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逸蓄勢待發

王冠逸:“人生沒有白走的路。”

人生沒有白走的路。

這句話出自王冠逸(Lawrence)的口中,摻雜著一絲苦澀、心酸、艱辛和欣慰……

當年赴日本組男團出道受挫,然后從新加坡開始演戲、回流馬來西亞拍電視劇,甚至孤身到語言不通的泰國拍電影,波折重重的際遇似乎都是在磨練他。

事實亦證明他走過的每一步、付出的每一分努力、耗費的每一秒,都值得,因為這些實實在在的經驗,都是后來推他站上了更大平台的動力,讓大家更深認識:王·冠·逸。

文:覃小萍

圖:李玉珍

耕耘超過10年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王冠逸在馬新演藝圈默默耕耘超過10年。

他名氣很大?有留意馬新連續劇的觀眾至少對他有印象。有代表作嗎?他確實拍了不少擔任要角的戲劇。

“以前我一直會覺得自己有能力和可以做很多東西,可是一直找不到機會和管道。那個時候確實會覺得為什么誰誰會被力捧?為什么誰誰會紅?為什么誰誰可以拍這樣子的戲?我明明覺得自己也很有這個能力和條件,可是為什么我就一直做不到?”

會否覺得懷才不遇呢?

“又不至于啦,只是覺得無用武之地。”他淡笑說,“就很努力去做咯!可能會有一點點沒有方向,可是我覺得努力就是方向。所以我就一直在做、很努力的在做,希望會做出一條路來。我那時候真的很拼!可能在這裡拍戲到晚上11時,又自己開車過去新加坡,因為隔天在新加坡開戲是早上6時。我那時候什么都做,當時就做了很多時尚的東西,也在那個時候開發了時尚這一塊。”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當年在馬來西亞拍戲的時候,竟然只在吉隆坡這個大都會裡,租了一間月租僅300令吉的佣人房!

“那是很小的一間房,我放了一張單人床,旁邊放一個bedside table(床頭柜),就沒有位子放其他東西了。我的衣櫥就是我的車。我就這樣子過了3、4年。

我那時候每個月的開銷就是租金和電話費。每天就是去開工、開工、開工,從早拍到晚。我似乎都沒有不拍戲。我會把自己弄得很滿,不拍戲就拍雜誌,那個時候拍了各式各樣的雜誌,內頁、封面,過后去中國也很好用啊,‘喔,原來你以前在馬來西亞時尚圈那么吃得開’。”

視秦嵐為伯樂

近期最夯的清宮劇《延禧攻略》播畢卻熱潮未退,劇中飾演海蘭察的王冠逸,知名度迅速打開,也牽引出一段他與“富察皇后”秦嵐的姐弟戀緋聞。

秦嵐──一位助他把演藝事業推上另一巔峰的伯樂,王冠逸沒有刻意的奉承,對兩人的認識過程也只輕描淡寫的說,秦嵐和她公司團隊約2年前到新加坡拍攝,透過一位新加坡朋友介紹,認識了一批包括他在內的新加坡藝人。

“他們可能覺得我有市場,而且我們也聊得來,他們就問我要不要去中國發展。于是在很短的時間內,我的事業就突然間朝向不一樣的方向。”

對秦嵐,他的形容是:“秦嵐真的是一個很照顧人、戲裡戲外都是一樣好的人,特別特別的nice,不是因為要說客套話,(我)真心的、真心的覺得她是很nice、很照顧我。我還挺幸運的。”

《雙子情人》一人分飾二角。

笑談打拼趣事

從新加坡回來馬來西亞發展一陣子后,王冠逸又開始接回新加坡的工作,經常開車在兩地奔跑,從吉隆坡飆車到新加坡,但最悲劇卻發生,“到了海關才發現沒有帶到護照!哈哈哈!”

事過境遷,他重提這段聽起來苦哈哈的打拼趣事仍能笑著自嘲。

“那時候我就是過著這樣子的生活,很努力、很努力,就是希望能走出一條路來。那時候去泰國也是累死,完全一句泰國話都不會,也是這樣硬硬來!

