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方向感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吴伟才:浮世绘——方向感

十天八天无所谓,假如一走数个月,肯定会怀念熟悉的口味。



诚然,如今老外地盘上的中菜馆,也确实“中”得比较像样了。哪像70年代,家家都只专注于扬州炒饭和咕噜肉。有个洋人朋友拉我去一边,阴声怪气问:“那咕噜究竟是一种什么模样的动物?”

也不怕说白了,现今洋人大城市里,只要敢以Ala Carte点菜的,多数厨房里都会放一两个黄种人。那当然,不仅扬州炒饭更扬州,咕噜肉也能更似那只咕噜,就算要突击,点个橙香玉兰鸡,相信也能似模似样的。

不过,假如是出团的集体膳食,那我马上就能给你一张四海皆准的国际菜单:芙蓉煎蛋、酸辣汤、白切鸡、炒青菜、麻婆豆腐;真幸运的话,还有可能见到二师兄的卤猪脚。

所以,我劝孩子就别再沉迷沙龙摄影了,搞好上述数道菜,就是个国际护照,虽然还不能杀进香榭丽舍或丽池,当然,伦敦西环区的唐人街也不行;不过,在那些旁街巷弄里只专门招待亚洲团的小饭馆,绰绰有余了。

强国崛起,欧洲满街黄种游客,这类批量供应中菜的小饭馆,近年来简直风头火势。午饭时间,门口排着数辆豪巴,室内桌边坐着吞著是一批,站着苦等又是另一批;这里刚起身,还剔著牙要挑出刚才的青豆,那里新一批屁股就抢著坐下来了。

跟着,换块桌布又是一轮国际中菜周而复始。食为天的民族啊,虽非鲍参肚翅,只要来点麻油来点蠔油,有别于牛油就十分满足了。

在没招待团队的时候,这些中菜馆的极限,又能去到哪里呢?

一些有货源本事的,要求弄个三黄蛋或东坡肉,酸菜鱼或辣子鸡,相信亦难不倒他们。因此,也会有真正好唐味的洋人前来光顾,我就见过洋人桌上,有红烧狮子头和海参烩鲜菇。相信那价钱也是很“参”的。

不过,那菜馆去了十多次才碰上一桌洋人,还是批量招待为人民服务来得划算。

我们父子能去十多次,也完全因为这些菜馆懂得随势而变,每日推出“四欧元一客套餐”;一个军用铝盘,两格肉一格菜,包白饭,一碗叫做汤的东西,没错四欧元,只有我知道在哪里,别处不可能有的了。

当然,我心知肚明那就是团队菜。虽粗糙无比,但淳朴真实啊,早上挨牛油面包、中午挨比萨,晚饭能见白米和鸡块炒洋葱,已足以感激涕零了。

更何况吃的时候,总是数团齐撞,整家中菜馆人声鼎沸。突然感到中菜口味,就变得像是大同舌尖,来啊,刷刷刷,刷刷刷……我发现有个洋人悄悄把门推开,瞄了下,都不敢进来!

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现从事旅游带团、乐活指导、写作。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