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逸蓄势待发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王冠逸蓄势待发

王冠逸:“人生沒有白走的路。”
王冠逸:“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这句话出自王冠逸(Lawrence)的口中,掺杂着一丝苦涩、心酸、艰辛和欣慰……

当年赴日本组男团出道受挫,然后从新加坡开始演戏、回流马来西亚拍电视剧,甚至孤身到语言不通的泰国拍电影,波折重重的际遇似乎都是在磨练他。

事实亦证明他走过的每一步、付出的每一分努力、耗费的每一秒,都值得,因为这些实实在在的经验,都是后来推他站上了更大平台的动力,让大家更深认识:王·冠·逸。

文:覃小萍
图:李玉珍

耕耘超过10年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王冠逸在马新演艺圈默默耕耘超过10年。

他名气很大?有留意马新连续剧的观众至少对他有印象。有代表作吗?他确实拍了不少担任要角的戏剧。

“以前我一直会觉得自己有能力和可以做很多东西,可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和管道。那个时候确实会觉得为什么谁谁会被力捧?为什么谁谁会红?为什么谁谁可以拍这样子的戏?我明明觉得自己也很有这个能力和条件,可是为什么我就一直做不到?”

会否觉得怀才不遇呢?

“又不至于啦,只是觉得无用武之地。”他淡笑说,“就很努力去做咯!可能会有一点点没有方向,可是我觉得努力就是方向。所以我就一直在做、很努力的在做,希望会做出一条路来。我那时候真的很拼!可能在这里拍戏到晚上11时,又自己开车过去新加坡,因为隔天在新加坡开戏是早上6时。我那时候什么都做,当时就做了很多时尚的东西,也在那个时候开发了时尚这一块。”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当年在马来西亚拍戏的时候,竟然只在吉隆坡这个大都会里,租了一间月租仅300令吉的佣人房!

“那是很小的一间房,我放了一张单人床,旁边放一个bedside table(床头柜),就没有位子放其他东西了。我的衣橱就是我的车。我就这样子过了3、4年。

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开销就是租金和电话费。每天就是去开工、开工、开工,从早拍到晚。我似乎都没有不拍戏。我会把自己弄得很满,不拍戏就拍杂志,那个时候拍了各式各样的杂志,内页、封面,过后去中国也很好用啊,‘喔,原来你以前在马来西亚时尚圈那么吃得开’。”

视秦岚为伯乐

近期最夯的清宫剧《延禧攻略》播毕却热潮未退,剧中饰演海兰察的王冠逸,知名度迅速打开,也牵引出一段他与“富察皇后”秦岚的姐弟恋绯闻。

秦岚──一位助他把演艺事业推上另一巅峰的伯乐,王冠逸没有刻意的奉承,对两人的认识过程也只轻描淡写的说,秦岚和她公司团队约2年前到新加坡拍摄,透过一位新加坡朋友介绍,认识了一批包括他在内的新加坡艺人。

“他们可能觉得我有市场,而且我们也聊得来,他们就问我要不要去中国发展。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我的事业就突然间朝向不一样的方向。”

对秦岚,他的形容是:“秦岚真的是一个很照顾人、戏里戏外都是一样好的人,特别特别的nice,不是因为要说客套话,(我)真心的、真心的觉得她是很nice、很照顾我。我还挺幸运的。”

《雙子情人》一人分飾二角。
《双子情人》一人分饰二角。

笑谈打拼趣事

从新加坡回来马来西亚发展一阵子后,王冠逸又开始接回新加坡的工作,经常开车在两地奔跑,从吉隆坡飙车到新加坡,但最悲剧却发生,“到了海关才发现没有带到护照!哈哈哈!”

事过境迁,他重提这段听起来苦哈哈的打拼趣事仍能笑着自嘲。

“那时候我就是过著这样子的生活,很努力、很努力,就是希望能走出一条路来。那时候去泰国也是累死,完全一句泰国话都不会,也是这样硬硬来!

