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個孩子——讓孩子瘋掉的美術節 | 中国报 ChinaPress

王筠婷:像個孩子——讓孩子瘋掉的美術節

除了補習,我也曾到母校當了三個月臨教。除了6年級,其他年級都有帶一班。



一年級學生特別的逗。他們對你的喜歡非常直接,我不過只是讓他們上顏色,沒有給功課就下課,結果每次進班前,都會接到英雄式歡呼。

有次換節期間,我走到班門口等候,坐在窗旁的小“收風員”就會通風報訊說:“老師來了!”裡面還在上課的老師聽見也趕緊收拾離開,我怪不好意思的。所以每次走靠近了,見班上同學還坐著上課,我會站得遠一點。科任會變得受同學的歡迎,好像是很慣有的事。尤其是我這種暫時的老師,在他們面前根本凶不起來。

過后來我發現,讓他們瘋掉的是美術節。回想以前我的美術很隨意,畫紙紙質不好,顏料黯淡,我每次沒耐心作畫,那顏色筆我非得很用力,才能塗滿一角。現在的孩子基本上都是豐裕的,他們現在用的顏料在當年的我來說,是上等貨。畫筆一把打開,燕瘦環肥。在其器已利的情況下,孩子們的美術自然順暢多了。若是上水彩,他們甚至還從家裡帶來圍裙,整個大師模樣。美術,自然變成他們期待的科目。

“老師,我的畫不美。”“老師,他說我的不美。”“老師,我的畫美嗎?”遇到這樣的問題,我一貫地說:“老師覺得你的很美。”孩子,藝術沒有對錯也沒有規範,你只要用心耐心畫,畫交上來,我就會給一張貼紙。我珍惜孩子的美術節,因為以前我的小學很少上美術節。何故?下回分解。

基因學博士。青春耗在實驗座上看油棕籽和基因圖,是個愛說故事的理科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