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慧芳:懷念在野的行動黨

509后,越來越懷念在野時的行動黨。

特別是看到希盟政府主辦的土著大會時,更會幻想,若這場大會是由巫統主辦,會是怎樣的情景?

肯定可以看到行動黨諸公,馬上“跳”出來,召開記者會痛斥巫統種族主義后,還會車輪戰發文告,質問國陣華基黨,為何沒有阻止他們的友黨辦土著大會、為何不主辦探討大馬人經濟權益的大會?

若巫統主辦的土著大會,通過單一源流教育體系議案呢?

不必等華團開腔、不需等新聞見報,行動黨諸公已立馬發文告,以非華裔華小生逐年增加的數據,駁斥巫統單一源流才能加強國民團結的論述,並義正嚴詞要求巫統不要發表挑戰憲法的言論。

再看看大馬史上首宗,女同性變者公開被鞭刑事件而上了國際新聞,我又在想像,若這個時候,行動黨還是在野黨,他們會如何?

可以肯定看到行動黨的領袖們,表達擔憂大馬因此事件而令到國際形象受損。

再來就是首相重提的宏愿學校,若今日行動黨還在野,聽到巫統領袖重提這項建議,又是怎樣的光景?

不必董教總要求、也不必安排時間聆聽董教總的心聲,行動黨諸公及大小領袖們就會發文告強調國家憲法第152條文闡明 ,大馬的國語是馬來語,但憲法也保障其他社群的合法權益,即無人可以被阻止使用(除了官方用途)、授教或學習其他語文。

不只如此,大小領袖們都會輪流出面,痛斥巫統種族及沙文主義,更會質問與巫統同一陣線的國陣華基黨,為何還要為虎作倀,繼續支持主張單一源流的巫統領袖。

再看看如今已轉為在朝的行動黨:

土著大會通過單一源流教育體系議案時,領袖們成了靜靜;友黨主辦土著大會時,有的領袖反指華人“很種族”;女同性戀被公開鞭打事件,領袖們選擇看不到;首相重提宏愿學校時,官大爺說會研究此事。

從在野轉為在朝,處理作風分別果然很大。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