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个孩子——让孩子疯掉的美术节

除了补习,我也曾到母校当了三个月临教。除了6年级,其他年级都有带一班。

一年级学生特别的逗。他们对你的喜欢非常直接,我不过只是让他们上颜色,没有给功课就下课,结果每次进班前,都会接到英雄式欢呼。

有次换节期间,我走到班门口等候,坐在窗旁的小“收风员”就会通风报讯说:“老师来了!”里面还在上课的老师听见也赶紧收拾离开,我怪不好意思的。所以每次走靠近了,见班上同学还坐着上课,我会站得远一点。科任会变得受同学的欢迎,好像是很惯有的事。尤其是我这种暂时的老师,在他们面前根本凶不起来。

过后来我发现,让他们疯掉的是美术节。回想以前我的美术很随意,画纸纸质不好,颜料黯淡,我每次没耐心作画,那颜色笔我非得很用力,才能涂满一角。现在的孩子基本上都是丰裕的,他们现在用的颜料在当年的我来说,是上等货。画笔一把打开,燕瘦环肥。在其器已利的情况下,孩子们的美术自然顺畅多了。若是上水彩,他们甚至还从家里带来围裙,整个大师模样。美术,自然变成他们期待的科目。

“老师,我的画不美。”“老师,他说我的不美。”“老师,我的画美吗?”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一贯地说:“老师觉得你的很美。”孩子,艺术没有对错也没有规范,你只要用心耐心画,画交上来,我就会给一张贴纸。我珍惜孩子的美术节,因为以前我的小学很少上美术节。何故?下回分解。

基因学博士。青春耗在实验座上看油棕籽和基因图,是个爱说故事的理科生。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