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书卫:即席诗歌朗诵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何书卫:即席诗歌朗诵

在古代,中国人读书都是开口吟诵的,书声琅琅这句成语就是最佳证明。但古诗词是属于音韵学,特别适合吟诵。哪怕是文言文也十分注重节奏变化,声韵错落,对吟诵的人和听的人来说都是一种享受。



然而,现今的诗歌朗诵题材多是新诗,新诗不一定适合朗诵,因为现今大多诗人下笔的时候原是为目读而不是为朗诵。这对诗歌朗诵者而言,确实是一个严峻的挑战。选什么样的诗歌朗诵,考验对诗歌的修养,也考验将文字转换成声音的把握。

两年前,霹雳州邀我当诗歌朗诵州赛评委。在比赛中发现一位很有潜力的同学,经莫碧洁老师同意,我拉他进诗歌朗诵手机群组给他进行远程指点。与莫老师两方面同时发功之下,吴家勇同学连续两年拿下了全国高中诗歌朗诵冠军,而群组内的其它州代表陈武兴、陈启耀及蔡菁敏同学也分别在几年内名列五强。拿奖看似容易其实很难,在现今的赛制下,幸运之神眷顾很重要。

全国赛中,高中学生会拿到三首指定诗,在4个小时内要选一首完成赏析和背诵,隔离室内没有青灯古佛,只有一本词典作伴。中午会有午餐送到,但选手一般没有心情吃,都留待赛后才狼吞虎咽。

何苦为难学生

赏析诗不容易,我都是靠谷歌,谷歌找不到,我都靠猜。我曾在赛会问答环节提出建议,让本地诗人在赛后跟大家分享如何赏析诗歌。近年采用的指定诗中都有本地诗人如辛金顺、曾翎龙等等的作品,何不邀请他们来跟大家谈谈?既可以给老师和学生们一个学习方向,也可以推广本地诗歌作品,一举两得。但这个建议遭到某评委大力反对,坚持二度创作不需要咨询原创者。

我为广告配音20多年,都是按照广告文案的意愿去诠释,录制电台广播剧也是按照导播和编剧的要求去表达剧中人物对白,当中可能有我自己的一些想法,但基调还是不会乖离的。不需要咨询原创者,只因为我们不认识他、他离开了我们、彼此不是面子书朋友或我们是他肚子里的蛔虫等等原因。如果屈原在世,你会不会找他谈谈离骚?

要十六七岁的学生在4个小时内去赏析、背诵进而在大庭广众前朗诵,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自从换了即席赛制,高中比赛沉闷不在话下,出错比出彩几率高的比赛,又有何意义可言?我问过播音主持圈的朋友,如果主办方邀请,你们可愿意到现场以高中赛制进行诗歌朗诵示范?他们的反应用“落荒而逃”来形容都不为过。专业人士都做不来的事,何苦要为难学生呢?

当诗歌朗诵沦为一种速食文化,哪怕植入更多技巧,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为了比赛而比赛的形式主义,与推广对诗歌及朗诵兴趣的赛会宗旨,相去甚远。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