别人问‘可以吗?’,我就说:‘可以可以’、‘我会我会’、‘背得了的,背得了的’,就鼓起这种精神去做很多事情,一头栽下去的做!”

他感恩当时得到很多贵人帮助和给予机会,直至后期总算让他看见一丝曙光。

“因为我之后去新加坡拍了《118》,坦白说小宝的那个角色回响很好,可能当时新传媒把这个角色给我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小宝会有这么好的回响,不然可能也不会给我而是给了他们自家艺人。

我尾端转回去新加坡之后碰到挺多蛮好的机会,拍了不同的东西,像拍了《Zero Calling》,又拍了《星月传奇》,也拍了泰国剧《Yes sir,my boss》。那个时候是我开始起色的时候。对我来说,至少拍了挺多我满意的东西。”

这些路并不算平坦,但他很笃定这些路程都是他很好的磨练。

“所以我说其实都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条路、每一个你觉得不好的,其实都在成就著以后的你。”

曾萌隐退想法

中国地灵人杰,演艺专科班的精英甚多,近年更有香港和台湾艺人纷纷到中国赚人民币,因此外国人要中国影视市场占上一席之地并不易。

王冠逸幸运的塔上了北开班车,还很幸运拿到一张座席车票,先是拍了《泡沫之夏》,然后有《万水千山总是情》、《海洋之城》、《延禧攻略》。

“我真的幸运。虽然听起来有点欠扁的官方说法,但我真的是这样子。我中国的老板也说我能够这么顺,真的是一个很独立的个例。我真的没有比别人好,论颜值,那边比我颜值好的人很多很多;如果说演技磨练得挺不错,那边演技比我好的人也很多很多很多。所以我只能说时机、天时地利人和配合到了吧!”

不过,他当时也仅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赴京,“我(在马新时期)后来其实有不太想做了、想转行。我去中国的心态是,可能给自己做多1、2年,如果没有什么我就不想做了,所以对我来说(去中国)是没有损失的,反正我回来也不想做这行了!”

转战中国不只让他名利双收,最重要的是,开拓了他的视野、有了新挑战,还有继续在这一行走下去的欲望。

“我想再做下去啊!这对艺人或者艺术创作者来说,是很重要的──走下去的欲望、希望、渴望。”他之前虽然在东南亚各地有不同的拍摄工作,却没让他看见前路的希望,“因为看不到可以走出什么路来,又或者前面有很多例子,让我觉得那些不是我要走的路,就会觉算了吧!”

对王冠逸曾萌隐退的想法颇为惊讶,问他打算转行干哪一行业?

他笑说:“我还有传媒系文凭啊!可以做PR、marketing、branding,或者去做记者。陈洁仪不是有一阵子也去做PR或marketing吗?”

真的可以放下艺人的身分光环,甘心当一个平凡的上班族?

“为什么放不下啊?在马新有什么光环?这些都是浮云。(公众)认识你又怎样?这不能给你精神寄托,也不能当饭吃,更不能给你未来任何保障,也不能让你开心一辈子。这些其实真的是浮云,它不应该也不会是你放不放得下的考量,太表面、太虚伪了。”

王冠逸在《浮生劫》演反派角色,也是他演技另一挑戰。
王冠逸在《浮生劫》演反派角色,也是他演技另一挑战。

后记:人生规划

我希望可以一直做下去,然后到一个点是可以放慢脚步,尝试把重心放在其他东西。我想扶持年轻人或者有梦想的人吧!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很幸运做到了一个点、赚了很多很多的钱,我其实是很希望成立一个教育基金,可以每一年全额资助1、2个很有才华,或者很能力却没有钱读书的人。我也希望能成立一家公司去协助和投资一些很有生意想法的年轻人,帮助他们开始他们的生意。

现在的世界走到一个比较奇怪的境界,年轻人越来越迷茫、很容易迷失;他们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却没有途径或者没有地方给他们去做,不晓得要怎么去实践自己的梦想。所以,我以后如果有能力,我想扶持这些人。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