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書衛:即席詩歌朗誦 | 中國報 ChinaPress

何書衛:即席詩歌朗誦

在古代,中國人讀書都是開口吟誦的,書聲琅琅這句成語就是最佳證明。但古詩詞是屬於音韻學,特別適合吟誦。哪怕是文言文也十分注重節奏變化,聲韻錯落,對吟誦的人和聽的人來說都是一種享受。



然而,現今的詩歌朗誦題材多是新詩,新詩不一定適合朗誦,因為現今大多詩人下筆的時候原是為目讀而不是為朗誦。這對詩歌朗誦者而言,確實是一個嚴峻的挑戰。選什麼樣的詩歌朗誦,考驗對詩歌的修養,也考驗將文字轉換成聲音的把握。

兩年前,霹靂州邀我當詩歌朗誦州賽評委。在比賽中發現一位很有潛力的同學,經莫碧潔老師同意,我拉他進詩歌朗誦手機群組給他進行遠程指點。與莫老師兩方面同時發功之下,吳家勇同學連續兩年拿下了全國高中詩歌朗誦冠軍,而群組內的其它州代表陳武興、陳啟耀及蔡菁敏同學也分別在幾年內名列五強。拿獎看似容易其實很難,在現今的賽制下,幸運之神眷顧很重要。

全國賽中,高中學生會拿到三首指定詩,在4個小時內要選一首完成賞析和背誦,隔離室內沒有青燈古佛,只有一本詞典作伴。中午會有午餐送到,但選手一般沒有心情吃,都留待賽後才狼吞虎嚥。

何苦為難學生

賞析詩不容易,我都是靠谷歌,谷歌找不到,我都靠猜。我曾在賽會問答環節提出建議,讓本地詩人在賽後跟大家分享如何賞析詩歌。近年採用的指定詩中都有本地詩人如辛金順、曾翎龍等等的作品,何不邀請他們來跟大家談談?既可以給老師和學生們一個學習方向,也可以推廣本地詩歌作品,一舉兩得。但這個建議遭到某評委大力反對,堅持二度創作不需要咨詢原創者。

我為廣告配音20多年,都是按照廣告文案的意願去詮釋,錄製電台廣播劇也是按照導播和編劇的要求去表達劇中人物對白,當中可能有我自己的一些想法,但基調還是不會乖離的。不需要咨詢原創者,只因為我們不認識他、他離開了我們、彼此不是面子書朋友或我們是他肚子裡的蛔蟲等等原因。如果屈原在世,你會不會找他談談離騷?

要十六七歲的學生在4個小時內去賞析、背誦進而在大庭廣眾前朗誦,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自從換了即席賽制,高中比賽沉悶不在話下,出錯比出彩幾率高的比賽,又有何意義可言?我問過播音主持圈的朋友,如果主辦方邀請,你們可願意到現場以高中賽制進行詩歌朗誦示範?他們的反應用“落荒而逃”來形容都不為過。專業人士都做不來的事,何苦要為難學生呢?

當詩歌朗誦淪為一種速食文化,哪怕植入更多技巧,也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為了比賽而比賽的形式主義,與推廣對詩歌及朗誦興趣的賽會宗旨,相去甚遠。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