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玄一:玄说理——开卷有益

燕相收到郢人寄来的信,“举烛”二字在文中显得有些突兀,不禁令人联想起那班儒家学者大肆宣扬的“微言大义”,“没什么是会无端出现的!这一定是启示!烛以照明,此实乃劝吾推举贤明之深意也!”燕相想通以后照做,国家果然大治。

其真相为:郢人夜书,光线不足,唤奴举烛,误而笔录,非有他嘱。或者认为,作品是作者与读者的中介,读者通过作品就可以了解作者。且不论读者们“远近高低”之悟性,作品也很大机会有许多“无心插柳”之妙处,故莫讲了解作者,要读懂作品已属难能。

然而读不懂也不比读懂来得笨拙,自以为读懂辄抹杀掉其他的可能性,读不懂却保留了无限的可能性。通过不断阅读,不一定能了解作者,却能刺激思考,认识自己。只要不被读懂了的限制住,那么开卷之益处就匪夷所思了。

所以,读书不怕读不懂,只怕读太懂。写出作品的虽是作者,诠释的权力却全在读者手里,诠释得好者固善,但要避免有过度诠释的情况,否则尽是魔说。“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执中而旁通是没问题的,知进知退就有害了。

黄玄一——霹州黄氏字玄一,居陋寡闻,妄谈自得焉。时笔小识以骇世,不尽与道乖,博雅君子择而哂之可也。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