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瀾:草草不工——雀仔威萬歲(2)喝威士忌的學問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蔡瀾:草草不工——雀仔威萬歲(2)喝威士忌的學問

好了,我們從基本談起,威士忌是一種烈酒的統稱,用穀物發酵蒸餾而成,如果用大麥釀出的是啤酒,而將啤酒蒸餾後又蒸餾,到最後就變成無色無味,近於純酒精的液體,用它浸在木桶中,久了,就成為棕色的威士忌,所以木桶的質地極重要。被公認為最好的威士忌,是浸過雪莉酒Sherry的木桶,日本人一早學習,所以他們的威士忌至今還是突出的。



為了得到雪莉木桶,蘇格蘭酒廠首先自己出錢,製造出來的木桶供應西班牙酒廠貯藏雪莉酒,用完之後才送回蘇格蘭浸威士忌。

年輕人哪懂得分別,也沒能力分別。我們都是從喝廉價威士忌開始的,自己的經驗是在東京喝他們的Suntory Red,雙瓶裝,極便宜。當然不經木桶浸釀,加點色素進酒精罷了,談不上香醇,像要把你的喉嚨燃燒,但年輕人追求的也是這種刺激,好酒對他們來說是浪費。

接著,喝他們的四方瓶威士忌,日人稱之為“角瓶Kakubin”,價略高,然後進入喝“黑瓶”的年代,在銀座的酒吧中已算是高級的了。

當年喝一瓶“尊尼走路Johnny Walker”,已是不得了,尤其是黑帶裝,再下去是喝百年籝、芝華士等,這是都是混合威士忌Blended Whiskey,從很多酒廠買來,調配成自己的牌子和味道。認識“單麥芽威士忌Single Malt Whiskey”是後來的事。由一個酒廠釀製,有時候還只浸在一個木桶中,絕不摻雜別的味道,這時喝威士忌的學問,才剛開始。

曾任電影製片人、作家,主持多個飲食節目,是香港著名食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