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师‧敬致柯世力老师 神奇兔唇修补手术

柯老师用唇语对我说了别人听不到的4个字:“我希望你(是)(我)(女)(儿)。”

图、文:小晴(摘自《师房菜2》)

柯老师笑笑摸摸我的头,这时铃声响了,柯老师对我温和地笑笑就转身走出课室。那天,那堂课,柯老师用唇语对我说了别人听不到的4个字:“我希望你(是)(我)(女)(儿)。”那四个字,把我的兔唇修补得从未有过的完美,改写了我的人生。谢谢您,柯四粒老师……

刚开始我是相当讨厌我的班主任——柯世力老师的,我为他取了一个花名:柯四粒。无他,因为我无意间得知他的私人补习班学生当中,有两个享有“特别待遇”——每个月交学费时,她们都一定要用报纸把钱包起来(后来我终于知道,她俩包的是空气)。凭什么我就必须分文不少地缴付补习费,她们付空气就可以了,那不公平啊!那不是偏心是什么?

后来,我比较不讨厌柯老师了,因为我暗中查探得知,她们都是来自贫苦家庭,其中一个放学后,还必须去晒咸鱼帮补家用。但我还是有点讨厌柯老师,为什么不明说呢?老师平时不是教我们做人要光明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嘛?怎么说一套做一套?他的身教呢?

再后来,我没有再讨厌他了——但也谈不上喜欢,因为他总像对待正常的孩子一样对待我,从不给我任何形式的“特别待遇”。那时我念五年级,柯老师没再当我的班主任了,只教我们道德教育课。那年,我的父亲生意失败,欠下巨款,我被逼硬著头皮申请学校补习班(家教协会主办,在课后)学费全免。申请通过后,负责老师把“申请成功”名单大声地在周会上念出来,并警告我们,必须比其他同学更勤力唸书,那一刻我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小晴偶尔也会因同学嘲笑她,在班上闹情绪……

玩唇形猜字的游戏

那是我第一次明白何为自尊,我也开始能理解柯老师要那两位同学包空气假装付学费的苦心了。小六那年,柯老师没再教我们任何科目了,我反而突然喜欢他了——请别误会,那不是距离美或眼不见为净的喜欢。

有件事我一直没说:我是一个天生患有兔唇的女孩,我心中雪亮,对别人来说,我的模样令人厌恶:一个女孩,有着畸形难看的嘴唇,变形的鼻子和歪歪斜斜的牙齿,说起话来还口齿不清兼结巴,也因此我常被其他同学嘲笑和排斥。

小六那年我突然喜欢上流行曲,遂鼓起勇气毛遂自荐代表班级参加校内歌唱比赛。甫上台,才开口,台下嘘声四起,在一片嘲笑声中,我跑下台独自跑进班躲起来……

无独有偶,那天我的班主任请病假,最后一堂课由柯老师代课。他一进班就给我们玩读唇语的游戏,说是要训练我们的观察和专注力。我那时还在抽泣著,一点都不在乎玩什么鬼游戏。透过朦胧泪眼,只见柯老师把学生一个接一个叫出来,然后以“我希望你( )( )( )( )”的句型开始念,念到括号处不念出声,只用唇语轻轻轻轻地念出,让同学单凭唇形猜那几个字是什么。

柯四粒改写了我的人生

当无数个“我希望你(快)(乐)(成)(长)”、“我希望你(不)(再)(自)(卑)”、“我希望你(快)(高)(长)(大)”、“我希望你( 多 )( 点 )( 笑 )( 容 )”、“我希望你( 尊 )( 重 )( 妈 )( 妈 )”后,轮到我猜时,柯老师轻轻念了两遍:“我希望你()()()()”。前两遍我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甚至故意胡乱猜引起哄堂,来掩盖我那尚未熨平的伤痛。

柯老师并不动怒,反而耐心重复几遍。当老师念到第六遍时,我突然灵光一闪,非常肯定最后两个字是什么字了。当柯老师微笑着念第七遍时,我的眼眶湿了。当老师想再念第八遍时,我冲向前,用小手掩住老师的嘴,抽泣著说:“老师我懂了我懂了,我都懂了……我错了老师……”

柯老师笑笑摸摸我的头,这时铃声响了,柯老师对我温和地笑笑就转身走出课室。老师走后,同学们因为好奇,暂时忘了嘲笑我,一窝蜂围着我,问老师到底对我说了什么?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那天,那堂课,柯老师用唇语对我说了别人听不到的4个字:“我希望你(是)(我)(女)(儿)。”那四个字,把我的兔唇修补得从未有过的完美,改写了我的人生。谢谢您,柯四粒老师。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