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玄一:玄說理——開卷有益 | 中国报 ChinaPress

黃玄一:玄說理——開卷有益

燕相收到郢人寄來的信,“舉燭”二字在文中顯得有些突兀,不禁令人聯想起那班儒家學者大肆宣揚的“微言大義”,“沒什麼是會無端出現的!這一定是啟示!燭以照明,此實乃勸吾推舉賢明之深意也!”燕相想通以后照做,國家果然大治。



其真相為:郢人夜書,光線不足,喚奴舉燭,誤而筆錄,非有他囑。或者認為,作品是作者與讀者的中介,讀者通過作品就可以瞭解作者。且不論讀者們“遠近高低”之悟性,作品也很大機會有許多“無心插柳”之妙處,故莫講瞭解作者,要讀懂作品已屬難能。

然而讀不懂也不比讀懂來得笨拙,自以為讀懂輒抹殺掉其他的可能性,讀不懂卻保留了無限的可能性。通過不斷閱讀,不一定能瞭解作者,卻能刺激思考,認識自己。只要不被讀懂了的限制住,那麼開卷之益處就匪夷所思了。

所以,讀書不怕讀不懂,只怕讀太懂。寫出作品的雖是作者,詮釋的權力卻全在讀者手裡,詮釋得好者固善,但要避免有過度詮釋的情況,否則儘是魔說。“攻乎異端,斯害也已。”執中而旁通是沒問題的,知進知退就有害了。

黃玄一——霹州黃氏字玄一,居陋寡聞,妄談自得焉。時筆小識以駭世,不盡與道乖,博雅君子擇而哂之可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