在溜冰场上的初体验始于什么时候呢?那年他只有四岁,他凭著稀疏的记忆回溯,“早年滑冰时,我记得戴着头盔在冰上快速地溜冰。”他声称,年幼的他不过享受把所有精力淋漓倾尽的感受,“我爱上了它!”

他对它的爱却是如此彻底与认真,在后来无数个在冰上起舞的日子里,他发现溜冰有一种美,“它的美妙之处在于冰本身,在冰上滑动可以让我舞出非常优雅和精致的动作,使到整个表演有一种流畅的节奏之美。”

如果你曾经看过他在冰上收放自如的帅气舞姿,就明白其所言之实,“对许多观众而言,在冰上滑动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它很轻易起到‘让人惊叹’的效果。”在人生的每一件学习都是一场经千辛、历万苦的试炼,“学会花式溜冰不是一件难事,反而要掌握它却有一定的难度。”

他说,花式溜冰跟其他任何一种运动无异,“如果你想成为最好的运动员,就必须加倍努力,并为实现目标而做出重大牺牲。”他觉得,成为大马冬季奥运选手第一人以前,他面对过最挑战的阶段是初期训练,“我必须让自己习惯于周而复始的刻苦训练,还要不断地督促自己努力再努力。”

他以过来人身分说,在这个阶段,许多人会熬不住而选择放弃,因为不习惯,也不认为有持续下去的必要,“我相信,一旦通过了这个阶段,当你已经知道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后,你就会更懂自己了。”

每周至少训练五天

为了争取进入冬奥会花式溜冰资格,茹自杰曾经放弃一切,包括:暂停学业,以训练为生活的全部,从而前往德国参加2017年雾迪杯(Nebelhorn Trophy)比赛,因此,自2016年开始,他负笈加拿大接受全时间的专业培训。

那是位于安大略省南部锡姆科湖沿岸一座小城巴里(Barrie)的著名麻里坡萨溜冰学校(Mariposa School of Skating),这个培训并没有随着冬奥会的结束而停止,目前,他依然在那儿。

茹自杰在麻里坡萨溜冰学校训练时的情景,他透露,这张照片是一两周前拍的。

问到在他乡的日常,“一般上,我每周至少训练5天,在特定季节中的某些星期里,训练日数会多达6天。”他接着透露:“我会在早上7点抵达溜冰场,通常7时45分或是8时开始冰上训练,每天都得溜至少3个小时,中间也会有休息时间。”

“之后,我会进行一小时的非冰上训练。”他解释,他的训练内容,可分为冰上和非冰上训练,两者都必须进行,非冰上训练的内容包括:肌力、体能、芭蕾 、舞蹈、伸展运动等等的训练。

在完成两大部分训练后,一天里的训练算是告一段落,在腾空的时间里,他也没有闲下来,他兼职给俱乐部的学生当指导,“我正在唸大学,所以,这个兼职教练让我赚取额外零用钱。”通常,在完成教导之后,他就会去大学上课,完了以后,一天就算是来到了尾声。

据他所言,不只是比赛,训练期间也会面对高高低低的表现,“我可能不在最好的状态,或者是做得不够好。”他说道:“不是每一天都是完美的,若是做不好,惟有寄望第二天,并且确保那是另一个全新的开始。”

“一旦与压力碰上了,我会尽力将所有紧张情绪导向积极能量,只是,不是每一次都奏效。”若是无法尽如人意呢?“我知道自己需要休息一下了,放松心情,试着将它清空。”此时,音乐总能助他一臂之力。

至于他选择的音乐类型是按照当下的心情和感觉来决定,“从流行曲到爵士乐到蓝调,甚至摇滚皆可。”他会把所思所想重新排列,如此一来,可以厘清自己的看法与观点。

世上无完人情感讲缘分

像茹自杰这样一个才貌双全且有名气的大男生,想必引来许多女孩们的圈粉吧?!为大家福利着想,我代大家问了,“你有女朋友吗?”他如此写道:“哈哈,这个很好。嗯,不,我目前没有女朋友。”

至于是否会在现阶段让某个人闯进其生命里,他答得非常有智慧哦,“我不会强求任何事情的发生,我认为,最好的选择就是顺其自然,看看事情会如何发展,一切都需要自然而然形成。”刚过双十之年,他可能是别人心中的梦中情人,而他的梦中情人又是什么模样呢?他回得很理智,“我觉得呀,梦中的女孩只是活在梦中。”

“我非常怀疑在这世界上会有多少这样的人存在,哈哈哈,那是因为没有人是完美的呀!”他再度强调,自己并没有在爱情路上寻找或追求特定的人与事。若是以当下流行的佛系说法,那就是随缘,缘分来了,任谁挡也挡不住!

