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书卫:即席诗歌朗诵

在古代,中国人读书都是开口吟诵的,书声琅琅这句成语就是最佳证明。但古诗词是属于音韵学,特别适合吟诵。哪怕是文言文也十分注重节奏变化,声韵错落,对吟诵的人和听的人来说都是一种享受。

然而,现今的诗歌朗诵题材多是新诗,新诗不一定适合朗诵,因为现今大多诗人下笔的时候原是为目读而不是为朗诵。这对诗歌朗诵者而言,确实是一个严峻的挑战。选什么样的诗歌朗诵,考验对诗歌的修养,也考验将文字转换成声音的把握。

两年前,霹雳州邀我当诗歌朗诵州赛评委。在比赛中发现一位很有潜力的同学,经莫碧洁老师同意,我拉他进诗歌朗诵手机群组给他进行远程指点。与莫老师两方面同时发功之下,吴家勇同学连续两年拿下了全国高中诗歌朗诵冠军,而群组内的其它州代表陈武兴、陈启耀及蔡菁敏同学也分别在几年内名列五强。拿奖看似容易其实很难,在现今的赛制下,幸运之神眷顾很重要。

全国赛中,高中学生会拿到三首指定诗,在4个小时内要选一首完成赏析和背诵,隔离室内没有青灯古佛,只有一本词典作伴。中午会有午餐送到,但选手一般没有心情吃,都留待赛后才狼吞虎咽。

何苦为难学生

赏析诗不容易,我都是靠谷歌,谷歌找不到,我都靠猜。我曾在赛会问答环节提出建议,让本地诗人在赛后跟大家分享如何赏析诗歌。近年采用的指定诗中都有本地诗人如辛金顺、曾翎龙等等的作品,何不邀请他们来跟大家谈谈?既可以给老师和学生们一个学习方向,也可以推广本地诗歌作品,一举两得。但这个建议遭到某评委大力反对,坚持二度创作不需要咨询原创者。

我为广告配音20多年,都是按照广告文案的意愿去诠释,录制电台广播剧也是按照导播和编剧的要求去表达剧中人物对白,当中可能有我自己的一些想法,但基调还是不会乖离的。不需要咨询原创者,只因为我们不认识他、他离开了我们、彼此不是面子书朋友或我们是他肚子里的蛔虫等等原因。如果屈原在世,你会不会找他谈谈离骚?

要十六七岁的学生在4个小时内去赏析、背诵进而在大庭广众前朗诵,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自从换了即席赛制,高中比赛沉闷不在话下,出错比出彩几率高的比赛,又有何意义可言?我问过播音主持圈的朋友,如果主办方邀请,你们可愿意到现场以高中赛制进行诗歌朗诵示范?他们的反应用“落荒而逃”来形容都不为过。专业人士都做不来的事,何苦要为难学生呢?

当诗歌朗诵沦为一种速食文化,哪怕植入更多技巧,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为了比赛而比赛的形式主义,与推广对诗歌及朗诵兴趣的赛会宗旨,相去甚远。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