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个孩子——让孩子疯掉的美术节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王筠婷:像个孩子——让孩子疯掉的美术节

除了补习,我也曾到母校当了三个月临教。除了6年级,其他年级都有带一班。



一年级学生特别的逗。他们对你的喜欢非常直接,我不过只是让他们上颜色,没有给功课就下课,结果每次进班前,都会接到英雄式欢呼。

有次换节期间,我走到班门口等候,坐在窗旁的小“收风员”就会通风报讯说:“老师来了!”里面还在上课的老师听见也赶紧收拾离开,我怪不好意思的。所以每次走靠近了,见班上同学还坐着上课,我会站得远一点。科任会变得受同学的欢迎,好像是很惯有的事。尤其是我这种暂时的老师,在他们面前根本凶不起来。

过后来我发现,让他们疯掉的是美术节。回想以前我的美术很随意,画纸纸质不好,颜料黯淡,我每次没耐心作画,那颜色笔我非得很用力,才能涂满一角。现在的孩子基本上都是丰裕的,他们现在用的颜料在当年的我来说,是上等货。画笔一把打开,燕瘦环肥。在其器已利的情况下,孩子们的美术自然顺畅多了。若是上水彩,他们甚至还从家里带来围裙,整个大师模样。美术,自然变成他们期待的科目。

“老师,我的画不美。”“老师,他说我的不美。”“老师,我的画美吗?”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一贯地说:“老师觉得你的很美。”孩子,艺术没有对错也没有规范,你只要用心耐心画,画交上来,我就会给一张贴纸。我珍惜孩子的美术节,因为以前我的小学很少上美术节。何故?下回分解。

基因学博士。青春耗在实验座上看油棕籽和基因图,是个爱说故事的理科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