平常若是有空闲时间,这位溜冰花美男会做些什么呢?“烹饪。”一个会做饭并且非常喜欢做的大男生,乍听之下,就马上加分不少,“我热衷于尝试不同类型的菜肴,看一看,自己能煮出什么料理来。”假如不入厨房,休闲时,他会看一部电影,找朋友,或是趁机休息也很好!

离乡受训 纵横四海不为苦

今年初成功晋身冬季奥运会,这表示已晋身世界顶尖运动员的舞台,这一个跨步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呢?茹自杰表示,这是一种荣幸,更是付出辛勤劳动后的成果,“这成果里头挟杂着父母、兄弟、教练,以及朋友们投入过的心血。”

他感到最自豪的,是可以帮助大马打开冬季运动领域这道前所未有的大门,同时,期待能够在这条道路上继续为年轻一代溜冰选手开启更多门。

那他视之为压力抑或鼓励?“这一切需视情况而定,无论哪种状况下,我都会竭尽所能控制压力,尽可能善用它,以达到个人更好的状态。”

双亲是生命明灯

走在这条无回头的路上,他不但要承受成绩的好坏,更要面对离家的自立,这是他以前想过的生活模式吗?“在这之前,我已经想过这一点了。我总是有一种感觉,我不会永远在家。”他认为,身在家里会有一种舒适感。但是,他更相信,当一个人处于不舒服的环境中时,一定能够学到更多东西,并获得新的体验,“它将使我更强大。”

在这个年纪就领悟到跳出舒适圈,挑战困难的道理,难怪妈妈在我面前赞他,是一个相当成熟的孩子,“如果我真想要有进步或提高个人能力,就不得不离开家,这是最好的学习。”那是因为海外有更好的设施,“我想,经过一段时间后,就会习惯了。”由于长期在海外训练与比赛,他早已过惯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生活。

虽然不至于利就,却已经是成名,他如何处理成名呢?“哈哈哈,我觉得,我并不出名。”至于名气对他而言意味什么? “它意味着有很多责任。”从他一系列的回答之中,我们可以看得出他被教育得很棒,大马冬季奥运之路有他继续闯关,那是大家乐看其成的。

一路上,父母就像是他生命中的一盏明灯,他们用身体立行来给他上一堂又一堂的生命课程,“他们教会我保持谦虚,因为诚意会带你走更长、更远的路;除此之外,尊重是赢回来的,而不是求回来的。所以,平心对待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些你不懂的人。”

这条远走的路、不好走的路,让今年5月才过21岁的他,变得不一样。假如他不是溜冰运动员,此时此刻,他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笑答:“我可能会是处于毕业边缘,并且试图寻找一份工作的人。”他随即认真答一回:“即便不是运动员,我还是会做一些其他活动来让自己继续前进,无论是另一种运动或是爱好。”

妈妈‧邹艾玲

这些年来,邹艾玲陪着茹自杰东征西伐,为儿子解决大大小小的问题,打从少女时代就对溜冰有喜好的她说,当她对花式溜冰有深入的了解,鼓动了她的热情去把这件事情做到最好。

孩子溜出成绩转向专业栽培

妈妈邹艾玲是把茹自杰带到了溜冰场上,为他打开冰之门的那个人,茹自杰透露,妈妈对花式溜冰并非很了解,“然而,她教会了我如何以成熟的方式看待情况,她让我接触到许多方面的事情,让我准备好一切,以好好地面对生活。”

