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才:浮世繪——方向感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吳偉才:浮世繪——方向感

十天八天無所謂,假如一走數個月,肯定會懷念熟悉的口味。



誠然,如今老外地盤上的中菜館,也確實“中”得比較像樣了。哪像70年代,家家都只專注于揚州炒飯和咕嚕肉。有個洋人朋友拉我去一邊,陰聲怪氣問:“那咕嚕究竟是一種什麼模樣的動物?”

也不怕說白了,現今洋人大城市裡,只要敢以Ala Carte點菜的,多數廚房裡都會放一兩個黃種人。那當然,不僅揚州炒飯更揚州,咕嚕肉也能更似那隻咕嚕,就算要突擊,點個橙香玉蘭雞,相信也能似模似樣的。

不過,假如是出團的集體膳食,那我馬上就能給你一張四海皆準的國際菜單:芙蓉煎蛋、酸辣湯、白切雞、炒青菜、麻婆豆腐;真幸運的話,還有可能見到二師兄的鹵豬腳。

所以,我勸孩子就別再沉迷沙龍攝影了,搞好上述數道菜,就是個國際護照,雖然還不能殺進香榭麗舍或麗池,當然,倫敦西環區的唐人街也不行;不過,在那些旁街巷弄裡只專門招待亞洲團的小飯館,綽綽有余了。

強國崛起,歐洲滿街黃種游客,這類批量供應中菜的小飯館,近年來簡直風頭火勢。午飯時間,門口排著數輛豪巴,室內桌邊坐著吞著是一批,站著苦等又是另一批;這裡剛起身,還剔著牙要挑出剛才的青豆,那裡新一批屁股就搶著坐下來了。

跟著,換塊桌布又是一輪國際中菜週而復始。食為天的民族啊,雖非鮑參肚翅,只要來點麻油來點蠔油,有別于牛油就十分滿足了。

在沒招待團隊的時候,這些中菜館的極限,又能去到哪裡呢?

一些有貨源本事的,要求弄個三黃蛋或東坡肉,酸菜魚或辣子雞,相信亦難不倒他們。因此,也會有真正好唐味的洋人前來光顧,我就見過洋人桌上,有紅燒獅子頭和海參燴鮮菇。相信那價錢也是很“參”的。

不過,那菜館去了十多次才碰上一桌洋人,還是批量招待為人民服務來得划算。

我們父子能去十多次,也完全因為這些菜館懂得隨勢而變,每日推出“四歐元一客套餐”;一個軍用鋁盤,兩格肉一格菜,包白飯,一碗叫做湯的東西,沒錯四歐元,只有我知道在哪裡,別處不可能有的了。

當然,我心知肚明那就是團隊菜。雖粗糙無比,但淳樸真實啊,早上挨牛油麵包、中午挨比薩,晚飯能見白米和雞塊炒洋蔥,已足以感激涕零了。

更何況吃的時候,總是數團齊撞,整家中菜館人聲鼎沸。突然感到中菜口味,就變得像是大同舌尖,來啊,刷刷刷,刷刷刷……我發現有個洋人悄悄把門推開,瞄了下,都不敢進來!

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后開始專業寫作。現從事旅游帶團、樂活指導、寫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