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玮洛:让爱以捐赠延续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张玮洛:让爱以捐赠延续

日前读到一篇学生“割肝救命”帮助肝硬化的老师文章时,觉得很感动。有学生如此,人类灵魂工程师也该感叹:“孺子可教。”



我们常说老师付出不求回报,这种学生愿意为老师奉献的行为值得鼓励,媒体更应该对此进行多方面报导。看了这篇报导,相信会唤起国人对捐赠器官的注意。

说起捐赠器官,很多人对此有许多误解,这也导致我国器官捐赠人数的比例偏低。根据马来西亚器官移植资源中心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2万多人正等待适合的器官以进行移植手术,每天平均有18人等不到适合的器官而离世。

很多人因为保留着“死后也要完整”的概念,或因为宗教因素而不愿意登记成为器官捐赠者。更严峻的是,死者生前确立捐赠意愿,但基于医生必须得到死者家属的同意才能进行移植器官,很多家属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就拒绝了院方的要求,让苦候的病患希望落空,也违反了死者生前的意愿。

庆幸的是,与30年前器官捐赠概念刚开始不一样,现在越来越多人可以接受器官捐赠的概念。根据报道,器官捐赠过去大部分是由医务人员向家属提出,过去2年,有50%捐赠案例是由死者家属提出,这是一个好的转变。

另外,慈济与马大医院从2012年起开始合作的“大体老师”计划,鼓励国人让逝世的亲属遗体成为医学院学生动手术学习的对象,同时让家属参与全程的送灵仪式,这无不显示国人在器官捐赠概念上的改变。

有意义的良性循环

值得注意的是,捐献者可以同时签下捐赠器官和成为大体老师的意愿书,两者并不冲突。只是在最后逝世时,视情况而定来决定其中一种遗体处理方式,两者并不能同时进行。

也许我们无法像伟人一样被许多人所怀念,但成为器官捐赠者或大体老师,你的名字却会像伟人一样烙印在受惠者心理,真正体现了“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的精神。

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主动帮助别人的行为值得被宣扬,这里会形成一种良性循环,值得媒体报导再报导。而成为器官捐赠者就是一种有意义的良性循环,捐赠者务必做好伴侣和家人的思想工作,让自己遗体在最后一刻得以体现“1个人捐出器官与组织,让58人重获新生机会”精神。有兴趣者可到http://www.dermaorgan.gov.my/查询。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