別人問‘可以嗎?’,我就說:‘可以可以’、‘我會我會’、‘背得了的,背得了的’,就鼓起這種精神去做很多事情,一頭栽下去的做!”

他感恩當時得到很多貴人幫助和給予機會,直至后期總算讓他看見一絲曙光。

“因為我之后去新加坡拍了《118》,坦白說小寶的那個角色迴響很好,可能當時新傳媒把這個角色給我的時候,也沒有想到小寶會有這么好的迴響,不然可能也不會給我而是給了他們自家藝人。

我尾端轉回去新加坡之后碰到挺多蠻好的機會,拍了不同的東西,像拍了《Zero Calling》,又拍了《星月傳奇》,也拍了泰國劇《Yes sir,my boss》。那個時候是我開始起色的時候。對我來說,至少拍了挺多我滿意的東西。”

這些路並不算平坦,但他很篤定這些路程都是他很好的磨練。

“所以我說其實都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條路、每一個你覺得不好的,其實都在成就著以后的你。”

曾萌隱退想法

中國地靈人杰,演藝專科班的精英甚多,近年更有香港和台灣藝人紛紛到中國賺人民幣,因此外國人要中國影視市場佔上一席之地並不易。

王冠逸幸運的塔上了北開班車,還很幸運拿到一張座席車票,先是拍了《泡沫之夏》,然后有《萬水千山總是情》、《海洋之城》、《延禧攻略》。

“我真的幸運。雖然聽起來有點欠扁的官方說法,但我真的是這樣子。我中國的老板也說我能夠這么順,真的是一個很獨立的個例。我真的沒有比別人好,論顏值,那邊比我顏值好的人很多很多;如果說演技磨練得挺不錯,那邊演技比我好的人也很多很多很多。所以我只能說時機、天時地利人和配合到了吧!”

不過,他當時也僅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赴京,“我(在馬新時期)后來其實有不太想做了、想轉行。我去中國的心態是,可能給自己做多1、2年,如果沒有什么我就不想做了,所以對我來說(去中國)是沒有損失的,反正我回來也不想做這行了!”

轉戰中國不只讓他名利雙收,最重要的是,開拓了他的視野、有了新挑戰,還有繼續在這一行走下去的欲望。

“我想再做下去啊!這對藝人或者藝術創作者來說,是很重要的──走下去的欲望、希望、渴望。”他之前雖然在東南亞各地有不同的拍攝工作,卻沒讓他看見前路的希望,“因為看不到可以走出什么路來,又或者前面有很多例子,讓我覺得那些不是我要走的路,就會覺算了吧!”

對王冠逸曾萌隱退的想法頗為驚訝,問他打算轉行干哪一行業?

他笑說:“我還有傳媒系文憑啊!可以做PR、marketing、branding,或者去做記者。陳潔儀不是有一陣子也去做PR或marketing嗎?”

真的可以放下藝人的身分光環,甘心當一個平凡的上班族?

“為什么放不下啊?在馬新有什么光環?這些都是浮雲。(公眾)認識你又怎樣?這不能給你精神寄托,也不能當飯吃,更不能給你未來任何保障,也不能讓你開心一輩子。這些其實真的是浮雲,它不應該也不會是你放不放得下的考量,太表面、太虛偽了。”

王冠逸在《浮生劫》演反派角色,也是他演技另一挑戰。

后記:人生規劃

我希望可以一直做下去,然后到一個點是可以放慢腳步,嚐試把重心放在其他東西。我想扶持年輕人或者有夢想的人吧!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很幸運做到了一個點、賺了很多很多的錢,我其實是很希望成立一個教育基金,可以每一年全額資助1、2個很有才華,或者很能力卻沒有錢讀書的人。我也希望能成立一家公司去協助和投資一些很有生意想法的年輕人,幫助他們開始他們的生意。

現在的世界走到一個比較奇怪的境界,年輕人越來越迷茫、很容易迷失;他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卻沒有途徑或者沒有地方給他們去做,不曉得要怎么去實踐自己的夢想。所以,我以后如果有能力,我想扶持這些人。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