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慧芳:怀念在野的行动党

509后,越来越怀念在野时的行动党。

特别是看到希盟政府主办的土著大会时,更会幻想,若这场大会是由巫统主办,会是怎样的情景?

肯定可以看到行动党诸公,马上“跳”出来,召开记者会痛斥巫统种族主义后,还会车轮战发文告,质问国阵华基党,为何没有阻止他们的友党办土著大会、为何不主办探讨大马人经济权益的大会?

若巫统主办的土著大会,通过单一源流教育体系议案呢?

不必等华团开腔、不需等新闻见报,行动党诸公已立马发文告,以非华裔华小生逐年增加的数据,驳斥巫统单一源流才能加强国民团结的论述,并义正严词要求巫统不要发表挑战宪法的言论。

再看看大马史上首宗,女同性变者公开被鞭刑事件而上了国际新闻,我又在想像,若这个时候,行动党还是在野党,他们会如何?

可以肯定看到行动党的领袖们,表达担忧大马因此事件而令到国际形象受损。

再来就是首相重提的宏愿学校,若今日行动党还在野,听到巫统领袖重提这项建议,又是怎样的光景?

不必董教总要求、也不必安排时间聆听董教总的心声,行动党诸公及大小领袖们就会发文告强调国家宪法第152条文阐明 ,大马的国语是马来语,但宪法也保障其他社群的合法权益,即无人可以被阻止使用(除了官方用途)、授教或学习其他语文。

不只如此,大小领袖们都会轮流出面,痛斥巫统种族及沙文主义,更会质问与巫统同一阵线的国阵华基党,为何还要为虎作伥,继续支持主张单一源流的巫统领袖。

再看看如今已转为在朝的行动党:

土著大会通过单一源流教育体系议案时,领袖们成了静静;友党主办土著大会时,有的领袖反指华人“很种族”;女同性恋被公开鞭打事件,领袖们选择看不到;首相重提宏愿学校时,官大爷说会研究此事。

从在野转为在朝,处理作风分别果然很大。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