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强《政府为人民做了甚么》

GST“零税率假期”过后,再光顾快餐店买早餐,不同的单人套餐分别征收约50仙至80仙的6%服务税;到普通餐馆用晚餐,一桌人的菜饭酒水100令吉征收6%服务税加5%服务费,多付11令吉。

这和前朝没有分别,依然是回家自己煮比较划算,而且最好别吃太多,因为厕纸要给税。个中道理只须想想各族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必多言。

有些税给得有点委屈、有些税豁免得有点离奇,就如财政部长林冠英体恤人民,白米的袋子豁免税务,但买黄金不用征税。

为了确保“屎蛤”(蛳蚶)炒粿条不起价,林冠英宣布海鲜免税。有钱人也可以继续吃不收税的阿拉斯加蟹、南非鲍鱼、澳洲生蠔或太平洋象拔蚌,但是,穷家人配饭捞粥的咸鱼要征税。

更“折堕”的是烟民酒鬼,正牌香烟和啤酒静悄悄各起50仙,咖啡店老板很生气,因为代理商事前不出声,大家还来不及囤货,就已经买贵了。要嘛戒烟戒酒,不然只能乖乖贡献税金救国。

无声无息之间,平民百姓的收入被砍了一截,薪水没起但物价税务涨了。尽管政府研究出最低薪金制,东西马统一至1050令吉,只是西马最低薪从1000令吉调高了50令吉,相比希盟执政宣言的1500令吉月薪少了一大截。

跌价没有半个借口

调高50令吉,平均日薪调涨一令吉多,小商家不会倒闭,打工仔一样吃不饱,这是皆大欢喜还是皆大悲哀?更令人担心的是,薪水调高一点、销售税抽多一点、汇率又跌了一点,物价是否也只会涨一点?

若白糖一公斤起价10仙,茶水跟着涨10仙,如今白糖跌了10仙,但茶水有很多理由要涨多几十仙。林冠英说免税后只有汽车跌价,但房价没有下降,这都是一样的借口,发展商说房价不是由单一因素决定价格。

起价只要一个理由,跌价没有半个借口,况且政府只保证汽油不涨跌,但收费站不取消,对于“减轻人民负担和生活成本”这项最关键的希盟宣言承诺,新政府到底做了什么实际动作,100多天都看不到。

国阵政府在没有预警的海啸中倒台,主因是中下阶层人民的生活负担高涨而暴掀反风。新政府上台后,取消了前朝的工程、扒开了前朝的臭底,也赶跑了中国外资和游客。

希盟救土著很用力,救贫民却没辙。眼见物价有涨没跌、市场趋向淡静,政府也该帮帮人民,别只顾著剿灭前朝。

可是,首相马哈迪定调明年度财案的主题是“全民牺牲”。负责起草的财长林冠英似乎不知情,他说:“我相信马哈迪要传递的讯息是目前需要节省开支,以应对国债和一马公司债务的影响”云云。

全民一起投票救国,希盟还号召人民捐了1亿8000多万令吉再救国,现在又要全民牺牲救国,谁来救人民?别再问人民为国家做了什么,请问政府为人民做了什么?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