在妈妈陪伴下,1997年出生的茹自杰4岁就开始上溜冰课;5岁那年,参加了在绿野仙踪举行的溜冰比赛,“那是他人生中的首场比赛。”她说,当时抱着好玩心态,不作他想。当儿子的比赛足迹遍及新加坡、印尼、香港之后,一切开始有了转变,长子茹自坚和次子茹自俊都曾是溜冰好手,次子更是首位代表大马出战冬季亚运会的溜冰选手。

自此以后,溜冰之于他们一家人,不再是玩票性质了,就连妈妈也认真起来,后来,她更从工业工程师到家庭主妇,再转身为大马溜冰协会前副主席。

在运动上选择认真,这表示将放弃正常人的生活,“他们的生活就只剩下上学与训练。每周至少有四五天是在溜冰场上度过,如是周而复始。”她接着说道:“小时候,他们仍会听取我的意见,但是,到了某个年纪之后,我们就必须坐下来好好商讨了。”

据她说,所有的训练时间都必须迁就广场的时间,“只能选择在非公开给大众的时间才能上场练习,有时需要等到晚上10时,再练到凌晨12点;早上则是在上学以前去进行训练。”妈妈直言:“相当疯狂的训练,完全失去正常生活。”

13岁那一年,茹自杰首度闯进国际性比赛,当时,大家对这个来自热带国家的溜冰选手感到迷惑 ,更有人不晓得大马在何方,小小的他,心中下定决心要用溜冰之姿,让世界都知道大马也可以在溜冰场上闯出春天。

小小茹自杰在冰上的可爱舞姿,脸上露出满满的自信。

自2011年,茹自俊参加国际性溜冰比赛之后,大马溜冰不再止于休闲运动,而是需要用更严肃态度视之。后来,只有茹自杰选择持续下去,而妈妈也决定陪着他走这么一回,通往看似遥不可及的冬奥会之路在有意无意中启程了,那是一段漫长且艰钜的路!

贵人资助留洋表现脱胎换骨

在前无古人的情况下,茹自杰与本地教练在黑暗中摸索,把失误当补药;妈妈也不得不亲自了解国际溜冰比赛的方方面面,“我不断参加研讨会,以了解评审制度,如此一来,才会掌握得分的关键因素。”若是对评审规则不了解,可能因此失大分、失资格,重头来过, “不知的代价是非常昂贵的。”

她也借着国际比赛拓宽人脉,从而结识更多溜冰教练,过去这些年,每一次正式比赛,她都陪着他去,“超过30场了。”由于负担不起聘请教练一同前去的状况,她有过无数次的经历是,把儿子比赛的情况录下,再即场把视频传给教练,以争取在第一时间取得纠正的意见。

在国内仍未有奥运规模的溜冰场前,只要有重大比赛,她就带着他先到最靠近也能负担得起的泰国曼谷进行密集训练,以及规划比赛内容;到了学校长假,他们也曾到过中国北京与上海培训,“一去就是6星期。”

直至约两年前,他出现突飞猛进的进展,在极短时间且财务窘迫的情况下,他们必须当机立断,做出关键决定:闯冬奥会不?当他点头愿意试一试的时候,“我们决定把他送去加拿大培训。”惟有在国外接受训练方有进奥的机会,“风险非常得大。”

为此,他暂停大学学业,妈妈则四处筹经费,“只要听到哪里有门路,我都去叩门,非常艰难。”但碍于溜冰非热门运动,她四处碰钉子,直接她接到一通奇迹般的电话,有个大马人愿意赞助儿子,“那笔钱足够他在异国维持一年的生活与训练费用。”她说,直到今天,她都不知道他/她是谁,但视对方为恩人,“没有他,这一切不会发生。”

在加拿大,他们找到了迈克哈尔菲斯(Michael Hopfes),也就是他现在的指导教练,茹自杰也寄宿在教练的家。在那里,他得到个别的教练培训旋转、跳跃、步伐等技术动作,以及编舞,不久后,他有了脱胎换骨的表现,有风险的征奥之旅露出了曙光。

茹自杰与他的指导教练迈克哈尔菲斯。

当德国那场比赛成绩宣布时,她哭成了泪人,两母子相拥而泣,这个温馨画面把他们带到第23届平昌冬季奥运会里,为大马创造出历史性一刻!如今,冰之冒险之旅继续挺进,征奥之旅也停不下来,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是茹自杰下一个远大目标!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